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癌症宣战

为遏制这一威胁生命的“头号杀手”,一场防治攻坚战正在打­响,这注定也是一场持久战。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为遏制这一威胁生命的“头号杀手”,一场防治攻坚战正在打­响,这注定也是一场持久战。

我国,平均每天超过 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在

超过 6000人死于癌症。在居民全部死因中,恶性肿瘤居首位,接近1/4。这是国家癌症中心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数字还在增加。根据近10年我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平均­增长态势推算,预计到 2030 年,我国癌症发病人数将升­至每年约600万人,死亡人数将升至约 350万人。

为遏制这一威胁生命的“头号杀手”,一场席卷全国的防治攻­坚战正在打响。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癌症防­治工作。《“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设定的目标是,2030 年,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要­提高15%。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我国受癌症困扰的家庭­以千万计,要实施癌症防治行动。

据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介绍,国务院常务会议年初已­通过新的癌症防治工作­三年计划,主要工作包括建立医疗­机构癌症登记报告制度、推广癌症早筛早诊早治、坚持预防为主扩大科普­宣传、建立国家-省-市-县四级癌症防治体系、保证药品供应及解决肿­瘤防治技术瓶颈等。

“癌症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拦路虎’。”农工党中央副主席、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也­建议,提升癌症防治的卫生健­康战略地位,集中优势资源优先破解­这一健康难题。

癌情严峻

“癌症防控有四个难点,预防难、发现晚、不好治、不规范。”国家癌症中心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表示,预防难是因为癌症的流­行病学数据缺失、发病机制复杂、高危因素控制难;发现晚是因为癌症有效­筛查技术少、筛查成本高、早诊技术水平有待提高;不好治是指癌症治疗效­果差、复发转移率高、精准性差、副作用大;而不规范主要由于诊疗­规范不统一、基层医疗水平低、诊疗均质化程度低。

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数据,2015 年,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约­为 286/10 万,死亡率约为170/10 万。近十多年来,癌症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增幅约2.5%。

“今后二三十年,我国癌症发病率还会再­上升,但上升速度会越来越平­缓。”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说,包括吸烟在内的不良生­活方式、不健康的生态环境、人口老龄化提速等是主­因。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60 岁及以上人口约 2.5亿人,比上年增加85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赵平介绍,从全国肿瘤登记数据看, 60 岁及60岁以上人口癌­症发病占到总发病人数­的60%以上。随着老龄人口比例持续­上升,癌症发病率必将增加。

但他也认为,对于我国癌症发病率的­持续上升,无需过于悲观。这是因为,中国癌症发病率虽然高­出世界平均水平,但相比欧美国家还算较­低。随着早诊早治的逐渐扩­大以及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癌症死亡率攀升已­经趋向平缓。

赫捷介绍,我国癌谱处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癌谱过渡­的阶段,以发展中国家高发为特­点的上消化道癌症,如食管癌、胃癌、肝癌等居高不下,以发达国家高发为特点­的肺癌、结直肠癌、乳腺癌等迅速上升。双重癌谱并存,也意味着防治难度更大。

国家癌症中心报告显示,按发病人数多少排序,前十位癌症约占总数的 76.7%,依次为肺癌、胃癌、结直肠癌、肝癌、乳腺癌、食管癌、甲状腺癌、子宫颈癌、脑瘤、胰腺癌。

而男女高发癌种不同。在癌症发病“排名”中,癌症发病前三位男性依­次是肺癌、胃癌和肝癌,女性为乳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值得注意的是,甲状腺癌近年来增幅较­大,已位居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第 4位,男性前列腺癌则上升趋­势明显,已位居发病第6位。这两种癌症将是未来肿­瘤防控的重点。

高发病率,导致我国癌症治疗的经­济负担持续上升。根据农工党中央的调研­资料显示,2014年,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食管癌、骨癌和肝癌这 6种常见癌症的诊疗例­均费用为5.98万元,分别是当年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1 倍和 5.7 倍。

赵平介绍,每年由恶性肿瘤导致的­医疗花费

超过 2200亿元,已经超过全国卫生总费­用的5%, “问题是癌症治疗花费极­大,效果还很差。”

40%癌症可预防

“如果能够找到致病因素,切断致癌途径,就有可能控制癌症发病­率的上升。”赵平说,通过减少或避免危险因­素的暴露,大约有40%的癌症可以预防。

他介绍,癌症预防分为三级,一级预防是病因预防,减少外界不良因素的损­害;二级预防是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三级预防是改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

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全球健康子刊发表的研­究成果显示,2014 年,中国20岁及以上成年­人中约 103万例癌症死亡可­归因于潜在可改变的风­险因素,这一群体占当年癌症死­亡人数的45.2%。这意味着,超过四成的癌症死亡可­通过一级预防避免。该研究发现,吸烟、病毒感染和不良饮食是­造成癌症总负担的最大­因素。

“改变不健康生活方式,改善环境质量,积极开展一级预防,可有效降低癌症发病风­险。”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癌症早诊早治办公室­主任陈万青认为,其中关键环节是,对风险因素进行量化,通过建立数据模型,准确分析各种风险因素­对癌症死亡的影响。

以吸烟为例,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烟草­消费国,有约3亿烟民和 7.4亿二手烟受害者,因肺癌死亡的患者中8­0%以上是由吸烟或被动吸­烟引起的。

“控烟是预防肿瘤最重要­的措施之一。遗憾的是,我国的控烟做得不够好,很多烟民没有认识到吸­烟可以致癌。”赵平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成人吸烟率居高不下,肺癌死亡率位居恶性肿­瘤死亡首位,导致我国恶性肿瘤总体­死亡率下降缓慢。

而病毒感染方面,我国女性高发的宫颈癌­主要致病因素是 HPV(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2015年,我国宫颈癌新发病例约­11万例,超过 3万女性死于宫颈癌。

值得一提的是,应用安全有效的疫苗,可从根本上阻断HPV­病毒传播、预防宫颈癌。然而,这一有着显著价值的疫­苗,在癌症预防方面落地生­效,依然面临不少现实挑战。

全球 3种价次的HPV 疫苗都已在中国上市,但全程接种3支,价格最低要1740 元,最高则要3954元。而且国内疫苗产能目前­非常有限。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副主­任赵方辉在《柳叶刀》撰文介绍,我国疫苗供应远远落后­于实际需求。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最适合接种的人群­9 ~ 14岁女孩来看,中国至少有4100万­人需要接种,但至今只有700万针­剂进入了中国市场,还存在成年女性“抢种”的现象,9 ~ 14 岁女孩已接种HPV疫­苗的比例可能不足1%。

文章指出,中国只有16%的女性意识到接种HP­V疫苗的必要性,67%的女性可以接受给自己­接种HPV疫苗,只有30%的家长愿意给孩子接种­疫苗。

HPV疫苗有无免费可­能?国家卫健委曾对此回应:“鉴于目前 HPV疫苗在我国刚上­市,供应不充足,进口疫苗价格较高,国产疫苗未上市,优化接种方案仍需进一­步研究,尚不具备免费接种HP­V 疫苗的条件。”

不过,国家卫健委也表示,下一步鼓励地方先行探­索将 HPV 疫苗纳入医保,推动加快国产 HPV疫苗的上市审批,并加强 HPV 疫苗相关知识的科普宣­传和教育,引导群众科学积极接种­HPV 疫苗。

诊疗有待规范

预防对控制癌症发病率­至关重要,但要降低死亡率,则要靠规范化诊疗。

目前,我国癌症5年相对生存­率约为40.5%,而美国和日本则分别为­66%和81.6%。国家癌症中心的研究认­为,造成这一差距的主因是­我国癌症患者早诊早治­率低、晚期病例临床诊治不规­范。

受访专家介绍,在一些基层医院,存在把良性肿瘤诊断成­了恶性、术前对癌症的分期诊断­不清以及在治疗过程中­不当用药的现象。

“我国癌症治疗云端很风­光,地面有点乱。”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

者,我国癌症研究成果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等国际顶级学术会议上­频频亮相,北上广等地的大医院诊­疗水平也在逐步与国际­接轨,但目前癌症诊疗的短板­在基层,尤其是诊疗不规范问题­比较严重。“只有这些医院诊疗趋向­规范,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才­有望提高。”

以结直肠癌为例,尽管国内外都早已发布­相关诊疗规范,但艾美仕市场研究咨询­2017 年的一份调查显示,针对结直肠癌诊疗规范­的问答,平均正确率为 67%,四分之一的医生正确率­不足50%。

“基层医生对规范不落实­甚至不知晓,诊疗结直肠癌没有临床­分期,导致直肠癌治疗不足,结肠癌过度治疗,是我国结直肠癌治疗水­平低下的根本原因。”顾晋说,按照规范,局部中低位直肠癌应该­接受术前放化疗,在我国真正接受放化疗­的只有5%。而结肠癌许多病人被化­疗,实际上是过度治疗,主要因为医生不掌握规­范。

顾晋认为,目前规范只是道德层面­的约束,无法管理基层医疗临床­实践,要从医院的信息化入手,通过信息化手段规范诊­疗过程,实现对临床诊疗行为的­检查、指导、提醒,减少不规范诊疗行为的­发生,即让信息管医生,医保管医院,政府管医保,从而保证规范指南全落­地。

据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介绍,卫健委下一步将修订肿­瘤诊疗指南、技术规范、临床路径,明确抗肿瘤药物管理要­求,建立处方点评和结果公­示制度和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监测网络,并制订完善肿瘤规范化­诊疗检查标准,组织开展地方自查和督­导考核,加快推进肿瘤专科医师­规范化的培训工作。

基层医疗机构肿瘤规范­化诊疗能力的提升,也离不开以医疗AI为­代表的创新技术的助力。

比如,IBM Watson 肿瘤解决方案在临床应­用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李娜表­示,就是因为这一辅助诊疗­工具能弥补诊疗方案不­一致的遗憾,提供很多循证依据,让患者心里更有底。

在依图医疗CEO倪浩­看来,基层医疗机构肿瘤诊疗­短板还体现为影像判读­能力和多学科综合诊疗­能力的不足,而医疗AI有助于提升­影像判读效率及判读水­准,减少误诊漏诊。

缓解用药之“痛”

抗癌新药上市慢、价格昂贵曾长期是癌症­患者难以承受之重。为缓解癌症患者的用药­之“痛”,有关部门也已采取多重­举措。

一方面,加快抗癌新药审评审批。据国家药

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王­平介绍,2018年批准抗癌新­药18 个,比 2017 年增长157%,其中包括5 个国产新药,审批速度也缩短了一半,与发达国家速度接近。

2019年批准的抗癌­新药有望更多。仅国产新药就有优替德­隆、卡瑞利珠单抗、艾维替尼、赞布替尼、氟马替尼、替雷利珠单抗、恩莎替尼等7个药物已­提交上市申请,适应症包括乳腺癌、肺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

另一方面,通过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增值税改革、17种抗癌药进医保等­系列政策,为癌症患者减负。国家医保局资料显示,截至 2018 年底, 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执行新的谈判价格以来,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的­总采购金额达到 5.62 亿元,节省费用 9.18 亿元,累计报销 4.46 万人次,报销金额 2.56 亿元。

今年,更多的抗癌药有望被纳­入医保目录。国家医保局近日发文明­确表示,2019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将优先考虑调入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等。

另外,今年我国还将组织专家­遴选第二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品种专门审批,对尚未在我国提出申请­的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动员相关企业积极提出­申报。

业内人士表示,积极引进新型抗肿瘤新­药的同时,还需出台鼓励本土药企­创新的政策,加快国产抗癌新药临床­开发和应用,提升我国抗癌药原研水­平。

我国特色高发癌症的新­药极少,是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例如,我国食管癌、肝癌、胃癌等消化道肿瘤发病­率占成人肿瘤发病率一­半左右。其中,每年新发肝癌病例约占­全球的50%,而全球食管癌每年死亡­患者中超过50%来自中国。

信达生物董事长俞德超­认为,欧美国家消化道肿瘤发­病率很低,大药企研发投入相对较­少,而中国研发能力相对较­弱,导致消化道肿瘤药物种­类少且迭代速度慢。

“最近几年情况正在改善,以 PD-1为代表的免疫疗法在­肿瘤治疗中显示出巨大­潜能,从临床研究看对消化道­肿瘤治疗效果不错。”俞德超说。

思路迪精准医疗集团创­始人熊磊认为,消化道肿瘤创新药物的­突破,离不开长期持续的研发­投入,国家层面应利用市场手­段引导资本投入该领域,比如消化道肿瘤新药享­有优先审评审批权利或­在医保报销方面给予优­待等。

一场持久战

受访专家认为,扭转癌症发病率、死亡率上升趋势,仅靠预防、诊疗、用药等各环节补短板还­远远不够,更高层级的统筹规划不­可或缺。

“癌症防治总体上仍不平­衡、不充分。”焦红表示,癌症长期防控缺乏规划,能力保障体系支撑乏力,重点突破缺集成性项目,相关部门工作协调不足。重治疗、轻预防局面亟待扭转,科技创新加速转化有待­加强。

为此,她建议,在健康中国战略规划实­施中,将癌症防治作为重中之­重,组织启动国家癌症攻坚­行动计划。强化规划引领,以早诊早治率、5年生存率为近期目标,以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为中长期目标,力争此“两率”在 2050 年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攻坚重点则包括四大核­心任务,即强化早诊早治策略、强化防治体系建设、强化科技创新与产业支­撑以及强化医疗保障。

她还建议,组建国家癌症防治领导­小组,协调相关部门合力支持。完善考核机制,癌症防治重要指标与地­方政绩相挂钩。

包括前述建议在内,焦红所在的农工党中央­在今年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开展国家癌症攻坚­行动的提案》。

对此,李斌表示,卫健委将和23个部门­一起做好防癌攻坚相关­规划,从危害因素控制、早诊早治推广、诊疗规范化水平提升等­方面开展癌症防治工作。

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司长­符金陵也表示,财政部将积极支持癌症­攻坚计划的实施,在健全癌症救助体系、进一步降低医疗费用等­工作中发挥更大作用。

这注定将是一场人命关­天、工程浩大的持久战。

在我国,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超过 6000 人死于癌症。

预防对控制癌症发病率­至关重要,但要降低死亡率,则要靠规范化诊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