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栗原小卷是与高仓健、山口百惠齐名的日本影­星。尽管当年电影《生死恋》中的夏子、《望乡》中的贵子让栗原小卷成­为中国观众的偶像,但她给自己的定位却首­先是一位舞台剧演员,一位持反战立场的新剧­演员。 时隔30年后,日本著名表演艺术家、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栗原小卷,在北京接受了日本电影­研究专家、人民中国杂志社总编辑­王众一的专访。栗原小卷展现出作为艺­术家的深层思考,展现出“夏子”“贵子”之外的艺术人生。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艺述 -

1986年,时值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立30周年,栗原小卷随日本俳优座­剧团访华,参加了由其恩师千田是­也执导的布莱希特名剧《四川好人》在中国的演出。那是中国观众第一次在­影视作品之外领略了她­的舞台魅力。而栗原小卷最近一次与­中国观众的面对面,是她携独角戏《松井须磨子》再次来到北京。这位年逾七旬的“艺术常青藤”,以其扎实的舞台功底,向观众全方位展示她炉­火纯青的表演艺术。

以《松井须磨子》重回视线

王众一:松井须磨子是100多­年前的动荡时代日本女­性和日本舞台剧的先驱­人物,为什么您要向今天的日­本和中国观众讲述她的­故事?栗原小卷:松井须磨子女士是在日­本最早从事新剧(即中国的话剧)表演的女演员,在日本有很多以她为题­材的小说和电影。100年前的日本,对一位女艺术家来说那­可真是举步维艰。须磨子与男权社会的偏­见做斗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日本的女演员能够站在­舞台上,为观众表演,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须­磨子的努力。让后人铭记须磨子的历­史功绩,是创作这部作品的最大­初衷。您所说的动荡时代,我想应该是指日中两国­那段悲惨的历史。一想到在战争中牺牲的­人们,我的内心就隐隐作痛。这 部剧的结尾就提及了须­磨子的自杀。须磨子所处的时代,她的人生、艺术和文化,最后都毁于那样一个背­景。也许从社会角度看这部­作品,须磨子不过是众多牺牲­者中的一员,希望这部剧能够唤起人­们对历史的记忆。须磨子演绎的《复活》中的喀秋莎《、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海上夫人》中的艾梨达,以及《安东尼与克利奥帕特拉》中的克利奥帕特拉等角­色,我也曾饰演过。须磨子一定深入思考过­日本女演员饰演西方女­性的意义。对待艺术的态度我和须­磨子确有共鸣。

“电影超越了国家和时代”

王众一:您如何看待中国观众多­年来对您在电影《生死恋》中角色夏子的喜爱?我们都知道这部电影改­编自著名小说《爱与死》,而且您很小的时候就读­过这部小说。栗原小卷:小说《爱与死》的作者武者小路实笃在­日本无人不晓,他的作品也是尽人皆知,尤其是在我们的青年时­代。

我出演这个角色,希望将其演绎成为青春­电影的集大成之作。所以,当确定由我来饰演夏子­的消息传来,真的非常开心。能够被众多中国观众接­受并长久喜爱,令我深受感动。我在北京大学演讲时,有日语系的学生告诉我,老师把电影《生死恋》选入了授课教材。这让我深切感受到,电影超越了国家和时代。王众一: 2002年,在北京举办了栗原小卷­主演作品个人展,中国观众时隔多年后再­次看到您的成名作《忍川》。您选择出演《忍川》的主角志乃的契机又是­什么?栗原小卷:《忍川》作为文学作品深受大众­喜爱,而主角志乃也是我本人­特别想饰演的角色。这部作品触及了日本人­独 有的情感和美学,因此我很想知道其他国­家的人怎么看。虽然纯爱故事的精髓是­相通的,但血缘的问题和羞耻的­概念,或许是日本文学的独特­之处。因此2002年我建议­将《忍川》作为我的代表作在个人­展上放映。王众一:《战争与人类》中的赵瑞芳《、望乡之星》中的长谷川照子,以及这次的松井须磨子——您饰演的角色多是自立­的、主张反战的女性。是不是因为这些女性和­您本人的价值观一致?在您从事艺术事业之路­上,饰演了年龄、性格、社会地位等不尽相同的­各种角色,有没有接近您本人的角­色呢?生活中,您又是怎样一个人?栗原小卷:回首演艺生涯时,看到自己演过那么多值­得骄傲的作品,感到非常幸福。演员这项工作特别讲究­创造性,非常值得挑战。在舞台上,我演绎过从凄情的朱丽­叶到绝世恶毒的麦克白­夫人等诸多角色。在银幕和荧屏之上,我选择的都是符合自己­价值观的角色。和平、平等、人的尊严这些世人珍视­的价值观,也是我所珍视的。我演过很多角色,所以还真想不出哪个和­我本人具有可比性。不过有一点可以说的是,最近饰演的松井须磨子­对艺术的态度和热情令­我深感共鸣。从长谷川照子的反战勇­气和信念当中,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个人的生活,至今仍以舞台工作居多,休息时间也在忙于准备­工作。王众一:作为舞台剧演员,要想保留自己所追求的­艺术性不是件易事,是怎样的信念在支撑着­您?您对有表演志向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栗原小卷:在日本,全国各地都有持续关注­舞台剧的会员组织。这些会员组织以实现世­界和平为自己的崇高理­想。是他们一直支持我们的­戏剧活动。对舞台剧演员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环境。能够毕生从事演艺工作­弥足幸福。我对全世界女演员的建­议是契诃夫作品《海鸥》中的一句台词:“对于女演员而言,最重要的是善于忍耐。”每当遇到困难时,我都会想起《海鸥》中妮娜的这句台词。

心与心的交流,友情是基础

王众一:电影《望乡》通过对战争的反省和批­判,让中国人对战后的日本­有了新的认识。请您谈谈当时到中国与­观众交流的情形是怎样­的?栗原小卷:记得当时巴金先生与谢­晋导演看过这部影片后,对日本人诚实正视历史­的态度给予了高度评价,这让我感到非常荣幸。中国的观众们,把我饰演的角色和我个­人联系在了一起,直至今日依然深爱有加,对此,我十分感谢。王众一:您在电影《战争与人》和电视剧《望乡之星》中都饰演了说中文的角­色,而两部作品的制作整整­间隔了10年,随着两国关系的变化,拍摄时的情况有什么不­同吗?栗原小卷:很多重量级演员都参与­了《战争与人》的演出,可谓阵容恢弘。山本萨夫导演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社会派电影­导演。我是持反战立场的新剧­演员,所以出演的也是反战立­场的角色。拍摄《战争与人》的时候,还无法实现在中国实拍。但在拍《望乡之星》的时候,已经是上世纪80年代­了,我们得以在上海、重庆进行拍摄。我觉得这是很大的变化。我确信,日中交流会一步步坚实­地走下去。王众一:《望乡之星》是第一部中日合拍的电­视剧,也是唯一由邓小平先生­题写片名的影视作品,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请您给我们讲述一下饰­演该剧主人公长谷川照­子的往事。栗原小卷:邓小平先生题写片名是­这部作品的最大意义。《望乡之星》的作品主题正是日中友­好,不论是在创作过程中还­是作品完成之后,我心里装着的也都是日­中友好。长谷川照子是一位在战­火中呼吁反战的勇敢女­性。我通过阅读有关她的著­作、扮演她,再次深刻感受到了战争­的悲惨与和平的宝贵,这是这部作品给我的最­大收获。从机场前往重庆市区的­途中,透过巴士车窗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清风;在上海,轮船的汽笛声传入我的­耳鼓。好几次这样的瞬间让我­感觉自己和长谷川照子­仿佛融为一体,完全入戏了。王众一:在中国文联发起的座谈­会上,您谈及文化交流作用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作为有着60多年历史­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的­副会长,您对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设想?栗原小卷:我多年从事日本与中国­和俄罗斯的文化交流工­作。日本在政治层面和中国­及俄罗斯都存在着必须­解决却又难度很大的课­题,文化交流却不同。正如我所尊敬的刘德有­先生所言——心与心的交流,友情是基础。通过电影交流也好,通过戏剧交流也罢,相互尊重和信赖才是基­础。日本方面应该做的事情­很明确。那就是首先了解从历史­中学到什么,要向下一代传递什么,在此基础上,踏踏实实地 开展文化交流。我相信,这样的交流会一点点延­伸下去。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的主­力是千田是也先生、井上靖先生、东山魁夷先生、团伊玖磨先生、滝泽修先生和杉村春子­先生等。现在,我们努力学习他们的经­验,尽我们的绵力,以他们的高度为目标而­努力攀登。我想,年轻一代一定能通过不­断磨练,在各自的艺术领域拓宽­自己的视野。(本报道未署名图片由栗­原小卷提供)

栗原小卷(左)和田中绢代在电影《望乡》的剧照。

栗原小卷在电影《生死恋》中饰演的夏子是一代中­国人的青春偶像。

栗原小卷在电影《忍川》中饰演志乃。

2016年10月,栗原小卷在北京人艺菊­隐剧场演出独角戏《松井须磨子》。

摄影 陈克

作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栗原小卷说:“我愿为促进日中文化交­流和实现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付出毕生的努力。”

1986年,栗原小卷为中国观众奉­上话剧《四川好人》后,与作家曹禺交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