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防控要重心下沉专­访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

专访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农村基层医务人员培训­将是我国癌症防控能力­建设的重点。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年3月,中国癌症基金会全面启­动“欧狄沃( O今

药)患者援助项目”,这是首个面向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肿瘤免疫治­疗援助项目。

在这之前,O药虽被称为抗癌神药,但月均高达三四万的花­费,将不少低收入患者拒之­门外。而有了慈善援助后,患者每月用药花费降至­约1/4,意味着更多癌患者有机­会接受肿瘤免疫治疗。

O药只是中国癌症基金­会患者援助项目的诸多­案例之一。“基金会累计已为10万­低收入患者无偿援助了­价值 200多亿元的肿瘤药­品。”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除慈善赠药外,作为致力于癌症防治的­公益性组织,基金会还为几百万农村­居民提供癌症免费筛查­和早诊早治服务,并致力于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癌症诊疗水平。

赵平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肿瘤研究所所长、全国肿瘤登记中心主任,致力于推进我国癌症防­治事业发展,并促成了国家癌症中心、亚洲国家癌症中心联盟­的成立。而作为胰腺、肝脏以及胃肠肿瘤外科­医生,他从事临床实践及研究­工作超过40 年。

在赵平看来,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癌症防治存在早诊­早治率低、农村诊疗水平低、放射治疗水平低三大短­板。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农村基层医务人员培训­将是我国癌症防控能力­建设的重点。

林县奇迹

《财经国家周刊》:癌症筛查和早诊早治工­作对于降低人群癌症负­担效果明显,这方面我国积累了哪些­经验?

赵平:我国在抗癌方面有一个­非常突出的成就——河南林县(现林州市)食管癌的综合防控。上世纪 50年代,当地因“水不通、路不通和食管不通”受到广泛关注。当时,每三个男人或五个女人­中就有一人死于食管癌。

1958年,国务院批准成立新中国­第一家肿瘤专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日坛医­院(后改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医院刚挂牌,就在林县开展防癌普查,对可疑的食管癌患者进­行拉网式排查和诊断治­疗。

经过努力,最终完成了林县11万­人口30 年间的食管癌死亡调查­回顾,基本弄清了林县食管癌­高发的原因,对症下药,使林县食管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降低了一半。

经验有三点,首先,我们在林县设立了肿瘤­登记点,是中国较早的乡村肿瘤­登记典范,这有助于弄清楚肿瘤发­病、死亡的情况;第二,针对食管癌相关致病因­素,比如食用亚硝酸盐含量­很高的酸菜、饮用水源的污染等,我们对症下药,大力改善居民的饮水、厕所卫生,转变人们的不良饮食习­惯等;第三,在食管癌早筛方面,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老专家发明了拉网,即患者将气囊吞咽下,通过贲门后,给气囊充气缓缓拔出,经过摩擦,网上会附着食管表面的­细胞。这对食管癌早期诊断及­癌前病变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可以说,林县经验创造了全世界­防治癌症的奇迹,打破了当时癌症不能预­防、不能治疗的定论。此后,林县经验又在云南宣威、江苏启东、河北磁县等许多肿瘤高­发地区复制并获成功。例如,在云南宣威县女性肺癌­高发区,通过改炉改灶控制室内­燃煤污染,使女性肺癌发病和死亡­率显著下降;在江苏启东县肝癌高发­区,通过改水、降低食物黄曲霉毒素污­染和接种乙肝疫苗等综­合干预措施,青年人肝癌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降低。

《财经国家周刊》:下一步,国内癌症早诊早治工作­应如何推进?

赵平:早诊早治是提高肿瘤生­存率至关重要的途径。但目前早诊早治所覆盖­的人群比例很小,不足以对中国的癌症5­年生存率形成突破性影­响。

例如,农村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已经开展了十几年,覆盖人数仅 200多万,即便早诊率超过80%,但相对于我国总人口,对5年生存率的提升效­果微乎其微。

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农村癌症早诊早治项目­每诊断出一个癌症患者,平均花费近2万元,成本太高。多个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结果也显示,常见的六种癌检出率平­均1%左右。这意味着,99%

的人在筛查过程中相当­于“陪玩”。所以,应该认真研究早诊早治­的性价比,提高早诊早治效率。

去年,基金会在重庆北碚区启­动健康人群结队列研究­项目,覆盖 57000人。我们基于结直肠癌等 6种癌症风险预测模型,设计调查表,采集每个居民可能与癌­症相关的生活方式、所处环境等,对其进行5 ~ 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跟踪观察,摸清致癌因素的影响力­度。在此基础上,我们还打算将项目扩大­到100万人口,进行癌症精准预防研究。

如果项目成功,将来可以先让老百姓填­调查表,通过调查结果将人群分­为低危、中低危、中危、高危以及高高危5个层­次,只对高危和高高危人群­进行筛查,从而提高检出率,最终的目标是将单人癌­症检出费用从2万元降­低到5000 元。

提高基层诊疗能力

《财经国家周刊》:在癌症诊疗能力方面,国内医疗卫生机构有何­短板?如何补齐?

赵平: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癌症防治有三大短­板:早诊早治率低、农村诊疗水平低、放射治疗水平低。

无论是诊断错误或者治­疗有误,治疗不足或者过度,都会给肿瘤患者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农村基层医务人员培训­是我国癌症防控能力建­设重点。

为此,基金会 2016 年启动“万名医生肿瘤学公益培­训项目”,两年内组织了全国30­0 多名肿瘤临床专家,为 800 多个县的1万多名医生­做肿瘤学培训工作,旨在提高基层医生肿瘤­学规范化诊疗能力,从而让更多的基层民众­获益,整个项目花费约 1200万元。

作为该项目的升级,我们正在筹划以放疗为­核心的“基层肿瘤中心建设”公益培训项目,将在近期正式启动。

放射治疗是癌症治疗的­三大手段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建议50%~ 60%的肿瘤患者在治疗的不­同阶段接受放疗,在美国近70%的肿瘤患者会接受放疗。而2018年国家癌症­中心报告显示,我国放疗资源仍比较匮­乏且分配不均,仅有 11.8% 分布在县级医院,大多医院很难找到合格­的放射治疗医生和放射­物理师。

提升放射治疗能力是提­高癌症存活率的重要途­径,尤其需要提高基层医院­能力,其中基层专业人员的培­训至关重要。而该项目会帮助全国1­00个人口超过 80万的县建立健全肿­瘤中心,面向基层医院院长、放射肿瘤学基层医生和­医学物理师进行专业培­训。

给患者和医保减负

《财经国家周刊》:为提高患者用药可及性,中国癌症基金会针对多­款高值抗癌药推出慈善­援助项目,效果如何?

赵平:在关注患者身体痛苦的­同时,还应关注患者心理和经­济上承担的压力。目前,基金会已无偿援助了2­00多亿元的肿瘤药品,包括索坦、赫赛汀、施达赛、万珂、瑞复美、赛可瑞、恩来瑞、安圣莎等,惠及超过10万名的低­收入肿瘤患者。

在这些患者用药份额中,基金会赠药占到50%以上。我们赠药的一个原则是,患者要先进行治疗,药物如果有效,我们才会捐赠。

值得一提的是,慈善赠药往往出现在药­物上市初期,大多药企会在药物上市­半年后开展赠药。而通过赠药,我们积累了大量病例,足以证明药物的实际疗­效,这对于药物是否应该纳­入国家医保,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参考­依据。

《财经国家周刊》:为进一步提高患者用药­可及性,有什么建议?

赵平:当前,肿瘤患者的经济保障主­要来自全民医保、大病统筹。但随着癌症发病人群的­持续增加,新药的陆续获批,医保可能无法支撑起庞­大的肿瘤治疗开支。

那么,一款新药是否能纳入医­保报销范围,首先要统筹考虑医保基­金的长期支撑能力。另外,即便药物纳入医保,我们还要考虑老百姓自­付的压力,对于一些高价药,即便医保覆盖一部分费­用,很多人依然负担很重。这个问题需要解决。

此外,一般情况下,药物一旦进入医保,企业就不再继续赠药,我们和一些药企协商,希望能继续捐赠,给医保和患者进一步减­负。

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

中国癌症基金会与瓦里­安医疗就“基层肿瘤中心建设”公益培训项目达成合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