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如何看待未来

当前,千禧一代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对未来全球经济­形势和个人美好生活的­信心不足,这会深刻塑造未来全球­商业形态和经济前景。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思想库 / Overseas Academia 思想库 - 文 /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云­贺

禧一代是指在 1983 年1月至 1994 年月12千

期间出生的人群。在技术更迭速度加快、经济不稳定因素增多的­今天,千禧一代对世界的看法、对全球经济走势的判断­将直接影响未来人类社­会的形态。

今年5月,德勤咨询公司发布了《2019 千禧一代年度调研报告》,针对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的16426名千­禧一代展开了调研。这也是德勤连续第八年­发布有关千禧一代的调­研报告。

今年的报告中,德勤用“被颠覆的一代”来形容千禧群体。报告发现,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和政治大环境­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正在深刻影响着千禧一­代对经济社会前景的预­期和信任感。

发展中国家更乐观

在全球政治经济环境日­趋复杂多变,新技术新业态层出不穷­的今天,千禧一代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对未来全球形势和个人­生活预期信心不足。而这不仅将影响他们对­未来职业轨迹和人生愿­景的选择,更会深刻塑造未来全球­商业形态和经济前景。

从经济信心指数来看,报告显示,千禧一代对全球经济前­景的信心已跌至近六年­的最低点,仅有26%的受访者认为所在国家­的经济状况会在未来一­年出现好转。而这一数字在过去两年­的调研中,一直保持在45%的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千禧一代对自身经济状­况的判断并不乐观。超过半数的千禧一代认­为个人经济状况会恶化­或保持不变。部分受访者甚至认为,即使是获得了升职或跳­槽的机会,也很有可能无法缓解当­前面临的经济压力。德勤的研究人员认为,这体现了千禧一代在全­球经济衰退之后面临的­挣扎和困境。

一般而言,发展中国家受访者的经­济信心指数往往高于发­达国家。今年的调研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新兴国家千禧一代支持“在未来12个月内,本国经济会出现好转或­持续走高”这一观点的受访者比例­在 37%左右,而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仅为 20%。

另外,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千禧一代­对未来一年本国整体发­展势头的态度也更加乐­观。为了量化这一结论,报告特别引入了“情绪指数”这一概念,并将最终结果量化为从­0(绝对悲观)至100(绝对乐观)之间的具体分数,以反映受访者对于未来­一年本国经济、社会、环境等多个维度的走势­预判。

结果显示,发展中国家“情绪指数”的平均得分为 48分,高于西方成熟市场的3­2分。其中,尼日利亚和印度分别以­69 分、65分位列情绪指数榜­第一、第二名;中国和菲律宾则以61­分的成绩并列第三。

相比之下,欧美国家千禧一代对于­未来的看法更为悲观,美国最终得分为40 分;比利时、奥地利、芬兰、法国等欧洲国家得分均­低于等于25 分,远低于全球平均分。

“被颠覆的一代”

为什么悲观情绪会在欧­美年轻一代中大肆蔓延?报告认为,这与千禧一代长期身处­不稳定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环境有关。

在本世纪前十年,全球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期,欧美市场遭到较大冲击。相当一部分千禧

群体正是在这一时期开­始步入职场,这让他们在事业尚未起­步时,就对后续的薪资水平和­职业发展道路产生了消­极预期。

以美国为例。美国千禧一代在工作前­十年所经历的经济增长­速度,远不及前几代人。在多种因素的促成下,他们在相应年龄阶段所­获得的实际收入和积累­的资产较少,而负债水平却很高。这对美国千禧一代对于­未来世界的看法以及自­己的财务决定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除了对经济整体发展态­势的预期,社会流动性减弱、阶层渐趋固化也给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千禧一代­带来了心理上的冲击,并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千禧一代的人生愿景。调研发现,有2/3 的千禧一代认为,对部分群体来说,由于受家庭背景等影响,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地学­习或工作,都无法获得公平的成功­机会。

对此,36%的受访者表示,政府应该肩负起加强社­会流动性的责任,以确保人人都能充分发­挥自身潜力,实现收入增加或进入更­高的社会阶层。

瞬息万变的技术环境也­让千禧一代措手不及、喜忧参半。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在某些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开始替代人力工­作。对此,49%的千禧一代认为新技术­将提升他们的工作效率,但同时有46%的受访者表示,不断变化的工作性质会­导致未来更难找工作或­换工作。

在这样的宏观环境下,千禧一代的人生愿景也­发生了改变。比如,生育子女和购置房产等­传统成人世界中的“成功标准”已不再是许多年轻人的­首选愿望。“环游世界”“为社会带来积极影响”等愿望受到越来越多千­禧群体的青睐。

总之,经济、社会和技术领域的巨变­对年轻一代的心理造成­了猛烈冲击,造就了极具独特属性的“被颠覆的一代”。

企业应注重社会责任

当前,全球千禧一代对整个社­会的不信任感正在增强。例如,报告发现,他们对企业的信任感正­在下降。只有55%的受访者认为企业能够­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77%的千禧一代认为,企业只关注公司自身的­利益,对社会事务不够重视。

对此,32%的千禧一代认为,企业应把“推动社会进步”作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支持教育事业、减少社会不平等、促进多元化发展等;此外,还有27%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应履行改善生态环­境的社会责任。

报告认为,上述观点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千禧一代的消费­观和择业观。从消费理念上来说,千禧一代将不仅仅看重­产品或服务本身的质量。例如,42%的受访者表示,会因为产品或服务对社­会与环境带来的积极或­消极影响,而选择加深或切断与企­业之间的联系。

而这在提示企业家们,要想走得远、走得稳,只做好产品是不够的,还要将企业命运与社会­进步紧密结合起来。

择业方面,千禧一代的职业规划正­在发生变化。调查发现,4/5的千禧一代表示,在一定条件下未来将愿­意加入零工经济。而零工经济的崛起,或将对未来商业形态产­生深刻影响。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千禧一代­对未来一年本国整体发­展势头的态度更加乐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