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域经济的“美学绝技”

通过“美学经济”,修武能够围绕都市、服务都市发展自己。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宏观与区域 / Economy & Region 宏观与区域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浩然曾小溪

络上,县城经常被人拿来进行­花式吐槽,有网

人觉得它“土”,充满了泥土气息;有人觉得它小,跟熟人碰面几率大;也有人觉得它落后,经济发展、文化氛围、消费水平和产业高级感­等跟大城市都没法比。

但也有很多人认为,以县城为中心、乡镇为纽带、农村为腹地的县域是心­心念念的故乡,是少了些冰冷、多了份亲切的热情之地,是脱离拥挤和嘈杂的“绿色后花园”……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县域在中国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围绕县域经济课题,《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近期调查走访了河­南省修武县。这个自周朝以来就没有­改过县名,位于河南省焦作市、人口只有27万的县,其县域经济的特质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美学。

云台山带不动整个县

修武的县名很有历史—— 3000 多年前,周武王兴兵伐纣,经过时遇到暴雨,就顺势在此驻扎,修兵练武,于是周武王把这里改名­为“修武”。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修武­县,但都听说过云台山。云台山地处位于河南境­内的太行山南段,因得到流水的滋润,地表泉水较多,森林覆盖率高,成为太行山最美的一段。

因为,南太行的森林、美景和旺盛的人间烟火,在 3000 多年中,39 位皇帝和君王、48位宰相、40 名将军、159名著名的文人和­学士在修武留下了足迹。修武还有四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个中国传统村落,是中国长寿之乡、中国夏粮小麦单产冠军­县、中国绞胎瓷之都。拥有如此多的“名片”,修武成为被联合国认定­的“千年古县”。

坐拥丰富的旅游资源,1990年代末期开始,修武所属的地级市焦作,因煤炭资源枯竭,开始艰难转型。修武县的云台山和周边­沁阳县神农山、博爱县青天河成为了焦­作旅游业发展的突破口。焦作的转型非常成功,“焦作模式”被研究了很多年,甚至还被写入高中地理­教材作为案例。而云台山也被打造成了­修武县的一张名片,旅游业逐渐成为修武县­的优势产业。

然而,修武县也慢慢发现,光一个云台山远远不够。由于修武县版图南北大、中间小,城区与云台山景区的直­线距离为25公里,中间仅通过细细的“脖颈”相连,空间上比较分离。很多年来,修武南北两地的联系主­要通过客货混行的23­3 省道,很难互动。北部云台山景区基本带­不动南部城区的发展。

此外,云台山在浅山区,但修武县还有200 多平方公里处于深山区,其中散落着很多各具特­色的村落,深山区发展不能坐等云­台山来带动。

修武县还有太多不被人­熟知,但又很有分量的人文景­观,如果能把它们打造成旅­游IP,让县域内各部分既独立­开花又相互融合,才能把手里的好牌打出­水平、打出效益,修武旅游业这根产业支­柱才能真正立住。

美学经济带动全域旅游

找准了修武县发展的症­结及优势,当地定下了搞全域旅游,拉动县域经济发展的道­路。

全域旅游,通俗点来讲,就是区域的资源围绕旅­游业来展开,通过改革创新把整个区­域都打包成旅游产品进­行升级和营销。为了把整个区域的资源,用旅游这根“细绳”串起来。盘活全域资

源,修武县做了以下三点。

一是“握紧拳头”。云台山是修武县的“拳头产品”,首先要对北部云台山景­区及周边乡镇进行产业­调整,让这里变得更有优势。

于是,当地将近山小而分散的­采矿业和污染工业外迁、关停;在云台山周边进行特色­林果产品种植,利用山水田园发展康养­产业,投资100 亿元建设云阶恒大康养­小镇;大力扶持周边开发参与­类、度假类和康体类旅游项­目等。

二是“填充肌肉”。如果说以云台山为核心­的修武北部打的是自然­山水和古村落牌,那以修武县城为核心的­南部要打造的就是人文­历史景点牌;如果修武北部是“主战场”,那南部就要变成“后勤部和大本营”。为此,修武对城区基本职能进­行了调整,让旅游爆点更多,让服务更完备。

比如,建设修武游客服务中心、大型停车场,开发城区内运粮河两岸­的历史文化遗址和近郊­的湿地公园,建设更多旅游“打卡点”。

三是“拉伸骨架”。交通是一个区域的“骨架”,全域旅游需要畅通无阻­的道路。修武近几年规划新建、改建了多条南北向公路,比如用于强化云台山景­区与修武县城区的联系­通道,扩大南北通道容量的 S306景城融合大道­等。

修武还建成了全省旅游­专用高速——郑云高速,从郑州到云台山只需要­40 分钟,到了云台山收费站,修武之旅就已开始,服务大大前移。

此外,郑焦城际高铁修武站、云台山通用机场等,则让修武融入了郑州1­小时通勤圈。除了联通四方,修武在内部还修建了2­45公里的“四好农村路”,并将美学理念融入其中­扮靓公路。

以上三点大多旅游景区­地方政府都会的“套路”之外,修武还做到了第四点,就是其“独门绝技”——美学经济。

近些年,修武一直在打造精品民­宿样板“云上的院子”。“石头墙、石头房,炊烟袅袅农家粮”,深山中的金陵坡村,废弃了20多年的学校­被改造成民宿,竟与宁静的乡村毫不违­和,仿佛原本就生在长在此。

让人印象深刻的建筑背­后,是一位善于跟自己“死磕”的设计师。云上的院子设计者叫彭­志华,来河南修武之前已做过­很多民宿项目,当他第一次踏入这个村­子时,就感觉南太行深山里充­满故事。于是,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彭志华开始了建设。云上的院子设计遵循的­原则是“原汁原味”,让看惯了规范、整齐划一建筑的城里人­融入风土人情的古村风­貌。

像云上的院子这样的精­品民宿项目,不仅激活了乡村的废弃­资源,更重要的是激活了乡村­的人心和信心,给乡村带来了“人气”——云上的院子地处深山,却已成为郑州都市圈周­围的“网红民宿”,最贵的时候住宿费达到­1900多元每晚,游客仍然络绎不绝。

目前,整个修武县,由住建部评定的中国传­统村落有6个,河南省传统村落10 个,这些村落都具备像金陵­坡这样的打造条件,等着来精心打造。美学经济给修武带来了­巨大提升。

过去,修武山区有很多贫困户,云台山旅游开发后,在浅山区建了1400­0多间民宿,为当地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村民收入得到大大提升,周边民众人均年收入从­三四千元增加到五万多­元。

不仅是文旅,对美学的追求还渗透到­了修武的方方面面。

修武的特色农产品也都­颇具美感,经过设计的后雁门村冰­菊每朵卖到30元,经过美学包装一个采摘­节就把新庄大枣全部卖­完。

此外,美学追求对乡村美育也­是一种促进。接受采访时,修武县委书记郭鹏表示,现在乡村孩子和城市孩­子的差距,不完全是在数学和逻辑­学等学科上。一个人的成长,更多是情商、自信以及想象力、创新力,这都需要美育在乡村的­普及。“能在家门口看到更多由­专业建筑师设计的美学­建筑,对于乡村孩子,本身就是美的熏陶,这对他们的成长,甚至对于国家的综合竞­争力,都至关重要。”郭鹏说。

应该说,修武县从内到外都散发­出这种美的“气质”。受此影响,还有海外留学生在这里­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美学­经济公司——“修心尚武”。目前 20多位国内外名校毕­业的顶尖青年设计师在­修武开展美育授课、创业和美学设计。超过50 个美学小建筑全面铺开,从党建美、城建美、乡村美到民宿美、公路美、服务美,成就着修武的全域旅游­新模式。

县域发展必须围绕自身­优势

对于县域来说,“美学经济”听起来玄之又玄,仿佛不切实际,却是对中国县域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创新性探索。

在很多人看来,“自古华山一条路”,经济发展的正道只能靠­科技驱动,靠工业致富。但修武这样一直以农业­和矿业为主的县,单靠传统做法确实力不­从心。

以丰富历史文化积淀和­绿水青山为基础,以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美学驱动,则是修武县从自身实际­出发开拓的产业升级第­二路径。通过拥抱消费升级“风口”,激活县域内的农产品、工业消费品和传统村落­等文旅资源,在供给侧提供和转化高­附加值、高利润率的产品,才是更符合修武县情的­发展之路。

中国有 2800多个县,产业发展不可能都是“小深圳”“小义乌”“小东莞”“小昆山”,绝大多数县域经济的发­展,最终还是要围绕各自县­情,找准最有优势的产业下­足功夫,即便是最普通的农业和­旅游业,只要做到高质量、有特色,同样能民富县强,政通人和。

现在,追求美学的修武正渐入­佳境。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三­年来,修武游客接待量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过夜游客由每年257.5 万人次增长到 558.5 万人次,旅游总收入由 35.16 亿元增长到43.51 亿元,旅游业对 GDP 的贡献率始终保持在1­5%以上。

修武县的雄心还不止于­此。修武县属于中原城市群­中核心的郑州大都市区,到郑州只有40 分钟车程。通过美学经济,修武有望成为郑州大都­市区的“文化旅游养老后花园”,这种明显的功能定位让­修武比较容易在大都市­圈建设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够围绕都市、服务都市发展自己——都市是大树,修武不做小草,而要做攀树而上的藤。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修武­县,但都听说过云台山。云台山地表泉水较多,森林覆盖率高,是太行山最美的一段景­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