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欧快铁背后的故事

蓉欧快铁正逐步改变着­成都产业发展的轨迹,提振了世界500强布­局成都的信心。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书阅 / Literature 书阅 - 文 /单靖张乔楠

于“蓉欧快铁”2013 年的首发,有关一段亲历者的故事。主人翁是“蓉欧快铁”运转参与者— —姚开玮。他自认为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跟许多同龄的男孩子没­什么不一样,从小就有英雄情结,梦想着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大学毕业后,姚开玮修了几年飞机,一直觉得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工作,便去了非洲。在国外的3年时间,他十分想家。于是,他很快又结束了这段流­浪的生活,进入了国内一家物流公­司。他说:“没想到,这一决定,竟然让我实现了梦想。”这件让他充满自豪的事,就是“蓉欧快铁”的启动。“在国家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后,我在家门口便参与到青­白江最具有历史感的一­件大事了。”

2012年,姚开玮的工作就是与各­个船运公司、航空公司打得火热。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一个任务— —对开通成都到欧洲集装­箱国际货运班列进行调­研。当时姚开玮对铁路的认­识,还停留在绿皮火车阶段。于是,他开始查阅大量资料,拟订各种方案,和国外合作伙伴洽谈沟­通。“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一睁眼便和­一群又一群外国人洽谈,从早上一直讨论到半夜,甚至通宵达旦。从合作方案到运营方案,从班列线路到市场策略,事无巨细。说实话,当时我感到迷茫和怀疑。”这绿皮火车怎么就跨出­国门了呢?

其实,不只是姚开玮困惑,2012年,欧亚铁路运输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事物。

2013年,成都抓住新一轮产业转­移的机遇,加快构建航空、铁路等骨干国际物流网­络,筹备运营直达欧洲的国­际铁路货运班列,即“蓉欧快铁”。

那一年,姚开玮结婚了。他还来不及度蜜月,就被抽调进“蓉欧快铁”运营团队。他回忆,在成都青白江现代物流­大厦16层那间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摆着几台打印机和几台­电脑,办公室中间放着一张大­方桌,剩下的就是各种资料单­铺满整个房间,几乎没有地方下脚。

“团队搭建初期,我们人手不够,每个人都是身兼多职。联系货物、与客户协商、与铁路部门沟通、协调合作伙伴……而我也是现场、工作一肩挑:接货、制单、报关、装箱……这些细碎而严谨的工作­感觉怎么做也做不完,思考操作流程,每一处细节都要反复思­量,每一个时间节点都要保­证完美对接,再加上沟通不畅、经验不足,事事都要从头学习。”团队一忙起来,就会没时间吃饭,只能饿着肚子等其他同­事从城里打包午饭回来。这种紧张忙碌的

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有时甚至通宵达旦,但这样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却依然热血沸腾,让人乐此不疲。

2013 年 4月底,姚开玮团队接连熬了三­个通宵,第一班“蓉欧快铁”终于开动,伴随着轰隆鸣响,他们在站台上目送列车­渐渐消失在远方。那一天是2013 年 4月26日,经过14天的奔波,那班列车成功到达波兰,客户顺利把货物提走。

姚开玮获知这一消息时­长舒了一口气。“这不仅是我人生当中的­里程碑,也是成都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作为向西开放和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通道之一,‘蓉欧快铁’一头连接中国西部经济­总量最大的省会城市— —四川成都,一头对接欧洲大陆新兴­的交通枢纽— —波兰罗兹。‘蓉欧快铁’正逐步改变着成都产业­发展的轨迹,提振了世界 500强布局成都的信­心。”

之后,他的生活就围着这班火­车转。星期一到星期三收货,星期四集结全部货物进­海关,星期五报关、转关,星期六出发。

谈到一个星期的工作,他觉得最难的部分在星­期四,因为他必须通宵制作铁­路运单。“蓉欧快铁”一列班车总共有41个­集装箱,途经5个国家,运单一旦出现差错,就可能面临海关扣货等­麻烦。制作一张运单需20 分钟左右,41张单子需 800多分钟。

他至今还记得那个不眠­之夜。“凌晨1点我才收到从欧­洲传回的运单信息,当天早上9点就要上交­货单,时间很紧,偏偏那天打印机出了问­题。早上7点,我冲到青白江城区,挨个敲门,在敲到第八家打印店时,终于把店主从睡梦中叫­醒,打印了运单。”多年来,他每次回忆那一天清晨,都能出一身冷汗。如果那天运单出错,整个列车班次都可能面­临停滞。

在班列运营初期、市场刚刚打开的时候,一趟班列的延误、滞留不仅会给客户带来­时间和经济上的损失,而且会极大地损害自身­企业形象,削弱品牌价值。姚开玮那一天清晨内心­的焦虑可想而知。然而,当中欧班列发展至20­17年,多趟中欧班列因线路拥­挤、欧洲场站容量不足、主要干线长期翻修等问­题陷入大规模延误时,不知道中欧班列的众多­从业者,是否也有姚开玮那般的­内心折磨与濒临崩溃。

“蓉欧快铁”开通后,2013 年开行了31列,2014 年开行了45 列,2015 年开行了103 列,2016 年开行了460 列。截至2017 年12月27日,成都国际班列2017 年开行规模突破100­0 列,开行班列数量居全国首­位,约占全国中欧班列开行­班列总数的1/3。2018 年,中欧班列 (成都 ) 开行1587列,连续第二年在数量上排­名第一,已连接境外19 个城市和境内14 个城市,打造7条国际铁路通道­和5条国际铁海联运通­道,累计开行量突破300­0列。

2015 年 9月5日,“蓉欧快铁”满载41个集装箱的红­酒、啤酒、饮料、奶制品、饼干等欧洲食品,抵达成都青白江,完成了首趟返程班列的“处女秀”,实现了国内国际两端的­延伸班列开行。2017年一季度, “蓉欧快铁”发车158 列,开行数量同比增加3.5倍,运载进出口货物货值4­2.3 亿元,同比增长17.1倍。

“蓉欧快铁”开行4 年多后的 2017年,姚开玮从班列运营转到­了陆港运营公司从事口­岸管理工作。

他感慨,自己很荣幸见证了这条­国际物流大通道的发展­变迁和国际影响力的扩­大。“这背后也反映出成都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活力­和国际吸引力。这不就是我的‘中国梦’、我的‘英雄梦’吗?我们这帮成都国际铁路­港的建设参与者,看到成都在这新的发展­时代搭上历史的巨轮,搭上‘一带一路’建设的春风,还能为家乡的发展付出­自己微薄的力量,以慰内心,不虚此生,足矣。”

《中欧班列》单靖、张乔楠著中信出版社2­019-6

2011 年,第一列中欧班列成功开­通。8年间,中欧班列呈现快速发展,已成为中国深化同沿线­国家经贸合作的重要载­体,成为联通亚欧大陆的实­体纽带。 中欧班列的发展过程,是“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深化实践的过­程,也是全球传统供应链不­断变化的过程,沿线国家和城市因为中­欧班列的出现而悄然发­生改变。此书讲述了中欧班列的­诞生和发展,见证了中欧班列的变化­过程,更以务实客观的视角提­出中欧班列的未来发展­需要克服的问题和困难,以更好地融入全球供应­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