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因素决定新兴市场货币走势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 - O 海外财经 -

□本报记者 倪伟在美国持续加息和强美元的政策下全,世界都在担心2008年金融危机会重演。 但各国经济状况与10年前相比有诸多不同。 眼下新兴市场货币普遍走低,未来趋势如何? 面临着哪些具体风险? 哪些国家将成为风险爆发点? 针对这些问题,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芝商所高级经济学家兼执行董事埃里克·诺兰德( Erik Norland)。诺兰德表示, 这一次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已经成为“矿井中的金丝雀” ,大多数

其他新兴市场货币正随之下跌。 但各新兴市场经济体在通胀央、 行政策、债务比率及外部

收支方面存在巨大差异。 智利、俄罗斯、墨西

哥和印度看似最有可能遏制本国货币走软,而巴西和土耳其未来面临重大风险, 或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三大因素决定货币走势

除墨西哥比索外, 今年以来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汇率悉数下跌。 美国利率上升只能解释部分原因, 每种货币的经济基本面

不同,所面临的一系列风险因素也各不相同。

对于新兴市场货币未来的走势,诺兰德表示,

有三个因素对决定不同货币的表现和命运最为重要:包括债务与债务清偿率、对外部融资

的依赖程度以及危机模式(即潜在债务紧缩萧条以及潜恶在 性通胀)。首先,在债务与债务清偿率方面,诺兰德表示, 中国大部分债务的融资利率可能在2.75%至7%之间,与巴西或土耳其等债务 /GDP比率较低但利息成本要高得多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偿债成本要低很多。 此外,发达国家的平均到期期限通常在6-8年左右,如墨西哥和巴西贷款平均到期期限大概是2-2.5年,印度和俄罗斯的贷款平均到期期限可能接近4-5年, 南非拥有最发达的长期贷款资本市场, 其债务平均到期期限与发达经济体类似。 因此,在债务清偿率方面,巴西和土耳其首当其冲。受债务冲击影响最小的国家应该是智利和墨西哥,其次是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处在中间。

其次,对外部融资的依赖程度方面,埃里克称,中国国内储蓄规模庞大,对外部融资依

赖有限, 让中国拥有了维持高债务水平和高

债务清偿率的能力。 这与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巴西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 GDP)的比重高达7%,形势十分严峻。即使是西欧国家和美国, 如果不做出诸如加税和减缓支出增长等痛苦的选择, 也无法长期维持如此庞大的赤字水平。

第三危, 机类型方面,新兴市场的危机很少会朝着债务通缩萧条的方向发展,而往往会走向恶性通胀。各国领导层往往试图强迫央行保持宽松货币政策,以维持外部失衡,而不是通过提高利率、 提高税收以及减少政府支出来解决不持可 续的外部失衡问题。 无疑,这将导致通胀进一步加速。 反过来,试图通过管控工资和物价来抑制通胀,将导致短缺以及黑市中的恶性通胀。巴西及土耳其或面临风险对于新兴市场货币, 诺兰德对各国的情

况和所面临的主要风险进行了分别分析,而最终综合来看, 巴西雷亚尔和土耳其里拉面

临着重大的风险。

巴西方面, 面临的主要风险包括财政风

险和政治风险。 2018年10月下旬总统选举之前巴, 西的一切都将处于停滞状态。无论谁获胜,都需要解决巴西庞大的预算赤字,以及公共与私人部门的过度负债问题。如果下届政府被无法或不愿面对这些挑战,巴西的财政状况可能会继续恶化, 导致人们对货币和债券市场失去信心, 并可能会阻碍巴西央行降息以及偿债负担的下降。此外如, 果新一届政府对央行的独立性进行干预, 巴西就可能会

走向恶性通胀。

土耳其方面, 该国集聚的外部失衡很严

重, 其贸易逆差的融资来源于外币借款和巨额预算赤字。政府过于看重经济超速高 增长,导致经济过热, 私人部门债务增加, 通胀飙

升。 虽然9月土耳其进行债务重组,其央行上调利率短, 期看,这一措施会使偿还债务变得稍微容易一些,但长期看,潜在的坏处是将阻

碍外国人向土耳其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提供

贷款。 目前来看土耳其还没有脱离险境,未来

几个月,通率胀 可会能 升至17.75%以上。此外,诺兰德表示,目前来看,中国出现恶性通胀的风险几乎为零; 智利比索面临部分私营部门债务风险,但无需过分担忧印; 度卢比非常稳定; 墨西哥比索作为2018年唯一上涨的新兴市场货币或保持强势; 一旦制裁

取消,俄罗斯卢布可能会飙升;南非兰特可能因为市场对新政府充满希望而上涨, 且短期内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很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