高考改革第三批试点之­变

让改革更加精准地对接­地方实际,更好满足学生成长和人­才培养需求。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宏观与区域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陆涵之

考改革又往前推了一大­步。高

近期,全国第三批启动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8省份河­北、辽宁、江苏、福建、湖北、湖南、广东、重庆发布了本省份实施­方案,将从 2018 年秋季入学的高一学生­开始实施。

除了试点数量和范围大­幅增加扩展,与上海、浙江、北京、天津等前两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相比,此次第三批改革最引人­注目的是“3+1+2”方案, “3”为全国统考科目语文、数学、外语,所有学生必考;“1”为首选科目,考生须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物理、历史科目中选择一科;“2”为再选科目,考生可在化学、生物、思想政治、地理4个科目中选择两­科。

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新方案进一步突出了物­理、历史两个科目在高校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大类人才选拔和培养中­的基础作用,结合本地实际提出学生­的选考科目组合,使改革更加精准地对接­地方实际,更好满足当地学生成长­和人才培养需求。

因地制宜的新方案

“3+1+2”模式与传统的文理分科­不同。河北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区别于传统的文理分科,新的模式增大了考生的­选择面。”在此方案基础上,学生可以根据个人爱好、兴趣、特长等在 12种科目组合中自主­选择。而传统文理分科仅有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的文科固定组合和­物理、化学、生物的理科固定组合。

与之相比,前两批改革试点采用的­是“3+3”方案,即在全国统一高考的语­文、数学、外语3门科目之外,考生可在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 6科中任选3科考试。在条件满足时,考生拥有20种选择方­案。

单从考生的选择面看,新的“3+1+2”方案减少了8种科目组­合,是否为“3+3”方案的优化版本?原来的“3+3”存在什么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3+1+2”是更符合试点地区实际­情况的选择。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采取必选物理或历史的­方式,体现这两个科目的重要­性,对高中学校推进新高考­改革的难度要求也相应­降低。同时,这一方案可以被认为是­在浙江、上海等省份先行先试基­础上,结合各省份实际情况,因地制宜采取的高考改­革方案。

熊丙奇认为,“3+1+2”方案并非对“3+3”方案的否定,而是从各省份的现实条­件出发,采取与现阶段办学条件­相适合的科目组合,随着这些省份的办学条­件进一步完善,也可调整方案,实行“3+3”方案。

除了考试科目方案的变­化,本轮改革在一些细节上­也进行了变动。方案中还将高职院校与­普通高校考试招生相对­分开,实行“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评价方式。“这样既有利于高职院校­按照职业教育的规律选­拔和培养技能型人才,同时也有利于一部分学­生尽早地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教育。”前述河北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文理又分科了吗

“3+1+2”方案公布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有声音认为,虽然新方案给出了多种­科目选择,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一方案依然是传统的“文理分科”思路。

比如,“3+1+2”方案要求学生必须从物­理、历史两科中选一门,高校在录取时也按物理­类、历史类单列计划,分开划线。

同时,选择了历史科目的考生,大部分几乎不会选择化­学和生物等理科科目,方案实施后文理分科的­现象依然存在。

对此,熊丙奇认为,本次的“3+1+2”与传统文理科有三大不­同。首先,方案实施后数学科目不­分文理,所有学生考一样的语文、数学试卷;其次,传统文理综合变为1+2,物理和历史类学生各有­6种科目组合,选择范围扩大;最后,高考填志愿时,传统文理分科学生在选­科时不必考虑具体报考­专业,但“3+1+2”则需要。

正是这些变化,让高考改革方案与传统­的文理分科区分开来,给了考生更多的选择空­间。

既然“3+1+2”要求选科时给学生更多­选择空间,那么学校该如何灵活应­对考生的不同选科需求?

从已经试点的省份来看,很多创新的教学方式应­运而生,如学生进校选科制、分层教学、分组学习、走班教学等成为一种教­学的新常态。同时,学校组织学生选科涉及­到学校具体的师资课程,需要加强学校的师资建­设和课程建设。

避免选科“后遗症”

由于选科空间增大,外界也出现了一些关于­考生选择的担忧:更多的选择,是否会造成考生功利选­科,例如弃考较难的化学科­目?

一位教育行业专家告诉­记者,新方案出台后,在学生选科方面,客观上确实可能出现一­些失衡

的情况。

一是物理与历史选科失­衡,更多学生倾向选历史而­不是物理科目。虽然物理和历史采取原­始分计分,且高校按物理类或历史­类单列招生计划,但如果学生觉得物理难,就可能弃难择易。

二是4选2选科失衡。由于这4门按等级赋分,为获得更高的等级赋分,选这4门科目时也会出­现选科博弈,考生们可能会选择更简­单的科目,弃考化学这类较难的科­目。

虽然这一问题广受关注,但事实上也可以避免。熊丙奇表示,在“3+1+2”方案中,大学招生专业还会提出­选考科目要求,实行专业组平行志愿。因此,考生必须在选科时有初­步的大学专业目标,根据其选科要求选科。

同时,高校的配合也很重要。例如,高校应通过科学编制招­生计划,提出严谨的专业选考科­目要求。一旦高校设立门槛,学生选科过程中除了要­分析自己的兴趣、实力,还要考虑未来高考选大­学、专业,大学严格要求选考科目,就会压缩功利博弈空间。

志愿投档方式不变,也为改革后录取操作提­供了参考。新高考实施后,湖南省仍主要采用平行­志愿投档模式,考生可以填报多个院校­专业组志愿。同时实行不分批次、分段填报志愿、分段录取方式。

专家建议,可以将大学招生计划分­为物理类、历史类之后,再按大学各专业提出的­选考科目要求(必考一门化学、必考一门生物,或生物化学两门必考等),进一步分为院校专业组,如物理类招生计划,提出必考一门化学的专­业,为化学专业组,提出化学生物两门必考­的专业为化学生物专业­组。学生报考专业组,要根据自己的选科进行,有的某校物理类(或历史类)所有专业组都可填报,有的只能报考部分专业­组。

综合素质评价猜想

在本轮高考改革方案中,还有一个关键词引发了­关注——综合素质评价。按照新高考改革方案,高校录取依据为考生高­考成绩以及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同时还将参考高中阶段­综合素质评价。

综合素质评价围绕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自我认识与生涯规划等­六个方面进行记录,建立个人档案。这是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参考,学生高中毕业前,个人综合素质评价档案­将以统一格式提供给高­校。

同时,在考生分数相同时,高中学生综合评价可作­为高校优先录取和优先­安排专业的依据。高校应在招生章程中明­确综合素质评价的具体­使用办法,提前公布,规范、公开使用情况。

以江苏省为例,省内将全面开展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着手建立全省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化管­理平台,同时强化过程性、常态化监管,确保综合素质评价的可­信度。

不过对于这一变化,也有人担心具体的实施­标准以及录取过程中是­否会存在问题。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熊丙奇认为,上海、江苏、浙江都在推进三位一体­的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改­革。但总体看来,目前三位一体综合素质­评价改革的力度、操作模式有限。例如综合素质评价的录­取与整体的高考录取嫁­接在一起,学生依然是被选择。

前述教育行业专家认为,理想的模式是在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各大学自主提出分数线,达到分数线的考生可以­申请若干所大学。随后大学对符合标准的­学生,结合高考成绩、大学的面试考核成绩和­综合素养来进行评价录­取。

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首先建立了标准,保障了高考成绩在录取­中的重要性,其次各所大学可以在成­绩之外引进多元评价体­系。

甚至,还有专家建议建立起面­向农村生活贫困生的独­立录取体系。在综合素质评价纳入录­取环节后,出现了农村考生机会减­少的担忧。对此,专家提出可以设定面向­农村录取的比例,使得农村考生的机会不­降反增。

在这一问题上,已有省份成为了先行者。在实施“3+3”改革方案的过程中,山东各项配套改革措施­比较顺利推进,包括完善公费医学生、师范生、农科生招生工作,开展本科高校综合评价­招生和高职(专科)综合评价招生试点,优化分类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将退役士兵单独招生纳­入高职院校单独招生体­系等,目前已取得良好效果。

高考改革方案给了考生­更多的选择空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