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回头路!”

霍英东作为改革开放最早的参与者和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打破了改革开放之初的种种投资禁忌,创造出改革开放首批成果,为当时对改革开放存疑的海内外社会各界打上强心针、服下定心丸。

China Today - - 人物┫ People - 文|本刊记者张桦

“父亲常跟我说,我们有幸参与了内地的改革 开放。”在广州南沙大酒店 12 层,年近七旬的霍震 寰凭窗远眺烟波浩渺的两岸风光和南沙客运港往来 穿梭的船舶,几十年来踏着改革开放的节拍,跟随 父亲霍英东投资内地建设的情景历历在目。这位香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霍英东集团行政总裁见证了40 年改革开放“不走回头路”的历程。

霍英东:改革开放的示范者

“70 年代初,父亲经常到内地去,每次回来他 都跟我讲,工厂没有做事的,农村没有做事的,这样 下去国家就要崩溃了。”霍英东说这话时满脸忧虑 的表情,霍震寰至今还记得。 变革发生于 1978 年,一场“实践是检验真理 的唯一标准”的全民大讨论让霍英东看到“国家有 希望了”。到了 12 月,远在香港的霍英东第一次真 切地听到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关于实行 改革开放的讲话,一直倡导爱国爱港的霍英东笃定, “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 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兴。“刚好这个时候在广东 中山发现了一个温泉,父亲得知后认为可以搞旅游。 1979 年初,父亲投资兴建中山温泉宾馆。由于内地 与香港在制度、管理、观念等方面有很大差异,所 以,大家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父亲成为名副其 实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80 年 12 月 28 日,中山温泉宾馆开业时,时

任省委副书记、广州市委书记的杨尚昆亲临主持开 业仪式,将中山温泉誉为“改革开放之光”。作为内 地第一家中外合作旅游企业,中山温泉宾馆开创了 中国旅游史上的里程碑。 随着国门打开,许多海外华人华侨、港澳同胞, 以及外国人开始陆续来观光旅游。高级宾馆的奇缺, 令旅游接待能力十分窘迫。国家决定先在北京、上 海、南京、广州建八大宾馆。香港的八大财团都想进 入,但是仍有人担心政策会变而踟蹰不前。 此时,霍英东再次显示出改革开放示范者的勇 气和魄力。他一步跨进广州,参与投资建设白天鹅 宾馆,并破天荒地提出“三个自行”,即自行设计,自 行施工,自行管理。“因为父亲始终有一个信念,他 想通过这座宾馆的建设,给国人一个信心,向世界 传递一个信息:我们能行,中国人能行。” 之后的霍英东又做出了惊世之举,他要求宾馆 完全开放,不论是否入住,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参观。 在各界强烈的质疑声中,霍英东说出了那句对很多 商人影响至深的话:“我始终认为,先有人气,然后 才有财气。你说改革开放好,讲什么道理也没有亲 眼看有力,开放是什么样,一看就知。” 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白天鹅宾馆开业当天,人 们蜂拥而至,踩掉的鞋子都装了半筐。眼前奢华的 酒店令人啧啧惊叹,然而令霍英东始料未及的是引 起了一场“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 面对争议,最终让霍英东坚持下来的是邓 小平。 在香港,霍英东是接触邓小平最早最多的人。 霍震寰回忆道,19 8 4 年 1月,邓小平到广东考察, 在中山温泉宾馆后面有一座罗三妹山,每天早上, 邓小平都会晨练登山,父亲每次都陪同。有一天, 随行人员说,时间不早了,下山那条路不大好走, 还是从原路回去好了。这时,邓小平若有所思地说: “向前走,我不走回头路!” “不走回头路!”迅速成为当时改革的最强音, 并深刻影响了中国的发展方向。1984 年 5月,继广 东后又开放了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等 14 个沿 海城市。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的这句话 给了全国人民改革开放的底气,特别是给了我们极 大的信心。”霍震寰感触良多地说。 1985 年 2 月,邓小平再次来到广州,入住白天 鹅宾馆。就在这里,对着珠江夜景,邓小平作出了继 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 14 个沿海城市之后,进一 步开放沿江、沿海、沿边城市的决定。邓小平当时对 霍英东说了一句话:“白天鹅好”。 白天鹅宾馆开业之后,先后接待了英国女王伊 丽莎白二世、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美国前总统尼克 松等多国政要。尼克松下榻白天鹅后说:“我曾经住 过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酒店和总统套间,我认为没 有一间能超过白天鹅宾馆。”白天鹅国宾馆在外交 方面的贡献让质疑之声逐渐消失。 白天鹅宾馆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级宾 馆,是国家在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播下的种子。“父亲 与广东政府合作建设的白天鹅宾馆堪称粤港合作 的光辉典范。它为广东乃至全国的改革起到了助推 作用。”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白天鹅宾馆的成功,在 改革大潮初涌的 20 世纪 80 年代初带动大批外资 进入广州酒店业,带动了内地酒店业走向现代化。 2011 年 3月全国两会期间,身为香港特区全国 人大代表的霍震寰在看到“十二五”规划把广州南 沙新区列入粤港澳合作重大项目之一时,心情格外 激动。“20 多年前,父亲就开始规划粤港合作。他 自行施工 自行设计

非常看好南沙,常说‘南沙是我的一个梦’。” 南沙地处广州最南部、珠江出海口虎门水道西 岸,西连中山、番禺,东与东莞虎门、深圳、香港隔 海相望,是珠江三角洲 A 型区域的几何中心。 霍英东的梦想是,把南沙建成珠三角上一座具 有示范性的现代化滨海城市。让南沙作为粤港合作 的纽带,将香港交通、科技、服务等领域的经验和 技术引入内地,结合内地丰富的资源和市场,实现 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父亲总是有着超前的意识。”依照霍英东的 规划,南沙建设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是搞交通,修 桥、筑路、建轮渡,包括港前大道、进港大道,都是 他亲手策划与政府合资修建的;第二阶段是建成多 个项目,包括建南沙资讯科技园、南沙大酒店、南沙 物流中心、新客运港码头、珠三角世贸中心大厦、香 港中华总商会大厦、英东中学等;第三个阶段是把 南沙建设成现代化海滨新城。 回想 1987 年第一次随父亲到南沙考察时的情 景,霍震寰依然记忆犹新。“尽管从香港到南沙直线 距离只有 38 海里,但是我和父亲从香港坐船到澳 门,再坐车到广州,经过 4 个渡口到达番禺,颠簸了 3 天后,才到达南沙。”呈现在霍氏父子眼前的南沙, 处处是滩涂、淤泥、荒田、旧屋……“光着脚的小孩 子从未见过汽车,不会避让。” 从霍英东率先拉开南沙大开发序幕起,他到访 南沙近 800 次,投放启动资金超过 40 亿元,因而 被称为“南沙开发之父”。 其中,建设虎门轮渡是霍英东的一大创举。它 首次连接珠江三角洲东、西两岸,使南沙成为交通 枢纽。当时,有专家在此项目的可行性报告中悲观 地预测,投资必将亏损。但是,霍英东毫不动摇,坚 持做下去。1991 年 5 月1日,虎门渡轮建成通航, 其车水马龙的景况完全颠覆了专家的论断。这再次 让霍英东感受到改革开放的大潮,势不可挡! 无论用过去还是今天的眼光来看,虎门轮渡对 珠江三角洲的发展、对广东的发展都起到了很大的 推动作用,更为今天广州城市的南拓奠定了基础。 1992 年,霍英东建设的另一个项目—南沙客 运港,同样为往来南沙与香港两地的乘客提供了极 大的便利。新的客运港自 2005 年 5月开始代替旧 客运港运营。南沙新客运港开通了多班高速客轮, 更让南沙在连接香港与内地的位置上举足轻重。 “南沙是我的一个梦,是一个可以观察中国 走向现代化道路的小窗口。”霍英东的梦想变为 了现实。 2002 年,广州南沙开发区成立。在霍英东的 推动下,2003 年,南沙资讯科技园作为国家级的高 新技术园区,为香港及内地的科研机构及企业建立 了良好的合作研发基础,提供了粤港人才的输送中 心,成为未来南沙发展的引擎。 多年来,得益于霍英东对南沙不计成本的执著 投入,南沙逐步成为珠三角经济发展中的亮点。 2006 年,霍英东先生去世。在他身上所体现出 的一代香港人的狮子山精神,以及他留在南沙的梦 想,正在由儿子霍震寰领导的霍英东集团延续。 像当年的霍英东一样,霍震寰为扎实推进南沙的 规划,每周至少要来一次南沙,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2010 年,借着亚运会的东风,为了进一步推动 南中国地区的海上商务、休闲、旅游度假和游艇产

2015 年 4 月 21日

广东自贸区挂牌,仪式选在广州南沙举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