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稳投资

稳基础设施投资固然是当前稳投资的关键,稳住改革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预期则更为重要

China Policy Review - - 经济全局 Economy Outlook - □杨萍

杨萍

从当前投资形势看,稳基础设施投资是稳投资的关键

2018中共中央政治局会年7月31日召开的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会议要求,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要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本文在分析2018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形势的基础上,指出稳基础设施投资固然是当前稳投资的关键,稳住改革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预期则更为重要。

2018年以来的投资形势

1. 增长乏力,增速下行。2018年1-6月,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既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的最低增速,也是200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

2018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行,1-6月增速分别比1-2月、1-3 月、1-4 月、1-5 月低 1.9 个、1.5 个、1 个和 0.1个百分点,前 5个月投资增速一直呈快速下降趋势(图 1)。

2.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行拖累 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从制造业、房地产开发及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情况看,2018年以来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乏力是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行的主要原因。

2018年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长情况相对较好,其中制造业投资有企稳回升态势。其中:(1)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相对较快增长,2018年1-6月增速为9.7%,比同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高 3.7 个百分点;(2)制造业投资增速连续数月走高,1-6月增速为6.8%,比去年同期、去年 1-12 月、2018年1-3月分别高1.3个、2个和 3个百分点(图2)。

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乏力,增速显著下降。2018年1-6月,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与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的投资增速(同比)均为6.3%,分别较年初下降 7.1 个和9.8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相比则

降幅更大,分别下降8.4 个和 18.9个百分点(图3)。造成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投融资能力不足。

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围绕地方政府债务、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及PPP项目规范等问题,2017年以来中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2018年以来财政部又先后印发了《财政部关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的通知》(财预〔2018〕34 号)、《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 号)。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则主动压减或调整投资项目以切实做好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有关工作。这些政策的出台和实施无疑会在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但在操作层面仍存在诸多问题。(1)对“吃饭财政”特征明显的地区影响较大。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和PPP 模式财政支付能力管理的依据均为当前财政收入水平,“举债空间”的马太效应显著。(2)各地都在清理隐性债务,但对隐性债务没有统一口径界定,地方财政部门也说不清楚。(3)根据财政部 23号文,项目公司层面不能以明股实债、股东借款、借贷资金等债务性资金作为资本金。该规定在项目公司层面较为可行,但对项目公司股东而言,股东融资来源很多,很难分清资金性质。部分企业对如何理解政策、执行政策感到困惑,处于想干不敢干、干也不知道怎么干的尴尬境地。在政策不明确的情况下,部分在建项目后续融资将面临资金链中断的风险。

地方政府债务来源的正门开得 不足。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批准的全国地方政府债务限额, 2015-2018 年新增债务限额分别为0.7 万亿、0.8 万亿、1.63 万亿和 2.18万亿元,而 2010-2014 年,全国地方政府债务由 6.7 万亿元增加至15.4 万亿元,年均增加2.7 万亿元,新增债务限额与地方实际举债需求存在巨大缺口。再加上金融机构资管新规带来的融资环境趋紧,使得 当前制度环境下的地方政府投融资能力明显小于从前。在上述情况下, 2018年以来与地方政府投融资能力密切相关的交通和城建等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快速下行。

3.国有投资增长乏力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行。2018 年以来,国有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长情况迥异,民间投资增长好于去年,且呈稳定增长态势;国有及国有控股

投资则增长乏力,不仅延续去年以来增速下降态势,而且有加速下行趋势(图 4)。2018 年 1-6 月,国有投资、民间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3%、8.4%,与年初增速相比,国有投资增速下降 6.3 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增速上升 0.3 个百分点。国有投资增速持续下行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降。

4.东部投资增长相对稳定,中西部地区投资增速下行。2018年1-6月,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 5.5%、9.1%、3.4% 和 6.3%。其中,西部地区投资增速最低,降幅最大,1-6月投资增速比年初下降 7.7 个百分点,只相当于年初增速的 30.6% ;中部地区投资增速最高,但呈下行趋势;东部地区投资增长相对稳定,变动幅度在 0.3 个百分点之内;东北地区投资止跌回升势头初现,有待进一步观察(图5)。

区域投资增长分化之所以如此显著,是因为西部地区投资增长,一是对基础设施投资的依赖度较高,二是对政府投资、国有投资的依赖度较高。

5.东西部地区内部投资增长格局分化明显。东部地区投资增长最快的地区是珠三角(广东省)和海峡西岸(福建省),2018 年 1-6 月,广东投资增速为10.1%,福建更高,为 13.4% ;其次是长三角地区, 2018 年 1-6月,上海、江苏、浙江投资增速分别为 6%、5.3% 和 5.7%;京津冀地区投资增长最为乏力,北京、天津投资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承接非首都功能转移的河北省,投资增速也仅为5.2%(表 1)。

西南地区投资保持较快增长。

除重庆外,2018 年 1-6 月,四川和云南投资同比增长11%,贵州投资增速更是高达 17.4%。

西北地区投资负增长。2018年 1-6月,新疆、内蒙古、宁夏、甘肃投资同比分别下降48.9%、38.4%、18.4% 和 9%。

6.建筑安装工程投资低速增长,其他投资增长较快。按照投资构成,固定资产投资可分为建筑安装工程投资、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和其他投资。2018年1-6月,建筑安装工程投资、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和其他投资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3%、3.4% 和 24.2% ;与年初增速相比,建筑安装工程投资增速下降4 个百分点,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增速上升 1.1个百分点,其他投资增速上升 4.6 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增速相比,建筑安装工程投资、设备工器具投资增速分别下降6.2 个和 4.1个百分点,其他投资增速则大幅提升 17.6 个百分点(图6)。

如何稳投资

1.从当前投资形势看,稳基础设施投资是稳投资的关键。首先,从 2018年以来的投资形势分析可见,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较快是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历史新低的主要原因。因此,在当前形势下,稳住基础设施投资对稳投资十分重要。在发挥基础设施投资对稳投资的关键作用的同时,还需关注基础设施投资的有效性,加强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其次,在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底数不清,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难以满足地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发展需 求,以及不放松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情况下,要改变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行趋势,一要加大中央政府支出责任,二要加大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改革力度,提升民间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发展的可能性和积极性。

2.从投资构成看,只有稳定改革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预期,才能稳投资。2018 年以来的投资形势显示,建筑安装工程投资及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增速低,而以土地购置费用为主的其他投资高速增长,既反映当前投资增长对房地产市场预期及其投资增长的高相关性,也表明未来投资增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上述投资构成的变化,在改革 开放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广东省和浙江省表现得最为突出。2018 年 1-6月,广东省建筑安装工程、设备工器具购置及其他投资增速分别为 1.3%、1.4% 和 49%,浙江省建筑安装工程、设备工器具购置及其他投资增速分别为 -12.2%、7.9%和 44.9%。

因此,稳基础设施投资不仅需要加大改革力度,要真正实现稳投资目标,也需深入推进包括投融资体制和房地产市场改革在内的经济体制改革,只有达成改革预期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预期,才能真正落实“稳投资”的要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