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呼啸而来

——评《未来公司》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Contents - □马维

马 维 书评人

优步(Uber)是一家创造了商业奇迹的美国硅谷科技公司。没有赢利的优步为什么估值超过 600亿美元 ? 优步如何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独角兽之一?亚当·拉辛斯基在《未来公司》一书中给了我们答案。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尔这样评价作者亚当,“他既有优秀记者的慧眼,又有幽默大师的风趣和辛辣。”

个性外露的创始人

优步 CEO卡兰尼克起步于“职业天使投资人”,相比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投,前者专业性不强,有些投资人甚至是菜鸟级别的。他们用自己的钱投资,同时还扮演着一群羽翼未丰的创业者的守护神。他们做决策经常是基于个人直觉或与被投资者的友情, 像天使一般博爱,而非基于复杂的金融、技术分析。

“说起话来像打机关枪,思考起来却像个商人 "的卡兰尼克当年凭借自己的口才和敏捷的商业头脑很快进入角色,出色的公关能力让他如鱼得水,与很多年轻的企业家打成一片,卡兰尼克在卡斯特罗老城区买了套房子,还给房子取名叫“争鸣平台”。在这里,朋友可以常常小聚。他还成了这个小团体里最受欢迎的写手,经常会在推特上写博客、发帖子,免费向企业家提供咨询,包括如何筹资、推广产品。他的家甚至还提供免费睡觉的地方。“争鸣平台”极具创造力的企业家氛围。

“争鸣平台”的名字虽然有些奇怪,但恰恰反映出彼时旧金山的主流氛围。在旧金山湾区, 这个词有着特定的涵义,指的是一群年轻人聚到一起演奏音乐。卡兰尼克的“乐器”就是科技,更确切地说,是给初创公司带来动力的软件。这个小伙子虽然不是这群人当中最有成就的,但也算是领头人。他在各类会议上都是大家的主心骨,常常组织临时的争鸣会议,让志趣相投的人交流观点。这群人自发地凑到一起,营造出一个生态系统,系统中衍生的观点会得到积极的反馈,创造性想法之间会碰撞出火花,最终予以实施。

优步的 CTO又是怎样想出这样一个绝妙的创意呢?说来也是机缘巧合,要不是一名叫加勒特·坎普的脾气温和的加拿大软件设计师惹急了旧金山两家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优步恐怕永远都不会成立。2008 年夏天,土生土长的小镇青年坎普,已经在旧金山湾区生活了整整两年。在旧金山打车特别困难,大多数市民都会叫顺风车。坎普手机里存了两家出租车公司的电话,坎普说:“通常你打电话叫车时,对方老是说大约15-20分钟内到达。但有时候司机30分钟后才到,甚至干脆放乘客鸽子。更可气的是,有的空驶出租车从我旁边经过,连停都不停,我猜这些车都派给指定乘客了,但不一定离他最近,有时候我等得实在是太不耐烦了,就会直接坐上眼前那辆空车,之后调度员才会慢条斯理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儿,车已经到了,我说我都走了,你们来得太晚了,这类情况发生了很多次,最后我被出租车公司拉黒了。”

2010年夏天,坎普

站在第二大街和南方公园大街的交汇处,手里拿着iphone,眼看赴约就要迟到,这时,他灵光乍现,为什么不能直接用手机叫车呢?身为工程师的他知道 iphone 自带 GPS 芯片 (一种半导体零件,可以把手机位置发送到通信卫星网络 )。如果车里有一部 iphone,那么就能利用 GPS 定位;任何人手里拿一部苹果手机或电脑,调度员就不用记下乘客的地址了,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应用软件里设置一个“叫车”按钮。

他虽然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激动,但还是认真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确实有些应用软件已经在提供类似的服务,其中一个应用是Taxi Magic,虽然的确可以联接用户和出租车调度员,但是没法提供埃普追求的即刻满足感。他了解到该服务做法老派,用户体验很差。此时埃普清楚地意识到,隐藏在iphone内部的一项技术很有可能激发新一轮的技术变革。这项技术就是手机内置的“加速度计”,这是一种运动传感器,是飞行导航系统和汽车安全气囊的标准配置,但是被苹果公司第 一次用在了手机上。这种加速度计是 Fitbit 和Apple Watch 等健康设备的关键配件,能够准确追踪行程。不仅如此,坎普还预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利用手机内置的加速度计和GPS这两项功能,可以追踪汽车位置,同时可以追踪汽车的行驶速度。这样,手机就可以在后台自动计费。换句话说,行驶过程中,出租车计价器打表记录行程时,系统会利用内置芯片的智能手机绘制出包含起点、终点及全程时长的路线。此外,利用手机芯片强大的运算能力,中央大型计算机可以把乘客和司机直接联系起来,不再需要中间的调度员。

资本的力量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激活大量的冗余产权,把因信息隔离而出现的大量闲置所有权唤醒,成为丰富的公共资源,同时又不触动原有的产权归属。资源所有权的总量没有增加,但社会可利用的资源使用权却成倍增加,从而在大大增加公共福祉的同时,也增加产权所有者的收益。

颠覆性应用的杀伤 力巨大,但成本也相当高昂。俗话说“创意诚可贵,应用价更高”,创意变成在技术上可操作的“发明”,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本,即沉没成本。许多发明在技术上看起来很美,在商业上却血本无归。从发明到创新,要经过一次次试错、淘汰、迭代。今天我们看到的能生存、站得住脚的产品和商业模式,珍稀程度犹如“大海捞针”,都是用巨大的失败样本置换而来。

所以,这不是小玩家玩得起的游戏。普通玩家也可以加入游戏,但其微薄的本钱决定了它们稍有闪失就会永久性出局,而孕育颠覆性创新的大游戏总是包含一轮接一轮的批量淘汰,遭遇闪失也就成了一种宿命。资金供给量的巨大差异,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投资者之间是不对称博弈。即使单次赌局中不存在作弊,但赌客在随机性输赢中随时面临资金枯竭被强制出局的危险。

颠覆性创新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其收益是巨大的,但颠覆性创新是多次博弈戏,这也就意味着它是一个以巨大的资本供给为后盾 的游戏。对于没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来赋能、只是以自有资金来参与多次博弈的散户来说,“先驱成先烈”是其宿命。

在优步壮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资本的力量。尽管优步现在仍然没有赢利,但并不妨碍它能持续获得数亿级风投资金的支持。收益与亏损其实是个概率问题。

正 如《 从 0 到 1》的作者彼得·蒂尔所说,商业模式心照不宣的目标都是实现垄断——大者恒大,强者恒强。尽管巨头公司在实现垄断之后往往尽力掩盖和稀释自己的垄断色彩,这始终是一个充满诱惑的目标,当然也就意味着一个艰难、周折和危险的旅程。

优步的故事算得上是这个时代的“神话”,它展示了创业者们非同寻常的人生抱负,刷新了我们对于创业的种种常识和偏见,讲述了社会变革的强大力量,让科技成为人类的福祉。同时启示我们,改变世界是人类的终极理想,所有的努力和奋斗最终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更安全、更便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