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自由贸易区在挑战中迎接生机

China Report - - 封 面 故 事 - 文︱成晓河

“我们应该顺应经济全球化发展大势,不为一时的困难所阻挡,继续秉持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宗旨,把握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大方向,努力保持亚太合作势头,稳步迈向更高水平。”

由贸易区进程,明确目标、方向、路线图,尽早将愿景变成现实,实现横跨太平洋两岸高度开放的一体化安排。” 2015 年,习近平主席在APEC第二十三次会议上呼吁,“我们要加快进程,尽早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要如期完成联合战略研究,得出符合各方长远利益的结论和建议,为转入下一阶段工作做好扎实准备。”

毋庸置疑,早日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是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的重要保证。值得注意的是,营建亚太自由贸易区的主张既不是 中国的首创,也不是中国的独见。早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一桥大学教授小岛清就提出建立太平洋自由贸易区的构想。日本政府曾力推环太平洋经济合作。APEC成立后,这一组织更是把推动本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加强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技术合作作为己任。1994年,茂物会议提出发达成员在2010 年前、发展中成员于 2020 年前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目标。2006年美国正式在APEC河内会议上提出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当年 APEC首次把建设亚太自由贸易区确立为远景目标。2010 年,APEC横滨会议呼吁:“现在是时候把亚太自由贸易区从理想转化为更加现实的愿景。”可见,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主张是本地区集体智慧的结晶。

需求与机制奠定亚太自贸区基础

亚太自由贸易区虽是愿景,但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从日本 20 世纪 60年代的重新崛起,到80年代亚洲“四小龙”的闪亮登场,再到21世纪中国的逐渐富强,本地区展现了经济上的持久活力。在亚太地区经贸往来方兴未艾之际,营建更大范围的亚太自由贸易区能大大降低成员国交易的成本并使本地区的经济更可持续地发展。

除域内成员国内在的需要外,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也有着现实的机制基础。为了促进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及便利化,亚太国

11 月 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题为《同舟共济创造美好未来》的主旨演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