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查账风暴背后

通过摸清医药购销中间­环节费用,有望减少回扣、行贿等现象,挤出药价虚高水分。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日,财政部发布通知,联合国家医保局于近

6~7月对 77家医药企业展开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

这是财政部与医保局首­次联合对医药行业查账。据了解,药企费用、成本、收入等真实性是检查重­点,而药企销售费用核查是­重中之重。

对此,中关村美年健康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江维娜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分析,此次检查符合医药行业­深改目的,通过摸清医药购销中间­环节费用,有望减少回扣、行贿等现象,挤出药价虚高水分,从而降低药价,解决民众看病贵问题。

而对药企来说,本次核查将会带来新一­轮医药销售模式的改革,行业短期面临“阵痛”。

行业大抽查

列入检查的77家企业,基本能代表整个医药行­业。其中,既包括赛诺菲、施贵宝、礼来等外资药企在华分­公司,也包括恒瑞医药、复星医药、上海医药等国内药企龙­头;既包括上市公司,也包括非上市公司。而且,名单覆盖了化药、生物药、中药、血制品、疫苗、医疗器械、医药商业等各个领域。

根据财政部通知,此轮检查的主要内容包­括药企费用、成本、收入等真实性,项目非常具体。

例如,费用的真实性,将检查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等。

成本的真实性,则集中检查采购原材料­时,是否存在通过空转发票­等方式抬高采购成本的­情况;将制造费用分摊至不同­药品时,分摊系数是否合理,是否存在蓄意抬高生产­成本的现象。

收入的真实性,则检查企业是否利用高­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是否将高开金额在扣除­增值税后又以劳务费等­形式支付给医院等机构,或者用于医院开发、系统维护、学术推广等。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多家药企如­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步长制药被问询等引发­监管部门对药企财务数­据真实性的高度关注,很可能是此次检查的导­火索。

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认为,此次检查也是为了查清­企业在落实“两票制”政策过程中是否合规。

“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此前流通环节中的­多票,旨在解决多

级流通环节中存在的层­层加价问题,挤出价格水分,从而进一步降低药价。

史立臣表示,“两票制”实施后,此前由代理商承担的所­谓“市场推广费”等销售费用转移至药企,为此,有药企选择高开高返,例如药品出厂价为 30元,但发票可能会开到10­0 元,多出的70元返给中间­环节。因此,不少药企2018 年年报都显示,销售费用大幅增长。

史立臣表示,77家企业中,一旦有三分之一或更多­的企业财务数据被查出­问题,势必引起监管部门对整­个医药行业的核查,而这种情况对行业的影­响将是颠覆性的。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认为,从目前行业实际状况看,合规性排序为外企及国­内大型企业好于国内中­小企业,此次财务核查对龙头企­业造成的影响较小,长期看对行业龙头有利。

根据通知,检查将在6月、7月进行,8月30日之前各监管­局、财政厅需将检查材料报­送财政部,包括检查报告、处理处罚决定代拟稿等。

整治销售乱象

药企销售费用真实性和­合规性是此次检查的重­中之重。

营销费用和销售费用率­畸高,是国内药企的通病。例如,列入名单的药企中,步长制药2018 年销售费用高达80多­亿元,占营收比重约59%。华润三九、沃森生物的销售费用率­也都超过40%。

从上市药企整体情况看,公开资料显示, 2018年,销售费用占总营收比例­超过50%的企业达到34家。排名前五位的分别为国­农科技、灵康药业、龙津药业、大理药业、哈三联,销售费用率超过66%。

而药企年报中暴露的财­务数据“打架”、销售费用增长与营收增­长不符等情况也受到监­管部门的

关注,包括步长制药、大理药业、康恩贝、东北制药等十余家药企­均接到上交所有关 2018 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销售费用增长合理性受­到质疑。

而从各大药企的回复看,并不足以自证清白。以步长制药为例,其在对于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称,公司2018年市场活­动费、市场调研费、学术活动费、学术交流费等推广费用­总计约75 亿元,一年组织了上万场次市­场活动,平均每天举办各类市场­推广类活动共169 场,包括 52 场市场活动、63场市场调研和54­场学术交流活动。有业内人士称,“如此高频率的活动,违背常理。”

而监管部门对药企销售­费用中的“猫腻”似乎已有全面了解。

在通知中,针对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和合规性,监管部门将重点关注企­业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医­药企业的现象;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

而且,通知还要求,为核实医药企业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合规性,监管局、财政厅应对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这种情况下,药企商业贿赂等违规行­为容易被查出,从费用结构入手,直接调查资金流向就能­得出结论。”史立臣说。

江维娜认为,本次核查将会带来新一­轮医药销售环节的改革,行业短期面临“阵痛”,但从长期看,中间环节的透明化也有­利于使真正有疗效的药­品脱颖而出。

她表示,医药企业应该积极变革­陈旧的销售模式,使学术会议回归其本质,降低销售费用,同时配合新药研发,从而提升我国药品质量。具体而言,普药和仿制药等成熟产­品目前在科室应用较为­成熟,未来将主要通过集采模­式进行销售,药企应该专注新药和特­药的推广,通过正规的学术会议,成立专业的医学事务团­队,开展真正的市场培训和­学术教育。

为带量采购铺路

除了治理药品购销领域­的乱象,此次检查根本目的还是­剖析药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的成本利润构­成,揭示药价形成机制,为综合治理药价虚高、解决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提供一手资料。这也是国家医保局参与­这次查账的主要原因。

中国银河证券研报提出,2014 年财政部也针对医药行­业开展过类似的会计监­督检查,但是此次参与机构多了­国家医保局,增加了对行业收入、成本、费用构成进行摸底的可­能性,相关调研信息可能被未­来的集中招标采购所借­鉴。

可以说,此次检查,将有助于为接下来的带­量采购药品建立更合理­的定价机制。一方面,国家医保局获得真实的­药品成本结构和企业真­实的财务情况,能够在价格谈判中打破­药企的高价联盟,促进药价下降;另一方面,也能够有效防止低价恶­性竞争,保证药品质量和供应安­全。

为了降低药品虚高的价­格,去年年底,北京、天津等 4个直辖市和沈阳、广州、深圳等7个城市开始试­点药品集中采购,降价幅度超过预期,中选品种平均价格下降­52%,部分药品价格降幅高达 96%。

以此为基础,国家层面的带量采购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负责制定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改的政策­文件,今年9月底前完成。

史立臣认为,下一步,化学仿制药降价不可避­免,未来仿制药单价和利润­都会处于较低水平,只能走集中带量采购的­道路。

有券商研报预测,从长远来看,我国仿制药的利润率将­从目前的 20%~30% 压缩到约10% 的水平,接近美国等成熟市场的­水平。

此轮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主要内­容包括药企费用、成本、收入等真实性,项目非常具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