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Information World

各地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保有量渊个冤

- 9渊上接第 版冤

一方面,在大规模投资需求的刺­激下,企业追逐眼前市场,只停留在加工制造环节,盲目扩大规模再生产,忽视创新能力提升,导致高端产业低端化发­展;另一方面,企业偏重终端产品生产­而忽视产业链体系构建­与关键零部件自主化生­产能力培育,偏重产品制造能力而忽­视工业软件、网络协议等制造软实力。以工业互联网为例,当前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仍建立在国外­基础产业体系之上,94%

以上的高档数控、95% PLC、95%机床 以上的高端 以上的工业网络协议、90%以上的高端工业软件被­欧、美、日企业垄断。我们应抓住此次“新基建”机遇,为先进制造业和关键核­心技术提供更充分的市­场空间与试错机会,加速补齐在制造业软实­力方面的短板。

财政负担风险

近年来,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地方财政安全面临严峻­挑战。本次疫情对经济发展带­来冲击,加剧了各地财政负担,其中中西部省份影响更­为突出。根据目前各地公布的2­020 年投资计划,年度重点项目投资

10规模前 的省份中,中部省份河南、8000山西的年度计­划投资达 亿元以上,居于各省市年度投资排­名前两2019位,但其 年度财政资金自给率分­40.8%、53.5%别为 ,对中央转移支付依赖较­大。西部省份陕西、甘肃、云4000耀南、贵州等年度投资规模也­在5000 亿元,但上述省份财政自给率­却40%,且债务负担率相对较高,不足 76.3%其中贵州省份债务负担­率高达48.2%水平,云南债务负担高达 ,地方财政承压严重。

运营管护风险

无论是“新基建”还是“传统基建”,前期建设均需要进行 大量资金,但二者在后期运营管护­方面的投入则差别较大。由于“新基建”建设主要使用各类电力、电子设备,其使用寿命较短,技术更新换代较快且后­期运营对能源需求比较­大。因此,虽“新基建”仍可参照“传统基建”通过银行贷款或发行债­券融资,但后期管护成本增加了­整体运营成本。如果不考虑运营模式与­当地市场需求,盲目建设,建成之后长期“入不敷出”,“新基建”设施将成为各地政府或­企业的负担,不利于持续健康发展。

 ??  ?? 院wind数据库袁赛­迪智库整理袁2020.4数据来源
院wind数据库袁赛­迪智库整理袁2020.4数据来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