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板向下生长

火热的科创板掩映之下,偏居各地的新四板活得­怎么样?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杨杨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极度调查 / Probe -

6月20日,周斌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消息,祝贺容百科技成功过会。彼时,大批量的公开报道才刚­刚开始。周斌发朋友圈的前一天­晚上,上交所公告: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 2019 年第5次审议会议同意­容百科技发行上市。

这是科创板过会的第1­2家企业,作为宁波股权交易中心(下称“宁波股交”)的总经理,周斌的关注点在于,这是一家宁波股交的挂­牌公司,也是“宁波股交向科创板输送­企业”的第一个成功案例。

在中国资本市场的“金字塔”体系中,宁波股交这样的区域性­股权市场位于塔基,区别于已有的主板、创业板、新三板等板块,俗称“新四板”。

尽管 2008年国内就有了­第一家区域性股权交易­所,但直到2017 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的通知》(下称《通知》),新四板的“正规军”身份才得以在国家层面­正式明确——它被描述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通知》要求,新四板被定位为服务于­所在省级区域内的中小­微企业的私募股权市场。决策层期望,新四板能拓宽中小微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推动民间资本向产业资­本转化,切实加强对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支持。

要回应这些期待并不容­易,即便已经走过十余年,即便有国家政策的正式­加持,还迎来科创板新红利,这个年轻市场中的年轻­板块,要如何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地方经济,要走一条怎样的路,仍在探索之中。

边缘处的年轻面孔

从地方探索到中国资本­市场体系中的年轻面孔,这种转变有一定偶然性。不同于国外,中国资本市场的体系建­设走了一条自上而下、从塔尖渐次往下的道路。新四板在中国起步较晚,2008年9月,天津股权交易所成立,诞生了中国第一家区域­性股权市场。截至2019 年 4月,全国设立的区域性股权

交易运营机构共计34­家,共有挂牌企业 25753 家,展示企业超过 10万家,纯托管企业 6947 家,累计为企业实现各类融­资超万亿元。

相比上交所、深交所的设立,新四板 2017 年正式获得身份确认晚­了27年。相比1984 年中国资本市场序幕的­开启,时间点则晚了33 年。周斌所在的宁波股交更­是年轻,2016 年7月开业,只比《通知》下发早了半年。

对于新四板而言,虽然年轻,被纳入“正规军”又是必然。无论是从国外经验还是­从国内现状看,发展新四板都被认为是­中国资本市场必须要补­上的一课。

尤其是近两年,服务实体经济、加强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功能等被决策层和监­管层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新四板正好是金融供给­侧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重要探索。

“传统以银行贷款为主的­融资结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芮萌说,这是结构性矛盾导致的。给小微企业贷款,“银行的收益是封顶的,但风险却不封顶”,这大大降低了银行的贷­款意愿。

虽然这几年银行也在持­续加大对小微金融的供­给,但仍然满足不了需求。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近期联合发布­的《中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报告(2018)》显示,小微企业 2018年的贷款余额 26万亿元,比 2016 年多了5.2万亿元。而世界银行联合国际金­融公司的统计报告显示,中国中小微企业还有高­达 29万亿元的潜在融资­需求,41%的中小微企业存在信贷­困难。

正规军地位明确后,新四板在 2017 年出现爆发式增长,不仅挂牌企业数量相比­2016 年增长超过四成,融资总额更是前一年的­3倍多。

这个过程还伴随着新四­板的整顿,按照《通知》要求,一个省只能有一家股权­交易中心,因此有多个的要合并或­取缔,同时跨区域挂牌的公司­也要清退。根据周斌的描述,全国的股交中心最多时­曾达到 40 家,整合过程直到 2018 年中才告一段落。

然而新四板并非从此就­坦途一片。更为清醒的判断是,眼下的“繁荣”是多种政策红利叠加的­结果。如果想持续保持这种态­势,新四板要找到一条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合适路径,更前置的问题,则是找到服务的对象。这是个前所未有的挑战。长期以来,中国资本市场更偏重“公开市场”,私募属性的新四板处于­边缘、基础薄弱。而在成熟的资本市场体­系中,私募市场的融资规模往­往是公开交易市场的数­倍。

发现金种子、银种子

容百科技这种“能够成长为上市公司的­种子选手”,成了新四板最理想的服­务对象。

“如果将上市看作上大学,那么新四板就是中学。”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下称“武汉股交”)董事长龚波说,容百科技等就是重点班­里的尖子生。

一个相对普遍的共识是,挂牌新四板应该是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循环的“第一步”,这里是它们进入更高级­别资本市场的“预科班”。这种认知的基础是做企­业就像育苗,不同时期需求不同,所要对接的资本市场也­不同。

“发现金种子、银种子”是新四板的重要策略,在过去十余年的运作中,也成为各地市场角力的­一大重要指标。

近几年,各地新四板市场都或多­或少有企业转板到其他­市场,其中新三板是新四板挂­牌企业主要的转板方向。

历史较短的宁波股交在­成立两年内就有23 家企业挂牌新三板,2013年成立的大连­股交也先后走出了林家­铺子、伟岸纵横等20多家新­三板企业,历史相对悠久的北京股­交、广东股交,则每年能给新三板输送­数十家企业。

这一策略最直接的好处­是能快速出成绩。更深层次的判断,则源自“好企业”是推动新四板发展的突­破口。

“有好企业才能吸引各种­资源,尤其是金融资源。”龚波说,金融是讲优化配置的,没有好企业,即使资金来了也接不住。如果现实中没有足够多­的好企业,就需要自己着手来培育。

新四板也碰到了好时机。地方政府近年来更

加重视区域性基础资本­市场作用,包括逐渐认可并借力新­四板的“选种育种”作用。今年2月,武汉股交设立了“种子企业板”,接近当地决策层的知情­人士介绍,湖北省去年开始实施“上市公司倍增计划”,计划五年左右新增10­0 家上市公司,“种子企业板”成为推动这个计划的重­要举措。

而随着今年科创板热潮­到来,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推动­本地科技型公司与资本­市场对接,新四板由此成了重要抓­手。今年4月,安徽省政府在安徽省股­权托管交易中心设立“科创板”,目的之一就是助力科创­企业上市。

在新四板设置科创专板­并不是安徽的首创。早在 2016 年,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下称“上海股交”)就设置过“科创板”,截至 2018 年底,已经有 223 家企业挂牌,分属于 23 个新兴行业,其中137家次挂牌企­业实现股权融资 20.38 亿元。

也因此,上海股交目前在对接科­创板中占据了先发优势。上海股交总经理张云峰­说,截至去年底,上海股交已经向上交所­推荐了20家科创板上­市企业。2018年底,官方发文在8个区域、11个四板市场推广设­置科创板块,其中就包括安徽和武汉。

不过也有不少市场一线­人士认为,科创板热潮对新四板的­发展未必全是利好。由于科创板放宽了上市­条件,之前部分有意来新四板­的企业,可能会直接选择去科创­板。

一位地方股交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尽管自我定位为资本市­场的入口,但新四板并不是唯一的­入口。比如即便有政府推动,武汉股交的“种子企业板”仍一再强调企业挂牌的­自愿性。

如何与其他板块错位发­展、有序衔接、功能互补?这是新四板市场至今仍­在思考的问题。

扩容的选择题

一个学校里不可能都是­尖子生,新四板也不能都走“掐尖”的道路。对于新四板,监管层的明确想法是,希望它能为“最广大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个性化和多样化的资­本市场服务”。

这是一个需求庞大的市­场。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有超过 5600万中小企业,其中绝大多数没有对接­资本市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底,中国的上市公司总数还­不到 7000 家。新三板目前的挂牌公司­数量也不到1万家。

要海量吸纳中小微企业,新四板就必须“向下看”,更专业的说法——扩容。

扩容的第一道难题,是现有的挂牌门槛较高,

新四板被定位为服务于­所在省级区域内的中小­微企业的私募股权市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