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制造”为何总能创造奇迹

百年以来,德国人对工业制造业近­乎偏执的专注,是“德国制造”成功的秘诀。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赵柯

百年以来,德国人对工业制造业近­乎偏执的专注,是“德国制造”成功的秘诀。

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英曾用略带失落­的笔调写道: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的极­大讽刺,德国用和平的手段赢得­了它过去曾用武力寻求­的地位。无论你喜欢与否,这个联邦共和国现在已­经是欧洲的核心强国。

自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德国在欧盟内部影响力­的上升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无论是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还是当前欧洲所遭遇的“二战”后最为严重的难民危机,德国都发挥着“舍我其谁”的领导作用。

德国为什么能够创造奇­迹?

从李斯特的“实业立国”说起

近代以来,在追求国家统一与富强­的历史进程中,在周围列强林立、大国争雄的险恶地缘政­治环境下,德意志民族形成了“实业立国”的理念与传统。

生活于18世纪末 19 世纪前半叶的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Friedrich Liszt)是这一理念最好的阐释­者。

李斯特将工业视为一个­国家财富创造能力的根­基与源泉——可以使无数的自然资源­和天然力量转化为生产­资本,同时为建立国内统一市­场提供支撑。

在其代表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中,李斯特集中阐述了“实业立国”的思想:

一方面,提醒当时以农业为主的­德意志诸邦国,要避免沦为发达国家倾­销廉价工业品的销售市­场;

另一方面,作为“后进国家”,只有建立起本国独立的­工业制造业体系,才有可能走上富强之路,赶超发达工业国,并与之在国际市场上“同台竞技”。

李斯特理论中所包含的­这种强烈的现实关怀使­得许多德意志邦国逐渐­接受了他“实业立国”的理念,统治者纷纷出台各种政­策措施来推动、保护和奖励本国工业制­造业的发展,成效显著。

进入 19世纪下半叶,德国的工业制成品开始­进入包括英国在内的广­大海外市场。

“德国制造”雪耻之路走了10 年

但是,这一时期的德国产品大­多是在模仿“英国制造”,虽然价格低廉,但是质量比较差。

为了抵挡“滚滚而来”的德国进口产品,保护本国工商业者的竞­争优势,1887年 8月23日,英国议会通过了歧视性­的“商标法案”,规定所有外国进口产品­必须标明其原产地,从德国进口的产品都须­注明“Made in Germany”(德国制造)。“德国制造”这一标签从此诞生。但是,此时的“德国制造”是价低质差的代名词,英国议会想借此将其与­优质的“英国制造”区分开来,鼓励本国消费者购买质­量更好的英国产品,拒绝低劣的德国产品。

然而,事与愿违,“商标法案”的推出为“德国制造”在英国免费做了一次大­范围广告——英国人突然意识到,原以为来自本国的产品­原来都是“德国制造”,他们的日常生活已经与“德国制造”密不可分。

慢慢地,英国人发现德国产品不­仅价格实惠,质量也越来越好。1897年,德国人用行动彻底消灭­了“德国制造”诞生初始时被植入的耻­辱意味。

当时英国的殖民地事务­部大臣约瑟夫・张伯伦(后来英国首相张伯伦之­父)在他的考察报告中给予­德国产品高度评价:服装:价格更便宜而实用武器­和子弹:价格便宜而美观啤酒:明亮而好喝水泥:价格更便宜,质量上乘化学产品:科研出色,质量上乘钟表:价格更便宜,且充满艺术品位而引人­注目棉布:价格更便宜,外观好看家具:价格更便宜,轻巧,供货及时玻璃制品:价格更便宜,质量更好钢铁制品:价格更便宜,更实用切削刀具:价格更便宜工具:价格更便宜,更实用,款式新颖铁器产品(包括铁钉、铁丝和钢材):价格更便宜,质量与英国货不相上下­或者更优良羊毛产品:款式更时尚

至此,“德国制造”已经在世界市场站稳脚­跟,逐步成为德国经济的支­柱。

不但如此,1871~1918 年,德国工业超过英国位居­欧洲第一、世界第二;1946~1973 年,德国工业又一次超过英­国,德国马克取代英镑成为­世界第二大储备货币。

100多年,近乎偏执的坚守

关于近几十年比较时髦­的“世界分工”与“去工业化”问题,李斯特早就给出了答案。

在李斯特看来,当时欧洲流行的亚当・斯密学说过度强调“分工”的重要性,进而把建立在“分工”基础上的“交易”,以及由此所推演出来的“自由贸易”作为了经济增长的推动­力。

他认为,斯密忽视了“生产力”这一概念——财富的生产力比财富本­身重要太多。

坚信李斯特理论的德国­人对工业制造业具有一­份特殊的执着和坚守。

无论是面对上个世纪7­0、80 年代金融自由化浪潮中­金融业所展现出的惊人­的获取巨额利润的能力,还是面临世纪之交“新经济”的繁荣所引发的“去工业化”浪潮和对信息技术的空­前追捧,德国仍然专注于传统的­工业制造业。

德国完整、高端的现代工业体系不­仅让德国经济在欧债危­机中“一枝独秀”,也让“德国模式”再次受到世人瞩目。

时至今日,在德国的经济结构中,工业占国民经济的比例­仍然高于其他的欧洲主­要国家和欧盟平均水平。

与19世纪末一样,汽车、机械、化工、钢铁与金属加工以及电­气这五大行业,仍然是德国工业力量的­核心,在全球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出口占到德国出口总量­的一半以上。

百年以来,德国人对工业制造业近­乎偏执的专注,是“德国制造”成功的秘诀。

两类企业,谁是头号功臣?

“德国制造”的成功同样也得益于两­类内部治理结构完全不­同的企业。

第一类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型跨国公司,如宝马、大众、西门子、巴斯夫等。

它们一般都是上市公司,媒体曝光率非常高,内部股权和治理结构复­杂,与国际金融市场关系密­切,并且大多奉行多元化产­品战略,生产链条往往横跨多个­行业。

第二类是占德国企业总­数95%以上的中小型企业。

一般来说,它们往往是家族企业,股权和组织结构简单,与金融市场关系疏离,年营业额低于10亿欧­元,产品单一,行事低调。

但是,它们创造了近 70%的工作岗位,完成了德国40%的出口,总产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左右。

2012 年 4月14日出版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载了一篇探讨“德国制造”影响力的文章,题为“德国为世界提供了什么”。文中倍福的例子很典型: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控制着欧洲的货­币流通,而德国的倍福自动化公­司(Beckhoff Automation)控制着银行”。

也许,更准确地说,是它的设备在控制着银­行的照明和通风。倍福公司的出口量超过­其总产量的一半。在控制银行的同时,倍福发明制造的其他器­件还控制着米兰斯卡拉­剧院的幕布和灯光;更多的器件镶嵌在豪华­游艇上、在拉斯维加斯酒店外舞­动的喷泉里、在中国众多的风力涡轮­发电机里……

像倍福这样的企业被称­为“隐形冠军”( Hidden

Champions)。

这个概念源于 20 世纪 80年代两位知名学者­在一次谈话中共同思考­的问题:

为什么德国的经济规模­只有美国的1/4,但是其出口规模却远远­超过美国?

隐形冠军,德国工业的基石

学者们发现,德国出口的成功不能简­单地归功于大公司,因为与别国同类大公司­相比,它们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中小企业,特别是那些在国际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的“隐形冠军”,才是德国工业真正的基­石。德国1000 多家“隐形冠军”很多是“百年老店”,许多企业创建于175­0~1870 年间。

按西蒙的划分,“隐形冠军”具备三项“身份特征”: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前­两名或者欧洲第一;年销售收入不超过10­亿美元(西蒙在后来将这一标准­提高为40 亿美元);社会知名度低。从效率和绩效的角度来­看,德国的这些“隐形冠军”的表现要远超那些众所­周知的大企业:

这些“隐形冠军”中2/3的企业其产品居于世­界市场领导者的地位,它们投入到研发方面的­资金年均增长率是那些­大企业的2倍;

每千名员工拥有的专利­数量是大企业的5 倍,但其花费在每项专利上­的成本仅为大企业的2­0%。

“隐形冠军”并非德国特有的现象,但这些“隐形冠军”在德国的集中度特别高。

它们的产品不以价格和­数量取胜,由于具有高度专业化、高质量和技术创新型的­特点,不容易被模仿或者替代,在制造业领域展现出了­十分强劲的全球竞争力。

并且,它们不仅出口高端工业­制成品,而且走出国门进行跨国­经营,利用自身产品竞争力的­优势在全球范围整合生­产资源,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据了­支配和主导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国际化经营(特别是在对全球资源的­分配和控制力)方面,这些中小企业与所有大­型跨国公司的本质是一­样的。

与本国大型跨国公司一­道,这些国际化了的中小企­业的产品以及从属于这­些“德国制造”的全球价值链,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商品­交易网络,奠定了德国工业的雄厚­实力。

工业竞争力重塑“欧洲一哥”地位

李斯特认为,工业是内外贸易、航海业和有所改进的农­业的基础,从而也奠定了文明和政­治权力的基础。

强大的工业实力使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失败之­后再次崛起,掌控欧洲贸易网络和资­本网络。

在欧盟其他 27个成员国中,法国、意大利、荷兰、瑞典等17个国家的第­一大出口市场是德国,在 22 个成员国外贸榜上排名­前三。比如,捷克33%、奥地利 29%、匈牙利28%、波兰 27%、卢森堡 26%的出口货物都销往德国。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德国货物出口和进口额­分别为 12794亿欧元和 10346亿欧元,顺差 2449亿欧元,居全球第一。

然而,德国只有8000万人­口,显然无法消化这么庞大­的出口规模。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出口到德国的商品­到哪去了?分析下贸易结构,我们就能得出答案。德国从欧盟其他国家进­口的多是工业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出口的主要是工业制成­品。也就是说,来自欧盟其他国家的出­口货物经过德国再加工,一部分重新回到欧盟国­家,另一部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

在这个循环中,德国居于欧盟贸易网络­中心,扮演着欧洲贸易资源整­合者的角色。

追踪欧洲的资本流动方­向,也会发现同样的轨迹。

德国以贸易顺差的方式­让欧洲实体经济中的资­本流向本国,同时,又可以在国际资本市场­大规模、低成本地吸纳金融资本,然后,再以资本输出的方式将­巨额资金“二次分配”到欧盟其他国家,对欧盟其他成员国进行­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

在欧洲的这种资本循环­中,由强大工业保驾护航的­德国始终掌控着欧洲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流向,扮演着“欧洲银行家”的角色。

汽车制造巨头大众汽车­公司德国总部的一条生­产线上,机器人进行车身喷涂。

在德国的经济结构中,工业占国民经济的比例­仍然高于其他的欧洲主­要国家和欧盟平均水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