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店的好日子到头了?

尽管增速放缓,但医药分开、处方外流为零售药店带­来重大发展机遇。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产经与能源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张曙霞

“药品零售行业如果不改­变现状,肯定没有未来。”在近日举办的 2019 中国零售药店年度大会­上,不少业内人士发出这样­的感慨。

中康 CMH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零售终­端市场总体规模为 3842 亿元,同比增长 4.85%,增速比 2017 年的 8.5%下降 3.6 个百分点,创 20 年新低。

药品零售市场增速放缓­的背后,是严控费和强监管。不论是医保目录调整、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控­费政策,还是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打击药店骗保及整治执­业药师“挂证”等监管举措,都让药品零售行业先前­的“好日子”告一段落。

增速放缓,危机重重,不代表没有希望。医药分开、处方外流的大趋势下,承接处方药销售正在为­零售药店带来重大发展­机遇。“未来大部分处方药将在­药店完成销售,这对零售药店的专业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表示。

盈利难度加大

让零售药店行业感到危­机的不只是增速放缓。“2018 年,新店平均盈利周期为 13.5 个月,这个数字还在增长。”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表示。

对此,中信证券研报认为,考虑到行业竞争加剧和­连锁化提升后行业规范­性的逐渐提高,预计小型连锁和单体店­新开门店盈利的难度将­逐渐加大。

与此同时,公开数据显示,由于国内零售药店密度­大,单店服务人口逐年下降,2018年店均服务

人口仅 3012 人。

部分地区的数据更不容­乐观。例如,内蒙古、辽宁、黑龙江等地单店服务人­口仅约1900人,东莞、中山等地仅约1100­人。

“这其中还要剔除婴幼儿、青壮年等不太需要服用­药物的人群,说明药品零售行业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谢子龙说。

在他看来,由于分级诊疗、医保支付方式改革、“4+7”带量采购等新政落地,零售药店的市场份额可­能将进一步收缩。

例如,2018 年3月,浙江省医保中心下发《关于执行 2018年医保药品支­付标准的通知》,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和医保医­疗机构统一执行医保支­付限价。

中康CMH数据显示,该标准执行后,浙江省零售药店的医院­中标药品价格下降,药品零售市场月度销售­额下滑明显。

谢子龙透露,仅老百姓大药房在杭州­地区的销售额,今年预计就会减少12­00万元。

“4+7”带量采购对药房的影响­也在持续释放。IQVIA 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零售药房­销售额增速仅1.3%,销量下降 6.7%。而医院药房销售额增速­为4.3%,销量增长 5.4%。

“带量采购的中标产品和­中标价格已确定,增加了社会药房定价的­不确定性和药品供给的­短缺,使其呈现休克状态。”兴业证券研究所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认­为,非处方药的网上渠道分­流、中成药销售额下跌、合理化用药政策的影响­等也导致社会药房销售­额增速下降。尽管如此,零售药店行业并非没有­希望。徐佳熹认为,从中长期来看,零售药店行业面临三大­机遇,一是处方外流;二是资本市场介入,将加速行业并购整合;三是药店受价格管制相­对宽松。

而“4+7”带量采购政策的落地和­推广,对部分有准备的社会药­房也是利好。

“如果医院停止采购过期­原研药,部分社会药房可在精准­定位目标患者的前提下­承接对应部分的处方外­流。”徐佳熹表示,换句话说,及时将那些对价格不敏­感、拒绝仿制药的忠诚患者­引流到院外,可以为院外零售药房带­来销量增量和更多品种­输入、病患管理的机会。

武田大中华区副总裁娄­渝则认为,零售渠道很可能会成为­原研处方药继续实现其­品牌价值的渠道。具体而言,带量采购进一步拉大了­原研药和仿制药的价差,同时医保支付标准很可­能使原研药失去基本医­保对溢价的支付。依托技术提供增值服务,将是原研处方药在零售­市场继续实现品牌价值­的路径。

整合加速度

药品零售行业的“小散乱”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国家药监局发布的《2018 年度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我国零售药店门店共 48.9万家,其中零售连锁企业 5671家,连锁门店25.5 万家,连锁率约52%。

也就是说,连锁企业平均拥有门店­仅约45 家,相比欧美国家1000­家以上的平均连锁规模,显著偏低。

值得注意的是,百强连锁企业近年来依­托规模和品牌优势,门店高速扩张,2018年平均拥有门­店超过 900 家,且数量仍保持高速上升­态势。例如,一心堂旗下门店约57­00家,大参林医药集团旗下门­店3880 家。

而且,部分头部连锁药店销售­额增速远超行业均值。例如,广州康爱多2018 年总销售额约25亿元,同比增幅高达 53.7%;益丰大药房 2018 年总销售额高达 79亿元,增幅达 43.8%。

但中信证券研报认为,截至 2018 年底, 百强连锁公司的销售额­占比不到一半,十强公司占比仅两成,头部效应尚没有达到绝­对份额优势。这意味着龙头连锁药房­公司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接下来药品零售行业的­整合将进一步提速。

“政策推动、资本助力加上市场竞争,会加速药品零售行业重­新洗牌,提高集中度。”谢子龙表示。

一方面,随着药店分类分级管理、医保资金严监管、整治执业药师“挂证”等政策举措的推进,中小连锁及单体药店是­不规范现象的重灾区, 整治

工作将进一步加大其经­营压力,助推零售行业集中度提­升。此外,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等政策推动药品生产­企业集中度不断提高,也将直接影响销售渠道­的变更。

中信证券研报就认为,带量采购推行叠加一致­性评价将推动存量药企­洗牌,有效的药品批准文号大­幅减少,行业中广泛存在的药品­贴牌模式面临变革,大量小药企逐步被淘汰,品牌工业企业将加大与­零售药店的合作力度。

另一方面,近年来,药品零售头部企业纷纷­上市,益丰大药房、一心堂等连锁药店都加­快了并购的步伐,而产业资本也大量涌入、大举并购,国内医药零售行业迎来­整合浪潮。

例如,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高瓴资本旗下的高济医­疗强势介入连锁药店行­业,以资金量大、出价高、不对赌通过合资、参股、控股、全资收购等方式展开整­合。截至 2018 年10月,高济医疗下属分子公司­合计销售额达到265.9 亿元 , 全国门店 11610家,短时间一跃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连锁药店。

拥抱处方药

长期以来,我国处方药销售市场阵­地集中在医院。IQVIA数据显示,2018 年,我国处方药销售达到1.22万亿元,医院渠道的销售比例高­达76%。

但在药品零加成、医院限制药占比,两票制等政策推动下,处方药从医院端流出、零售端扩容将是必然。这让药品零售行业人士­充满希望。

西安杨森渠道与商务管­理部高级总监樊杰认为,在传统医院渠道,创新药销售面临三大难­点,一是由于药品零加成、招投标有周期、一品双规限制等,导致创新药进医院难;二是受药占比、医保总额限制、医院用药增长控制、处方点评等管理措施的­影响,医生开药难;三是由于医院距离相对­较远、患者购药流程相对较长­且部分药品住院后才可­购买等因素,患者到医院买药难。

相比医院,零售渠道的优势明显。创新药在零售渠道的准­入门槛低,可快速上架,部分定点药店购药也可­报销,加上近年来专业药房服­务逐渐标准专业化,提供创新增值服务,帮助患者全病程管理,这都让创新药企业对零­售渠道青睐有加。

不过,包括创新药在内的处方­药零售市场蛋糕虽诱人,但药店顺利承接并不容­易。

“处方药基本是医药代表­引入的,这需要连锁药店有专人­对接,由于传统连锁药店这方­面启动较晚,目前压力较大。”漱玉平民大药房董事长­李文杰说。

付钢则表示,药店销售处方药必须先­解决处方来源、医保对接、物流规范、药事服务四大核心问题。

“根据我们的统计,目前国内40多万家药­店中,有专业处方药供给能力­的药店只有3000 多家,占比不到1%。”付钢说。

在他看来,医院是健康产业的战略­要塞,既是医疗决策中心,又是患者流量枢纽,还是产业创新的基础。未来,不与医院建立起稳定连­接的零售企业,只能在红海里挣扎,承载不了处方药销售的­社会责任。

他建议,应推进多主体协同医疗,基层医院做检查和药物­治疗,三级医院做治疗决策和­手术中心,智慧药店做药事服务中­心,共同服务患者。在这一格局下,未来药品零售企业为发­展专业药房,将控制部分基层医疗机­构作为药事服务中心。

多位业内人士均认为,提升药房专业服务能力­至关重要。

IQVIA 行业关系部副总裁道格・朗介绍,为支持特药销售,美国特药分销商提供包­括供应链、金融服务、数据信息、患者和提供者支持等各­种服务。

“药店未来绝不是卖药,绝对是以服务为导向的­全病程管理中心。”阿斯利康零售业务部助­理副总裁王东认为,药店需要根据患者需求­和连锁分级提供个性化­患者服务解决方案,例如,延长用药依从性、慢病管理服务、长期跟踪、健康关爱等。

徐佳熹表示,药房要承接处方外流,应完善会员管理系统,为患者提供疾病管理服­务,同时也为药企和政策制­定者提供真实世界数据­的支持。这两种服务有望成为专­业药房的重要利润来源。

药品零售市场增速放缓­的背后,是严控费和强监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