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发动汇率战吗

如果贸易战与汇率战同时发生,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至少国际金融市场稳定性会遭到破坏,国际贷款也可能会中断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本杰明·科恩(Benjamin Cohen)

本杰明·科恩(Benjamin Cohen)加利福尼亚大学

日前,特朗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措施,并连续出台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措施。显然,特朗普和他的经济顾问将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是否会进一步对人民币出手。

到目前为止,美国已经对钢铁产品征收了 25%的进口关税,并对铝产品征收10%的进口关税。特朗普为一些美国盟友提供了关税豁免,同时将关税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以从其他国家那里获得让步。

中国并不是美国钢铁和铝产品的主要进口来源国,但中国产能过剩问题一直给全球钢铁和铝产品价格造成了较大的下行压力,从而损害了美国制造商的利益。因此,特朗普政府的目的是迫使中国大规模削减产出。

更引人关注的是,特朗普政府决定对中国价值500 亿美元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并宣布将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制定征税清单。此外,特朗普政府还收紧了对外国公司在美收购和投资的限制, 并就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许可条件的措施启动WTO争端解决程序。

特朗普政府正在采取行动限制中国公司投资美国半导体和5G 无线通信技术等敏感行业。特朗普还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博通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公司。

同样,特朗普任命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呼吁封杀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根据一项拟议的新规定,这类公司将不再能够成为美国互联

网基础设施建设公司的供应商。

除了贸易层面的摩擦外,中美之间可能还会有爆发汇率战的风险。在 20 世纪 80年代,美国对日本发起的贸易战除了直接对日本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外,还要求日元升值,间接削弱日本商品的竞争力。

目前特朗普还没有对人民币采取任何直接的行动。但如果他将中国的出口和投资视为一种对美国经济霸权的威胁,那么瞄准人民币可能只是时间早晚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放松了对贸易项下交易的监管,使更多跨境贸易可以用人民币结算,从而绕过了传统的计价货币美元。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覆盖全球金融中心的人民币清算行网络,并在香港和其他地区培育活跃的人民币存款和人民币债券市场。此外,中国与数十家外国央行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希望人民币成为一种新的全球储备资产。

2015 年 IMF同意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 SDR)货币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此前,SDR货币篮子只包括美元、英镑、日元和欧元这四种货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有助于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并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升值。最近,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是对美元的直接挑战。

为了匹配不断增大的全球影响力,中国将扩大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列为目标之一。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受益于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和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主导地位。法国 前总统德斯坦称,美元的主要国家储备货币地位是美国的“过度特权”。平心而论,发行在国际上最受欢迎的货币的国家的确能够对其他国家施加一定影响,并拥有极大的经济优势。而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将有助于中国获得类似的回报。但如果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是以美元的式微为代价,那对于美国来说是十分危险的。

在特朗普执政之前,美国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动的。即使中国推动人民币成为美元的替代货币的意图很明显,奥巴马政府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捍卫美元的地位。实际上,在人民币纳入 SDR 货币篮子时,一些人持质疑态度,美国却积极支持,希望中国成为现有货币体系中更为可靠的利益相关者,以承担起全球安全避风港的角色。因为美元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避 险货币,在经济环境恶化时,市场出现恐慌,美元不跌反升,会导致美国出口竞争力下降以及贸易逆差问题进一步恶化。

但特朗普上任之后,情况完全不同了。尽管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有所提高,但距离和美元相提并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自称生意人的特朗普想必知道并试图利用这一点。

例如,特朗普要求中国在贸易上做出让步,如果中国选择抵制的话,美国可能会禁止美国企业在与中国合作伙伴的交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当美国投资者投资人民币计价资产时,美国会进行阻止或设立新的障碍。美国还可以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签订优惠的货币互换协议,使得这些国家与中国签订的货币互换协议失去作用。可能的惩罚性行动清单还有很多。

在特朗普将贸易保护主义纳入其政策议程后,我们还必须假设美国会实行资本管制。这有可能导致美元出现挤兑,或外部债权人争相卖出美元。当然,这些情景不一定会发生,因为其他货币尚不能挑战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也没有国家拥有能与美国媲美的高效的资本市场。

总而言之,如果贸易战与汇率战同时发生,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至少国际金融市场稳定性会遭到破坏,国际贷款也可能会中断。但问题是,如果特朗普认为“贸易战是有利于美国的,且容易获胜”,那么上述可能后果就不太能够阻止他采取行动。头脑冷静的人将占据上风。 (作者为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吴思译)

美国可能会禁止美国企业在与中国合作伙伴的交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当美国投资者投资人民币计价资产时,美国会进行阻止或制造新的障碍。美国还可以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签订优惠的货币互换协议,使得这些国家与中国签订的货币互换协议失效。可能的惩罚性行动清单还有很多

美元的主要国家储备货币地位是美国的“过度特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