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冲击与结构调整下的中国经济

我们要清醒地意识到,在不会发生严重的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应该以短期的经济增长换取长期的结构调整。对此,一方面,政府需要进一步坚定立场,引导预期,切忌左右摇摆;另一方面,要优化企业的营商环境,按市场规则办事,政府要避免干预过多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苏 剑 北京大学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2018年时间过半,对于上半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可以从国际、国内两个具有重要影响的因素来看。国际方面,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对当前以及今后的经济形势将产生较大影响;国内方面,消费结构变化越来越显著。

首先,国际贸易摩擦方面。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对外贸易风险也开始逐渐显露出来。贸易摩擦升级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是必经的,是不可避免的。作为一个赶超发展的大国,过去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在国际产业链上的距离较大,中国主要生产中低端产品,而发达国家主要生产高端产品,二者是互补关系;即使在存在竞争的领域,也由于双方差距过大,对外并不构成威胁与压力。现在,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体量的变大,一方面,中国在国际产业链上的位置迅速上升,跟发达国家的距离迅速拉近,过去的互补关系已经逐步转变为潜在的竞争关系;另一方面,由 于中国经济地位的上升、在国际市场上话语权的增加,已经使得部分发达国家产生了危机感。关系与角色的转变,使得贸易上的摩擦变成了一种必然走势。

因此,中国当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决定了当前的贸易摩擦是必然趋势,即便没有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也会与其他国家之间产生贸易摩擦问题,尤其是与发达国家。这是由双方关系与角色转变所决定的。

其次,国内消费结构变化方面。2017年年初以来,国内消费结构出现变化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一方面,这反映出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消费结构的变化,对当前的短期消费起到了带动作用,消费需求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外需缺口。

货币方面,2018年1-5月新增居民短期人民币贷款累计同比多增1711亿元。价格方面,1-5月份CPI同比增长2.0%,居民消费价格增速温和上涨。其中,食品价格增速依旧相对较低;受服务价格增速下滑影响,非食品价格增速低 于 2017 年同期 0.1 个百分点,但经测算,非食品中的消费品价格增速却出现了 0.5个百分点左右的上涨。消费方面,2018年上半年,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化妆品类、日用品类以及汽车类消费额增速,均较2017年同期显著上涨。另外,1-4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同比上涨2.6个百分点,这主要来自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和第三产业用电的贡献。以上经济指标在2018年的变化反映出当前居民消费的活跃,消费结构的变化越来越显著。消费结构的变化体现在高质量、包含服务的消费占总消费比重的增长。我们认为,网络消费本身是包含网络服务的消费。2018年 1-5月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由2015年的 10.8%上涨到当前的16.6%。

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一方面得益于科技的进步,支付宝、京东等平台使得支付方式更加便捷的同时,还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消费选择,科技进步对消费的刺激是个长期影响因素;另一方面得益于长期资本积累、经济的发展、人均可支配收

入水平的提高,这也是长期影响因素。居民消费结构的持续变化,直接反映了消费需求的变化,对未来经济的走势及政策的调整将产生长期、短期的影响。

比如当前随着总收入的增加,居民对汽车的消费需求是在增长的。城镇居民平均每百户家用汽车的拥有辆已从 2000 年的 0.5 辆增长到 2016 年的 35.5 辆。汽车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带动了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在 2018 年表现得尤为显著。2018 年 1-5月份,汽车制造业的工业增加值增速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均呈现上涨态势,是高端制造业快速增长的表现之一,也是消费需求升级带动供给升级、投资结构变化的表现之一。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潜在风险

虽然当前消费结构变化迹象显 著,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增强,但综合近期国内外经济形势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不减,潜在风险增加。

第一,外贸摩擦引致的经济下行风险。世界贸易摩擦不仅发生于

中美之间,还发生于中欧、中日、欧美、美日等之间。由于近年来科技进步的相对停滞,并未产生实质性、颠覆性的科技进步,并未创造出新的需求,进而导致各国在原有的需求市场上相互争夺,导致摩擦不断。由于科技革命的不可预测性,对于国际贸易摩擦问题应该持有长期的、可能愈演愈烈的准备。

随着国际贸易摩擦的全球化、常态化,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中国也难以独善其身。贸易摩擦对经济的传导途径是多方面的,可能通过资本市场的波动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也可能由于能源等大宗商品的贸易障碍,通过价格波动来影响国内经济增长,等等。 虽然其传导途径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贸易摩擦给世界各国带来的是人为障碍,是生产、消费成本的增加,其对经济的影响是负面的,增加了经济的下行风险。

第二,价格风险。虽然当前CPI同比增速相对较低,但我们还是认为价格风险不容忽视,尤其是在当前国际贸易形势紧张的情况下。理由有以下三点。

其一,国际贸易摩擦对价格的影响。一方面,国际贸易的紧张形势,导致贸易成本的增加,最终将体现在终端消费的价格上。受各种贸易壁垒的影响,长期以来的贸易平衡关系将会被打乱,在供求双方重新寻找、配对的过程中,势必导致短期价格因供需不匹配而产生大幅波动。虽然当前国际原油仍处于供给大于需求的状态,但是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需要警惕贸易风险产生对国内石油供给的冲击。

其二,贸易摩擦问题可能导致为了“稳增长”而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就当前状况来看,之所以没有发生全面明显的价格大幅上涨状况,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当前稳中偏紧的货币政策。2017年以来,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一直保持在“1”位数的区间之内,5月份M2 为 174.3 万亿元,同比增长8.3%,继续低位运行。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有资金流向问题。无论是因为外贸摩擦升级而引发的宽松货币政策,还是因为调结构为企业营造良好的经营氛围而构造适度宽松的货币环境,资金流向问题都需要引起关注。“广场协议”后日本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并未使得实体经济得到长足发展,反而催育了房地产泡沫的膨胀。与

居民消费结构的持续变化,直接反映了消费需求的变化,对未来经济走势及政策调整将产生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