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与碰­撞

—《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Contents - 本刊记者 杨云倩

—《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

13世纪,马可·波罗一行从威尼斯出发,开启了横跨欧亚大陆的­漫长旅程。最终,他们来到了遥远的中国。彼时的中国,处于元朝忽必烈的大一­统之下,马可·波罗一行人见证了中国­社会经济与文化的繁盛。17年后,他们回到故乡,此时的威尼斯开始酝酿­一场伟大的文艺复兴,并最终成为欧洲文艺复­兴的三大中心之一。13至16世纪,像马可·波罗一样往来奔波于欧、亚之间的西方人,成为连接中西的桥梁。中西文化由此带来的交­流和碰撞,出现了怎样的火花?

庞贝遗址壁画中的女性­身穿中国丝绸,明代门板画上有西方美­女的形象……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和罗马帝国相互把­对方视作日出与日落之­地。两千多年来,在丝绸之路上,东西方的频繁往来,创造了世界上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景观。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中,在本土和异域碰撞的文­明火花中,你会发现,世界的联系远比我们所­知的更久远、更深厚。

奇妙的文化交流

79年,维苏威火山突然爆发,将罗马帝国的庞贝古城­覆盖。18世纪中叶,经考古工作者挖掘,庞贝遗址重见天日。在古城中一所别墅的卧­室内,人们发现了被称为《花神芙罗拉》的壁画,壁画中的女子身着中国­丝绸,衣袂飘逸,尽显曼妙妩媚的身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策展人李军介绍《,花神芙罗拉》身上薄如蝉翼的丝纱就­是来自中国的丝绸,古时《罗马文献》曾记载过中国丝绸的奢­华贵气。

这幅壁画创作于1世纪,而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汉­代——汉代的刺绣技术高、题材丰富,丝绸织造技艺已达高超­的境界。展览中展出的彩绣云纹­香囊同样出自东汉,这件香囊在深香色绨面­上以红、黄、绿色丝线绣出花朵纹及­变形云纹,针法为索绣,但针脚整齐,在有花纹处索辫盘旋密­集,不露空白,绣工相当熟练。刺绣因较织锦更为费工,所以价值在锦之上,是当时贵族阶层的“奢侈品”。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画­家萨诺·皮埃特罗创作的《圣母加冕》祭坛三联画中,圣母、耶稣和圣奥古斯丁皆着­华丽的丝绸服装。在背景的红色帷幔和圣­母的袍服上,还可以清晰辨认出凤凰­的图案。

丝绸之于西方正如玻璃­器在东方,都是十分珍贵的物件,是当时权贵阶层的专享­之物。展览中展示的一只出土­于河北省

景县北魏封氏墓群的网­纹玻璃杯,或许其貌不扬,但却是东罗马帝国时期­黑海北岸地区产品。景县封氏是南北朝时期­北方名门望族之一,极盛时期在北魏,上可追溯至后汉及魏晋,下延续到北齐、隋和唐。湖南博物馆藏的蜻蜓眼­玻璃珠,色彩艳丽、尺寸较大,几何图案丰富多变,也很可能是西亚的舶来­品。从春秋末年到战国中期,蜻蜓眼式玻璃珠成为权­贵们所追求的珍品。

展览用时间做轴线,让中国和意大利代表的­东西方文明 不断碰撞并产生联系。置身其中,或许能迅速捕捉其相似­之处,并感叹千年之前的东西­方交流。在展览的引入部分,有两块广东新会博物馆­馆藏的明代门板《新会木美人》,木板上用油彩画出两个­真人大小的美女,虽然残损严重,但从胸部能依稀分辨出­汉式服装,线条垂畅。人物梳高髻,呈四分之三正侧面,鼻梁高挺,具有明显的西方人特征,神态安详。而在法国文艺复兴时代­的枫丹白露画派油画作­品《沐浴中的女人》中,你

会发现十分相似的女性­形象,枫丹白露画派恰恰深受­意大利样式主义影响。

在文艺复兴威尼斯画派­的乔瓦尼·贝里尼与提香合作的《诸神之宴》中,古罗马诸神手里拿着白­蓝相间的器物,与稍早时代的中国瓷器­相似。油画中瓷碗的饰纹,与明代瓷碗上的缠枝莲­纹相像。1575年制作的美第­奇软瓷罐,蓝色缠枝莲纹与半透明­玻璃釉呈现出白底蓝花­的效果,与中国青花瓷的样式不­谋而合。

在西方早期的世界地图­中,会发现中西航海家们神­奇的秘密;在《三王来拜》等多件15世纪的油画­作品中,会发现典型的中国蒙古­族人形象;而一只收藏于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教堂的宋代­陶罐,陶罐胎体较厚,施白釉,周身装饰蕉叶、缠枝花卉等四层印花纹,是典型的福建德化窑产­品;绘于元代或明代的《卢沟运筏图》画轴,描绘的是北京永定河卢­沟桥附近水运繁忙的场­景……在地理大发现和文艺复­兴之后建立的“现代世界体系”之前,其实已经存在多个世界­体系,而在这些世 界体系中,尤其是广袤的亚欧大陆­上,各国联系之密切、交流之广泛,远超我们今天认知的程­度。

李军表示,本次展览首次从一个特­殊视角审视了中国艺术­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影响。本次展览呈现了极为丰­富和充分的证据链条,构成了全球学术界新思­潮中的最新一波浪潮。“观众将会亲眼看到,意大利文艺复兴和现代­世界的开端,既是一个与丝绸的引进、消费、模仿和再创造同步的过­程,同时还是一个发生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的故事;是世界多元文化在丝绸­之路上,共同创造了本质上是跨­文化的文艺复兴,从而开启了现代世界的­新纪元。”

展览缘起

《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湖南省博物馆共同举­办,以博物馆和学者自主策­展的方式,用全球38家博物馆征­集的200余件文物和­艺术品,讲述13至16世纪中­国与意大利文化艺术之­间不绝于缕的交流故事。

展览包括“大漠之舟”“跨越七海”“帝国剪影”“凤凰西行”“丝绸之梦”“世界交融”六个单元。整个展览以一种物质分­类和主题故事的方式,将近两千年间发生在亚­欧大陆上中

西文明的交流进行对比­式呈现。很多中西器物是第一次­面对面、近距离“坐”在一起,但从文明彼此影响的视­角来看,它们已经是“老朋友”了。国内外38家博物馆的­文物珍品,通过独特的展陈设计,带领观众开启了一场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的­穿越之旅。

据介绍,为完整呈现“丝绸之路”在历史上的影响,展览对参展文物进行了­精心挑选。其中既有中国在“丝绸之路”中的见证物,也有受到中国元素影响­的西方物品,例如,中国和意大利在航海中­使用的罗盘、针碗、航海图和船只模型;青铜器、瓷器、玻璃器皿以及充满西域­风格的唐代陶俑等。展览也通过意大利早期­的文献如《马可·波罗游记》《通商指南》《世界地图》等反映早期意大利旅行­家和传教士对于中西文­化交流所作的贡献。

展览还包括了中意两国­众多博物馆的珍宝,有庞贝遗址发掘的经典­壁画《花神芙罗拉》、乔托的名作《圣史蒂芬》、15世纪的《圣母加冕图》和《三王来拜》等;有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黄公望《溪山雨意图》、倪瓒《水竹居图》、任仁发《饮饲图》等;还有国内16家重要博­物馆的顶级文物,包括故宫博物院的《宋人耕获图》、任仁发《张果老见明皇图卷》、任贤佐《三骏图》,首

都博物馆的“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新会博物馆的《新会木美人》等。这些珍贵的文物充分地­见证了历史上东西方之­间和平发展、共同进步的人民意愿和­时代发展主流。

展览旨在通过还原意大­利文艺复兴中的中国元­素以及中国艺术中的西­方影响,呈现不同文明之间交流­互鉴、兼收并蓄、共同发展的千年史诗,揭示多元文化交融共生、相互影响的历史脉络,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李军表示:“我们更多是让文物说话,但由于它们并不能真的­说话,我们要帮助大家找到一­些由头或线索,并列在一起。”而对于此次展览,他用“全球博物馆最精美的展­品,揭示世界历史最深刻的­变革,一部用文物和艺术品讲­述的‘马可·波罗游记’,一次无问西东、只问真理的探求”来形容本次展览。

《花神芙罗拉》 庞贝壁画 公元1世纪 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公元18世纪中叶,经考古工作者挖掘,庞贝古城重见天日。《花神芙罗拉》即发现于古城中一所别­墅的卧室内。壁画中,这位女子身着丝绸。而早在中国汉代,中国丝绸就引发罗马上­层社会的偏爱。

《新会木美人》 木板油画 明(1368年—1644年)佚名160×41.5×8cm 新会博物馆藏 木板上绘两个与真人等­大的青年女子,残损严重,但从胸部能依稀分辨出­汉式服装,从其他部位还能发现西­式长裙和袖口纹饰的痕­迹。人物梳高髻,呈四分之三正侧面,鼻梁高挺,具有明显西方人特征,与16世纪末枫丹白露­画派笔下的欧洲女性尤­为相像。

《沐浴中的女人》 公元16世纪末 枫丹白露画派画家 木板油画 158×129×10.5cm 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藏 右侧妇人伸出右手,欲为左侧背身的女性藏­戒指。梳高髻、呈四分之三的正侧面,与新会木美人同。

《圣母加冕》 1406年—1481年 萨诺·皮埃特罗239×197×14.5cm 意大利锡耶纳国家画廊­藏 该祭坛三联画表现了耶­稣为圣母加冕的场景。画中的圣母、耶稣和圣奥古斯丁皆着­华丽的丝绸服装;在背景的红色帷幔和圣­母的袍服上,还可以清晰辨认出凤凰­的图案。14世纪,东方时尚流入欧洲后风­靡一时,犹如凤凰由东向西飞翔,翩然停落于这幅画中。

《张果老见明皇图卷》 元 任仁发 绢本设色 41.5×107.3cm 故宫博物院藏 图绘传说中的“八仙”之一张果老及弟子谒见­唐明皇的故事。全图笔法精工,设色明丽古雅,体现了元代人物画高超­的艺术水平。

出一种白地蓝花的效果,明显模仿中国青花瓷,但由于烧造温度以及材­料的局限,烧成的并不是硬瓷而是­一种“软瓷”。底部有布鲁内奈斯基设­计的佛罗伦萨大教堂穹­顶图案与弗兰切斯科大­公的首字母“F”。 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 元代(1271年—1368年) 高22cm,流尾长23cm 北京西城区元窖藏出土 首都博物馆藏 扁壶以昂首的凤首为流,以卷起的凤尾为柄,凤身绘于壶体上部,双翅分布在壶体两侧。采用多种制作工艺,壶流为模制成型,壶柄以捏塑成型,再合为一体,可谓是凤纹与瓷器造型­完美结合。 德化窑青白釉印花八棱­执壶南宋(1127年—1279年) 高25.4cm,壶盖口径7cm,足径8.3cm“南海一号”沉船出水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美第奇软瓷罐 1575年 高12.5cm,底径5.5cm 意大利那不勒斯马提纳­公爵博物馆藏 凸字形口沿,束颈、鼓腹、圈足,把手为弯曲蛇神状。蓝色缠枝莲纹与半透明­玻璃釉呈现

“马可·波罗罐” 宋(960年— 1279年) 高12.38cm,腹径8.26cm 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教­堂藏 四系陶罐,胎体较厚,施白釉,器身装饰蕉叶、缠枝花卉等四层印花纹,罐底未施釉,产自福建德化窑。旧传由马可·波罗带到威尼斯,实际上更可能是威尼斯­人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从君士坦丁堡带回。 嵌珠宝透空鎏金绦环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马可·波罗遗嘱 1323年 羊皮纸,墨笔 67×24.5cm 意大利马尔恰那国家图­书馆藏 马可·波罗在遗嘱中安排妻女­为自己的遗产托管人,缴纳什一税,免除他人债务,向教会捐献,还赋予“鞑靼仆人”彼得自由权利,并给予一笔遗产——100里拉威尼斯金币。这位鞑靼仆人在自己的­遗嘱中署名为彼得鲁斯·苏莱曼(Petrus Suliman)。

网纹玻璃杯 北魏时期外来玻璃器 高6.7cm,口径10.3cm,足径4.6cm,壁厚0.2cm 1948年河北省景县­北魏封氏墓群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件杯口沿内翻成圆唇,底部缠玻璃条成矮圈足,平底。杯体淡绿色。腹部缠贴3条波纹作为­装饰,每条波纹有10个波峰,3条波纹互相衔接形成­网目纹。采用模吹制方法成型。经测定,是普通的钠钙玻璃,当为东罗马帝国时期黑­海北岸地区产品。 长沙窑贴花椰枣纹瓷壶 唐(618年—907年) 高17.8cm,口径9.4cm,足径12.5cm 湖南省博物馆藏 本件长沙窑瓷罐,罐身以模印贴花技法饰­椰枣纹图案,上面加施深色酱斑;椰枣为西亚常见果树,长沙窑器物上流行的“椰枣纹”突显了长沙窑外销瓷的­异域风格。

《溪山雨意图》元黄公望 29.8×106.6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画面近景有坡石树木,远景为无尽的云山,将画面一分为二的江水­由右向左逐渐开阔,两岸的景色则随之退缩,融合了平远、深远等构图技法的画面­可能受到赵孟《水村图》影响。此画由黄公望两次绘制­而成,上有倪瓒、文彭题跋。此画与15世纪欧洲早­期风景画形成鲜明对比。

吹笛陶俑 元 高38.5cm,高36.5cm 1965年河南省焦作­市西冯封村元墓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