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

China Today - - 瑞士罗氏制药集团主席 -

万小时

我叫陈廷明,今年 56 岁,现 任贵州省湄潭县湄江镇核桃坝村 党支部书记。 从 19 9 0 年担任村委会副主 任起到现在,掐指算来在村里已 经工作了 28 年。乡亲们依靠茶 产业脱贫致富,日子一天比一天 好,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 “日新月异”。 40 年前,核桃坝村人均收入 只有几十元,现在的人均收入已 经达到 16400 元;40 年前出行 靠脚,吃不饱饭,现在家家有汽 车,人人做老板,吃啥有啥,想啥 来啥,现在的生活比蜜甜。

穷则思变谋出路

19 78 年的秋天,我升入高 中一年级。那时候家里穷,妈妈 生病,我和两个弟弟都在读书, 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父亲一个 人身上。 “核桃坝几大湾,十年就有 九年干,红苕苞谷吃不饱,吃水要 翻几座山,男的大了往外走,女的 不愿嫁进山。”这段上点年纪的人 都会说的顺口溜,就是 20 世纪 70 年代核桃坝村的真实写照。 那时候,我在学校每个月 8 块钱的生活费,父亲是经常拿不 出的。没办法,只能向亲戚邻居 去借。在我的记忆里总有一个画 面挥之不去:父亲穿着露脚趾头 的布鞋,赤着膀,挑着烤烟和生 姜走到镇上,光山路就要走上十 几里。每次卖东西拿回来的钱除 还给亲戚邻居外,已经所剩无几。 而当时整个核桃坝村的情况都差 不多,家家苦,人人穷。 1981 年,我高中毕业。这个 时候村子里已经实行家庭联产承 包责任制,有了土地握在手里,每

大家都说世道变了。 1985 年,我从村经济联合社 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了下来。当年 我结婚成家,12 平米的老房子, 两床铺盖,一张床,就是当时我 们全部的家当。这一年,大家看 到种茶有了经济收益后,纷纷扩 大规模,我也在自有的 1 亩地基 础上,租了3亩地,都种上了茶树。 茶叶要在茶树生长三年后才能采 摘,没有了地种菜种粮,因为市场 允许,我就开始倒卖生姜、生猪,

收入达到了17000 元。 通过茶产业转型升级,产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