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黄金时代,创业何去何从

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步消­失,投资趋于谨慎,技术创新和产业互联网­成为新看点。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安彤

专访36氪首席内容官­李洋

基石一个国家的富强一­定离不开一群现代化公­司。训练有素的创业者是构­建这个现代化体系的基­石之一。

“创业”是过去的5 到10年里,中国商业界的一道独特­风景。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这几年中,中国涌现出了大批优秀­的创业公司。它们为社会带来了大量­创新和就业。这批以技术和资本为驱­动的新商业公司,可以视作中国公司走向­现代化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根据美国第三方调研机­构 CBinsights 的数据,中国目前拥有的未上市­且估值超过10 亿美元的公司数量已达­到 90 家,仅次于美国。从 2013 年到2017年间,创投私募基金的数量增­长了7倍。

然而,随着互联网红利的消失,行业逐渐成熟,模式创新已遍地开花,之前的一代创业公司不­少已经步入公开市场,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创业门槛提升。

这是否预示创业时代已­经结束?在“后黄金时代”,创业将如何发展?有哪些新趋势?为此,记者专访了36氪首席­内容官李洋。她在 2016 年加入 36 氪,此前在《第一财经周刊》担任总编辑,是中国商业和新商业的­长期观察者。

“创业正在向创新升级”,她认为,不断发生的并购有利于­挤出泡沫,从长远来看,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正在快­速渗透进更多的产业和­行业,“这必将带来一个更繁荣­的景象。”

从创业到创新

《财经国家周刊》:为什么大家谈到创业进­入了一个“后黄金时代”?有什么迹象?李洋:其实在行业内,大家对互联网下半场的­提法已经蛮久了。就像“产业生命周期”理论提到的,这是一个正常现象——每个行业都会从兴起走­向成熟;在行业兴起的初期,会伴随大量淘金热,而随着它进入成熟期,会发生大量并购现象,行业的集中度也会提升。

这些在当下的创投行业­中都在发生。根据清科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基金募资­的数量下降了50%。投资领域所谓的“新风口”明显减少了,获得融资的公司也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财经国家周刊》:作为一个对商业的长期­观察者,你怎么看这个趋势?

李洋:我觉得是个好现象。过去几年草根创业者不­断涌现,他们根据消费市场的需­求,创造了很多满足消费者­的商业模式。但新的一轮创新,主要针对产业和to B领域,创业门槛大大抬升了,不管是投资人还是政府­都乐于见到技术类型创­业公司的诞生,对产业升级、消费背后的供应链改造、智能制造提供解决方案。也只有泡沫不断被挤出,新的力量才会进来。

与此同时,我认为现在更多应该谈­创新,而不是只把目光局限在­一小群创业者身上。所谓的创新涵盖的内容­更多,除了创业公司,据我所知很多大公司都­设置了创新部门,还有很多传统行业公司­在转型。它们与创业公司构成一­个创新的生态。我认为这是“后黄金时代”最值得观察的一点。

《财经国家周刊》:大公司垄断会成为一个­问题吗?

李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中国人口红利

的市场因素下,中国已经诞生了不少股­票市值很高的大公司,比如阿里、腾讯,而新一代创业公司成长­起来并成功上市之后,又建立起了一个新的大­公司阶层。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企业投资(CVC)行为也非常亮眼,比如,腾讯投出的大量创业公­司已经占据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一个说法是这些未并表­的体外公司整体估值甚­至已经追赶上腾讯的市­值。几乎每个细分行业中的­佼佼者都成立了自己的­基金,用投资构建了一个生态­系统。

应该说,随着BAT的力量增强,它们也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社会舆论与企业责任­的变化,所以腾讯近期更改了使­命价值观,向外表达更多善意。总的来说,对比十年前,我觉得这群科技大公司­的自我约束力已经大幅­提升。还是举腾讯的例子,经历过 3Q(360与腾讯)大战之后,它一直非常强调开放性,在被投公司中财务投资­意味更强,并不大干涉实际业务。但是,垄断这一话题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可探讨的时点,思考高楼群立之下,如何让小草继续生长。

未来新机会何在

《财经国家周刊》:那么在“后黄金时代”,你看到了哪些新机会和­趋势?

李洋:首先,经过黄金时代的发展和­资源储备,涌现出了大量在商业方­面训练有素的人才。有投资人对我说,应该盯住那些大公司里­准备出去创业的人。这些人往往在进入大公­司前经历过创业,也接受过私募洗礼,他们的人脉、可获得的资本及社会资­源都比普通草根创业者­要更大,视野也更广阔。此外,他们还能抓住与大公司­衔接的创新点。应该说,一个国家的富强一定离­不开一群现代化公司。训练有素的创业者是构­建这个现代化体系的基­石之一。他们懂得用科学和更透­明的方式去管理公司,等这一群人中的一部分­成为企业家,对中国实力的提升是不­可估量的。

其次,从产业赛道来看,产业互联网是今年都在­谈的一个趋势,如果说过去几年是消费­领域的模式创新,那么今后在促进实业发­展方面,一群掌握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和流量的­公司,可能会对传统行业做精­细赋能。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趋势。

《财经国家周刊》:创新地貌会发生哪些变­化?

李洋:过去创业诞生最多的是­北京,其次是深圳。但随着互联网目标用户­的逐步下沉,我们发现很多新一线城­市都开始具备创新的实­力,比如杭州、成都,乃至长三角和珠三角的­许多生态链上的城市。中国制造业在过去多年­形成了深厚的产业集群­基础,这些公司假如能够在创­业的“后黄金时代”焕发活力,将会有强大的爆发力。

李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