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修订的启示

China Information World - - 汽车vehicle+ -

修订的时间比修订的内容更重要。新版德国《道路交通法》出台以后,饱受德国联邦参议院的批评,认为其没有完美解决诸如“驾驶员人工介入的时间和方式”等法律细节问题。但事实上,德国舆论界有意识地强化修订的法律色彩而弱化法律标准的主导权问题。在自动驾驶的法律规制问题上,所有国家的立法者都面临国内法和国际法接轨的问题。这是由于自动驾驶技术国际化以及车辆跨越国界行驶的客观趋势所致,导致各国相关的法律规定逐渐近似化。在这种趋势下,一国先出台的相关法律,很有可能成为后续国家修订同类法律的参考依据。德国是大陆法系的发源地,德国的法律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陆法系国家有极强的示范效应。而法律制度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又有一定的反作用力,可能影响具体的技术走向。当前中国在自动驾驶领域正全面发力,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如果等待技术完全成熟后再修法,可能延误时机,在自动驾驶法律制度领域继续受制于德国国内法衍生而来的“国际规则”。因此,我国修订道路交通安全法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而 是抢占法律和技术两个层面话语权的关键。

我国在修订道路交通安全法时应规定“测评”条款,以便快速启动下一轮的法律修订程序。新版德国《道路交通法》第 1 条 a 的内容核心是自动驾驶车辆的法律定义,里面有对自动驾驶车辆技术特征的法律描述。第 1 条 b 的内容核心是对自动驾驶车辆驾驶员特殊法律义务的规定。这两个条款的共同特点是对技术发展现状的“即时”描述,但是由于自动驾驶技术更新迅速,第 1条 a 和第 1 条 b 在短期内脱离现实的可能性极大,而法律固有的稳定性原则又使得启动修订程序的条件苛刻。为了弥补两者间的矛盾,新版 德国《道路交通法》第 1 条 c 规定,在 2019 年之后将对第 1 条 a 以及第1 条 b 的适用进行全面测评。如果届时由于技术发展导致第 1 条 a 以及第 1 条 b 明显不合时宜,可以顺势启动修订程序。我国是成文法国家,同样面临修订条件严格和技术发展不可测的冲突。因此,我国可以借鉴德国的经验,在修订相关法律时,除了修订具体的规制条款外,再增加一个包含具体时间和具体针对对象的“测评”条款。

我国在修订道路交通安全法的 法律技术层面,“增设”法律条文是首选方式。德国在修订《道路交通法》时,立法者并未致力于通过修订全面解决自动化道路交通的全部相关问题,而是在致力于将自动化驾驶的相关问题与传统的道路交通法进行融合的同时,力求规则的精简化。虽然饱受批评,但这种思路较为科学。一方面,自动驾驶并未彻底摧毁传统道路交通规则,诸如道路交通法中赔偿责任制度的根本结构并未改变,贸然实行自动驾驶与人工驾驶的二元化法律架构太突兀;另一方面,自动驾驶只是人工智能技术系统大量应用的范例之一,还有工业生产、医疗和服务型机器人等众多领域。每一个都单独立法显然会浪费大量的立法成本。因此,应当借鉴德国修订《道路交通法》的做法,首先是把自动驾驶融入到传统道路交通法;其次,保持传统驾驶的法律条文不动,原则上不做“删减”,只“增设”和自动驾驶有关的条文;最后,诸如“驾驶人注意义务及程度”“驾驶人介入自动驾驶的时间及方式”等问题由于过于细致且难有定论,暂时不宜作出规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