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奖”被群嘲是谁之过

梭梭

China Today - - Column -专栏·梭来说去- - 文|

最后的颁奖环节原本应是一项艺术节最具光彩的高光时 刻,但前不久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将最重 磅奖项—最具人气演员奖和观众喜爱的演员奖颁发给迪丽 热巴和李易峰之后,光彩没有出现,随之而来的是一波接一 波的群嘲。虽然焦点对准的是两位获奖人,但是“金鹰”的评 奖方式和含金量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质疑。 “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其实历史渊源深厚,是由曾 经家喻户晓的“《大众电视》金鹰奖”转变而来。由于社 会环境的变化、人们娱乐方式的多样化,曾经备受追捧的 《大众电视》《大众电影》等新中国早期影视娱乐杂志日 渐黯淡,最终消失。曾由它们发起组织的评奖自然也是山 河日下—金鸡奖、百花奖、金鹰奖在影视圈的存在都显 得颇为尴尬,围绕着他们的话题也无非就是“双黄蛋”“分 猪肉”等尴尬话题。但是自从 2 0 0 0 年金鹰奖移师湖南, 再次被擅长娱乐的湖南人经营得风生水起,“金鹰女神” 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可这一次又为什么遭受如此 群嘲? 有人细心地梳理了金鹰奖以往的获奖名单,发现 20 08 年获得最具人气演员奖和最佳表演艺术奖的是蒋雯丽,后来 拿到这两个奖项的还有海清、闫妮、吴秀波、小宋佳、王宝强 等人,都是大家公认演技过硬的演员,而且大部分都是年龄 不小的中年演员。经历了长时间的工作锻炼和人生历练,这 个年纪的演员们更为成熟,对于表演的理解也更为深入,他 们用自己的人生阅历做底,演出的戏自然好看。可以说当时的 金鹰奖的确是为提高表演水平而设,能得到这个奖也能够 证明演员的表演水平。 2012 年,金鹰奖开始发生变化。由于移动网络的壮大, 杨幂被她人多势众的粉丝送上了最具人气奖的“宝座”。尝 到了流量的甜头后,金鹰奖获奖者的年龄开始慢慢降低,获 奖者演技的受认可度也要比以往低,粉丝投票产生的金鹰女 神则成为每届活动最大的关注点。 说实在的,能够引发这么多人的关注,对一个奖项来说 的确是件好事。但这个时候要理清一个逻辑关系—这个奖 项有价值才能引发关注,但更多粉丝的关注进一步提升的是 这个奖项的热度而非含金量。遗憾的是,这中间似乎发生了 什么误会。 与金鹰奖的变化几乎同步,整个影视圈也开始关注掌握 移动网络话语权的年轻人的喜好,“流量”“IP”成了影视行 业的关键词,漂亮的面孔成了影视第一生产力,一些在表演 上并未得到肯定的艺人却因为粉丝够多站在了最高的舞台上。 这些粉丝并不在意他们的偶像演技如何,只是像疼爱孩子的 妈妈们一样,觉着他们怎么看都好看。如此一来,经过几年 光景,出现迪丽热巴和李易峰双双夺得两个大奖的场面也就 不足为奇。 虽然不少人对这二位的演技颇有微词,可是他们不应该 为这一次颁奖“背锅”。最应该被群嘲的对象应该是这个活 动的组织者,是他们将一个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奖项变得 廉价,成为简单粗暴的流量奖。 以上种种,一个词就可以形容,那就是“作茧自缚”。在 20 世纪,《大众电视》《大众电影》推出这样的评奖活动, 获奖者往往众望所归。20 世纪 80 年代,《红楼梦》剧组通 过《大众电视》杂志进行选秀,陈晓旭的自荐信通过杂志社 转交给了导演,改变了她一生命运。曾任《大众电视》编辑的 孙庆说,那时候杂志社每天都能收到半麻袋的信,不亚于现 在的任何一档选秀节目。相比之下,现在的“金鹰”是不是有 点“魔幻”? 前面说过了,粉丝的关注只是锦上添花,一味追求这种 关注,以粉丝需求为导向,而忘记了一个颁奖的立身之本应 是公正公平、与大众形成共鸣。刚刚出现这种“魔幻”现象时, 大家也许还只是嘲笑,但长此以往就会从嘲笑变嫌弃,使奖 项失去含金量和美誉度。这样的奖别说不颁给真正有演技 的演员,即便是颁,领奖人大概也会三思而后行,连流量明 星也会避之唯恐不及,粉丝自然会抛弃你。最后,再大的奖 项也只会变成业界笑话。

局也由此展开了全新形态。 参观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G2 0 峰会 原址,处处都有故事,件件都是精彩。 一处简洁的白墙上悬挂着十幅黑白照 片,这是近百年前的杭州;另一处,数 十米画卷浓墨重彩地刻录下“萧山揽 胜”,这是今日的浙江。时间的变迁, 巧妙地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相逢。 19 7 8 年,一篇名为《实践是检验 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激活了中国 改革开放的步伐。4 0 年后,修建一新 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就像记忆容器, 留下历史记忆,呈现出现代化的智慧。 多年来,浙江省一直走在中国改 革开放的前列,2 016 年的 G2 0 杭州 峰会正像这座城市交付的“改革答卷” 一样一展精彩。改革开放的 4 0 年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