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扬和种子的故事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Contents -

2017年9月25日,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钟扬在赴内蒙古为民族干部授课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年仅53岁。钟扬长期从事植物学、生物信息学研究和教学工作,16年间在西藏行路50万公里,采集了4000万颗种子,为西藏高等教育创造了许多个第一。他还是一位科普达人,志在让更多人了解科学、热爱科学。

“任延续,而我们采集的种子也会在几百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

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钟扬生前常说的这句话,也成为他戛然而止的53岁生命的一个注脚。植物学家、科普达人、援藏干部、教育专家……在生命的高度和广度上,钟扬用有限的生命探索出了无限的可能。

注定成为老师

1979年,15岁的钟扬从湖北黄冈中学考入中科大少年班。1984年从无线电专业毕业后,钟扬进入中科院武汉植物所工作,开始从事植物学研究,天资聪颖的他很快成为当时国内植物学界的青年领军人物,而成绩背后,有他超乎常人的勤奋。作为一个植物学门外汉,钟扬拿着植物志和检索表,一种一种植物认,还用业余时间旁听了武汉大学生物系的课程。短短几年时间,他说的植物名全是拉丁语,比受过很多正规分类学教育的人还正规。在植物所工作的15年间,钟扬不断把数量分类学、生物信息学等国际最新的科研方法引入中国,对中国植物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武汉植物所,钟扬的实验室曾是年轻人聚集地,无线电专业出身的他当时负责所里唯一的计算机,常把国外最前沿的科研文章找来和大家分享。20世纪90年代初,钟扬夫妇先后到美国做访问学者,回国时连海关都难以相信,别人带彩电冰箱,他们却把攒下的生活费买了计算机设备捐给单位。“像狗一样灵敏的嗅觉,把握前沿;像兔子一样迅速,立即行动;像猪一样放松的心态,不怕失败;像牛一样的勤劳,坚持不懈。”这是钟扬自己定义的“新四不像”精神。2000年5月,钟扬从武汉植物所副所长的职位离开,选择到复旦大学任教。那年5月报到时,学校还没有过渡房。钟扬毫

视觉中国供图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钟扬。2017年9月25日,钟扬在赴内蒙古为民族干部授课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年仅53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