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之无中生有

迪拜的无中生有,靠志向、眼光、想象力,靠自由开放的经济政策,然而这一切的基础,是宗教宽容和对多元文化的包容

China Policy Review - - SCIENCE AND CULTURE - □鄢烈山

“无中生有”通常是个贬义词,跟信口雌黄和造谣惑众差不多。但它本来是中性的,源自《道德经》的“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又有兵家的《三十六计》将之视为第七计,指用假相迷惑敌人。

在我看来,“无中生有”却有富于创造性的褒义。起先是读经济史,知道了工业革命带来的世界财富格局变化。在农业时代,由于气候寒冷,冬季漫长,瑞典人生活艰难,以“出产”海盗闻名。如今的瑞典靠先进技术领先世界发达国家。地理大发现时,由于美洲北部不如南部气候温暖、土地肥沃,所以南部经济相对发达,工业革命改变了这种局面。自然资源特别是矿产资源贫乏的日本、以 色列等国家,更是靠教育提高国民素质,实现富裕与繁荣。这可以说是“穷则思变”而“无中生有”的案例吧。

另一种“无中生有”,靠的是国民整体的道德品质。人们到罗马参观“国中国”天主教教廷梵蒂冈,至今仍可观赏瑞士卫兵的风采。1527 年5 月 6日,时任西班牙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卡洛斯一世率领3 万大军包围罗马,抓捕教皇。瑞士近卫队为保卫教皇,189名卫兵履职苦战,147人阵亡,余下的42名卫兵成功掩护教皇安全撤离。后来瑞士联邦宪法禁止国民接受外国军事雇佣,而教廷的瑞士近卫队则是特许。

我到瑞士卢塞恩(旧译琉森)旅游,赵楚先生发微信说,你一定要 去凭吊湖畔崖壁上的雕塑“负伤的狮子”。它是世界上著名的纪念碑雕塑之一,纪念在 1792 年保卫法国杜伊勒利宫的战斗中光荣战死的760名瑞士雇佣兵。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称其为:“世界上最令人难过,最让人动情的石头。”这座由丹麦雕塑家巴特尔·托瓦尔森设计的石雕,上方刻有拉丁文,意为“献给忠诚和勇敢的瑞士”。瑞士人的忠诚可靠成了国家“品牌”,这也是许多人爱把钱存到瑞士银行的缘由。

不久前,我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的迪拜旅游,对“无中生有”又触发了新感悟。

以前在我的印象中,迪拜之所以成为世界奢华之都,不就是托祖宗 之福,拜石油之赐吗?去了迪拜酋长国,感受它的现代与豪华,追根溯源研究相关资料,才知不是那么回事。

1971 年底,阿联酋脱离英国人保护而独立建国,到了第二年,共有阿布扎比、迪拜、沙迦等七个酋长国组成联邦国家。国土面积是83600 平方公里,而首都所在的阿布扎比酋长国占86.68%。迪拜酋长国虽是第二大酋长国,人口最多,占联邦总人口的近30%,国土面积却只有 3980 平方公里,不到联邦总面积的5%。整个阿联酋的石油储藏量,阿布扎比酋长国占90%以上,而迪拜的石油储藏量相当小,且日渐衰竭,即使在GDP 总量快速增长的年份,石油收入也仅占6%左右。显然,迪拜

今天的繁华不是靠石油。那它靠什么呢?我们参观了迪拜博物馆,通过图文、音像与实物了解这里原住民艰难的生活。生活在沙漠地区的人们,靠不多的椰枣、骆驼奶与羊奶勉强度日;波斯湾边的人们靠下海打渔和采珍珠谋生,当然也有做手工和经商的人们。博物馆没有显示的是铤而走险做海盗的人。据史料记载,18世纪阿联酋沿海地区被称为“海盗海岸”,不论是阿拉伯人的商船,还是欧洲的商船,均屡遭劫掠。1819 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派遣舰队摧毁了沙迦、迪拜等地的海岸要塞,以保障印度至埃及的航线通畅。1820 年,各酋长国被迫与英国签订《波斯湾总和平条约》,同意停止海盗行为。

1958 年,阿布扎比酋长国地区发现石油, 1962年,油田正式开发,石油成为当地经济支柱。迪拜酋长国随后也开采石油,算是有了发展经济的“第一桶金”。但是,迪拜人坚信“当第二名会饿死”,不甘心落后于石油储藏丰富的阿布扎比,更不愿得过且过,而是深谋远虑,着眼于应对石油资源枯竭后的危机。

不论是自然资源,还是人力资源、智力资源,迪拜都根本说不上丰富,甚至可以说相当贫乏。如何“无中生有”呢?

没有人力,大量使用外籍劳工;没有高级专家,在大力发展本国教育的同时,大批引进世界各地英才。在阿联酋,外籍人口占总人口的80%以上,迪拜无疑是引进外部劳力与人才最多的。大部分是印度人、巴基斯坦 人或孟加拉人。

迪拜人雄心勃勃,要把迪拜建成中东的转口贸易中心、金融中心乃至世界的商都和旅游中心。他们开辟了杰布阿里自由区,迪拜科技、电子商务和媒体自由区,迪拜投资园,以及迪拜机场自由区,当然还建了现代化港口。这些既是基础设施,也是吸引外国投资的项目。开放自由的政策、聚合的力量形成了一种“马太效应”。现在阿联酋全国的非石油贸易有70%左右集中在迪拜。

对于我这样的观光者来说,看到的当然多是与旅游有关的“硬件”与“软件”。比如说,阿联酋航空的飞机很舒适,可上网;各种肤色的空服人员,显然是“外劳”;世界最大的免税购物中心迪拜商场,虽然人潮 汹涌但免费上网,而且网速很快;夜晚多姿多彩的喷泉,映照着远处世界最高楼“哈利法塔”变幻不停的灯光,极其奢华。当然,还有慕名而来的波斯湾边的人造棕榈岛、所谓“七星级”的贝壳酒店;仿造传说中的海底古城兴建的亚蒂兰特斯酒店。尤其出乎意外的是在这块热带沙漠上,居然有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这真是无中生有的典范。

迪拜的无中生有,靠志向,靠眼光,靠想象力,靠自由开放的经济政策,然而这一切的基础,对于这个奉伊斯兰教为国教的中东酋长国来说,是宗教宽容和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在帆船酒店附近的海滩上,玉体横陈在那里晒太阳的女士与在地中海北岸的景致一般。各种肤色操着不同语言的人们汇聚在奢华的迪拜商场,仿佛置身纽约第五大道的购物中心,甚至更为怡然自得。这与印象中阿拉伯世界的男士穿长袍、女士着罩袍的“非白即黑”和非洲部落般“酋长国”的保守观念,太不一样了!

迪拜帆船酒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