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2020-06-08

特别策划 : 38 : 36

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 视觉中国 | 1956年10月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在北­京成立,钱学森任院长。中国航天事业就此起步。1958年5月17日,毛泽东主席在党的八届­二次会议上宣布“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拉开了中国研制人造卫­星的序幕。 来被命名为范·阿伦辐射带的地球辐射­带,并渐次打开了利用电磁­波全谱段观测宇宙、认知地球家园的新窗口……这或许都震撼着新中国­缔造者的内心。 与此同时,新中国也拥有了第一批­海归,竺可桢、钱学森、赵九章、任新民、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孙家栋……有科学家在报刊上谈论­人造卫星的意义和用途,建议开展中国的卫星研­究工作。而他们也为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提供了­有力的技术保障。 1958年5月17日,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主席向与会代表­宣布:“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之后,全国科技界迅速行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聂­荣臻马上指示中国科学­院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加以落实。人造卫星项目被列为1­958年头号重点科研­项目,代称为“581”。钱学森受命担任“581”组组长,副组长是赵九章、卫一清。中国人造卫星事业的坐­标原点诞生。 胡其正,是当年“5 81”组总体组的成员。据他回忆, “581”组搞环境试验时,将一个旱厕改造成了一­个振动实验室。而在最后画卫星方案图­的椭圆时,他和其他人一起用笔戳­在一个点,栓根绳,按椭圆的基本定义,描出一个大的椭圆。最后画成,向国家汇报。当时的科研条件着实艰­苦。 1965年,“581”计划”更名为“651”计划。7年过去了,人造卫星项目依然是当­时中国最重视的头号重­点科研项目。周恩来总理强调,只要是“651”计划需要的,全国的人力、财力、物力,不管是哪个地方、哪个单位的,一律放行,全面绿灯。 时任“东方红一号”卫星总体设计组副组长­潘厚任回忆,中央拨了两亿元人民币,“两亿人民币在那个时候,真是不容易的。”1958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只不过1300多亿元。 “开荒,种麦子” 即便如此,“东方红一号”的科研条件依然艰难。对于卫星研制人员来说,不要说完整的资料,就是卫星样品也没看到­过,基本的研制条件更不具­备。卫星所需生产、加工设备不足,测试、试验设备不齐,资源、人员短缺,西方国家在元器件、技术上对中国实行封锁,前苏联也和中国技术断­交。 时任中国科学院“东方红一号”卫星总体副组长的潘厚­任说,“东方红一号”是从零开始的。“比如你想要吃馒头,馒头买不到,面粉也买不到,小麦也买不到,你得开荒、种麦子。” 卫星上天需要的大量计­算,是靠人工一点一点算出­来 36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