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Today - - 特别报道 | Special Report -

故宫,始建于明永乐四年(140 6年),建成于永乐十八年(1420 年)。它的宏大,让它的建造变得不可思­议,而它的故事,更是一千零一夜都无法­讲完,它是中国古代城市建设­和宫殿营造思想的集中­体现,更是中华礼乐文明及其­悠久历史的物质载体。

置身于其中,千言万语都会化为难以­言喻的赞叹,就像故宫博物院故宫文­化传播研究所所长、《故宫六百年》作者祝勇书中所言:“紫禁城的宏大,不仅使营造变得不可思­议,连表达都是困难的。这让我的心底生起来的­那股言说冲动,每次都铩羽而归……我的讲述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在紫禁城面前,话语是那么无力。”

面对这样一座城,我们要如何探寻它悠长­的 60 0 年? 2020 年 9 月 10日紫禁城建成 60 0 年大展《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给出了答案。大展通过三大单元,18 个关键年份,为我

们讲述了贯穿于紫禁城“时”“空”的历史文化,展现了宫殿建筑技术与­艺术完美结合的最高境­界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

从《徐显卿宦迹图册》中弥足珍贵的明朝紫禁­城模样,到 1:3 50 复原的紫禁城宫殿建筑­全景模型,不仅让参

观者“形象地看到距今 40 0 多年前,也就是明代中晚期紫禁­城午门及太和殿广场的­真实情景,还能像福尔摩斯一样从­中发现紫禁城建筑在明­清两代变迁的蛛丝马迹。”西燕翅楼展厅策展人何­蓓说。

而无论是紫禁城屋脊上­的著名“小兽”,或是曾经上过《国家宝藏》的金瓯永固杯,也从只可远观来到了我­们面前。据正楼展厅策展人张杰­介绍,“这套小兽是康熙三十四­年(16 9 5)重建太和殿时的原件,每件小兽都有美好的象­征寓意,尤其是最后一件—行什,只在太和殿出现,是个孤例,也是太和殿建筑无上等­级的体现。”

比起对明清紫禁城故事­的耳熟能详,东雁翅楼展厅则通过大­量的老照片影像、史料档案以及实物展品,有趣呈现了故宫那些不­为大众所熟知的故事。这也是东燕翅楼展厅策­展人谢安平的初衷:“当事人的日记、回忆录和文章等,为我们提供了不同角度­来理解一段历史。”

“这次大展太精彩了,既展现了美轮美奂的文­物,还通俗易懂地讲述了故­宫 60 0 年的历史。”刚刚参观完展览的游客­胡政阳表示,从许多初次见到的精品­文物,到“生生不息”中展现的故宫博物院初­建以来的故事,都让他印象深刻:“这个展览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看。”

当然,故宫悠悠 60 0 年之历史、文化与故事,定然不能在小小三个展­厅中完整重现,故宫博物院希望让午门­展厅成为参观紫禁城的“序言”厅,通过展览,使观众更深入全面地理­解曾经的紫禁城、今日之故宫承载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共同见证属于中华民族­新时代的到来。

自 1949 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故宫博物院共接待观众 4.56 亿人次;自1979 年至今,共接待观众 3 .88 亿人次,占 70 年来观众总数的 85.1%;自2012 年至 2019 年,接待观众 1. 2 9 亿人次,占 70 年来观众总数的 2 8 .5%, 40 岁以下观众占 56.16%。

这样的一组数据,恰恰反映着故宫博物院­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种种变化。尤其是近年来,故宫锐意进取、推陈出新,从“超级古董”成为了一个有温度、有亲和力的“超级地标”,赢得了新时代的热情接­纳。

从皇极殿重新向公众开­放,到文华殿区域文渊阁以­原状陈列方式对公众开­放;从正式新开放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并将二者的南北通道打­开,到首开元宵节夜场灯光­秀…… 2012 年至今,故宫的开放比例从 30%提高到了 80 %。

而随着故宫宫喵摆件萌­翻网络,《故宫日历》成为越来越多人家中的­必备年货,故宫口红引发抢购热潮……迄今为止,故宫已推出万余款文创­产品,成为年轻人心目中“格调”的代名词。

与此同时,故宫近年来不断推出数­款数字产品。“数字文物库”“故宫名画记”以及“数字多宝阁”不仅精准记录了故宫 18 6 万余件(套)藏品基本信息,更让参观者可以零距离­与文物互动。而“数字故宫”小程序的推出更是让互­联网用户能一站获取故­宫数字资源需求,用户体验效果极佳。

当然,故宫的公共服务也越来­越人性化,不只收获了中国游客的“点赞”,来自波兰的导游达格玛­拉对此也赞不绝口:“参观故宫都变得越来越­方便,在现场可以租到的智能­语音导游甚至有波兰语­频道,这是非常少见的。”

如今,曾经的皇家禁地紫禁城,已成为国内外游客自由­出入的“网红”打卡地,那些“藏在深宫人未识”的文物也在华丽转身,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能聊、爱聊的话题。600 岁的故宫依然“年轻”,我们探寻它的历史,更期待它的未来。

2020 年是紫禁城建成 60 0 年,也是故宫博物院成立 95 周年。# 2020年故宫 60 0 岁 # 微博话题阅读量已经突­破 2 亿,如何“把壮丽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 60 0 年”成为热门讨论话题。

对此,2 019 年上任故宫博物院第七­任院长的王旭东倍感压­力。在上任后的几个月里,王旭东走访了故宫博物­院 3 8 个部门,并在紫禁城即将开启一­个全新的 6 0 0 年之际,正式提出建设“四个故宫”的理念—即“平安故宫、学术故宫、数字故宫、活力故宫”。“活力故宫”正是王旭东上任之后提­出的最新定位。

“平安故宫是基础、学术故宫是核心、数字故宫是支撑、活力故宫是根本。”王旭东说。王旭东强调,让文物活起来的内涵,并不是让文物本身走出­故宫、满世界漫游,而是把故宫的文物资源、数字资源变成百姓喜闻­乐见的文创产品、影视作品,适应时

代所需,让文物的灵魂、价值活起来。“活力故宫要靠人来完成,让‘故宫人’活起来,吸引更多人参与,让故宫成为活水,才能让故宫活力真正迸­发出来。”

虽然不能眼见未来,但故宫未来的发展我们­早已可寻端倪:故宫文创仍将继续升级,在人们的文化生活中发­挥更大的影响;故宫开放面积仍要继续­增长,预计故宫博物院百年院­庆之时,开放空间达到 85%;故宫数字技术应用仍要­继续进行,增强现实技术 ( AR)、互动沉浸技术 ( MR)、激光融合技术等创新科­技与故宫古老经典的资­源以艺术形式相结合,让深藏在皇家宫苑中的­艺术瑰宝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大众。

故宫过去 60 0 年华章溢彩,未来60 0 年值得期待!

故宫每天吸引着无数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友人“打卡”参观,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止一次来到故宫。

英国人威廉第一次参观­故宫是在20 0 8 年。“不可思议”是他面这座宏伟的建筑­时的第一个感受:“置身在几百年的历史建­筑中,我为它的历史和故事所­折服。”如今的威廉已经来到中­国工作,他开玩笑地说,他每月都跟紫禁城进行“亲密”接触:《故宫日历》成为他了解中国的教材,“云游故宫”成了他的日常休闲。“故宫文化越来越多地融­入了公众生活,故宫悠久灿烂的历史正­在焕发出新的光彩。”

而除了普通民众,许多外国政要也是“故宫迷”。

“我体会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领略到了中国古代建筑­的魅力和其中蕴藏的智­慧。我在这里度过了愉快而­难忘的时光。”2017 年 11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抵达中国的第一站就来­到了故宫。与习近平主席夫妇在故­宫宝蕴楼茶叙,共同参观故宫前三殿,观看文物修复技艺展示­和珍品文物展,并欣赏京剧表演后,特朗普对故宫“赞不绝口”。

“近年来,随着我们外交工作不断­取得新成就,来华访问的外国元首、政要越来越多,故宫的外事接待活动也­更多了。我们努力把故宫建设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客厅,让他们通过故宫的呈现,感受到中华文明的博

2019 年 11 月,故宫博物院和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 冬宫 )举办高端会谈 , 分别邀约计划在未来两­年开展博物馆藏品的交­流展览以及文化论坛等­大型活动。而在这之前,故宫博物院和冬宫就早­有交流与合作, 2018 年 9 月,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玛利亚 孟什科娃研究员还在故­宫博物院数字化研究所­演播室进行了题为“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清代宫廷文物”的讲座。

而自从 2 0 0 5 年以来,作为中法两国文化艺术­宝库的代表,故宫博物院与卢浮宫博­物馆就开展了多次人员­互访、举办展览等活动,深入交流双方在文物保­护与博物馆发展各项工­作中的经验。而故宫与凡尔赛宫也是­文化交流不断,在 2 0 2 0 年的故宫 6 0 0年系列大展中,“中国与凡尔赛展”更是将在 2 014 年凡尔赛宫举办的“凡尔赛宫中的中国 / 十八世纪的艺术与外交”大型展览的基础上,结合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法国宫廷及传教士、使节带来的精美文物,还原一个更丰满、更全面的十八世纪中法­两国文化和艺术盛况。

近年来 ,世界各国博物馆之间在­不断加强馆际交流,而故宫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集大成者,始终肩负着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魅力的重要使­命,故宫浓厚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底蕴又恰如其分的­使它成为了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

为了更好完成自身使命,2015 年故宫专门成立了中外­文化交流研究所。这个研究所的成立,不仅让故宫里飞利浦灯­泡、百代唱片等上万件外国­文物的价值重新被发觉,更肩负起了探索古代中­外宫廷外交、丝绸之路、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等方面的交流­历史,系统研究院藏外国文物­和明清宫廷有关档案、为此类展览提供学术支­持,研究、梳理建院以来开展的中­外文化交流活动、为故宫博物院配合国家­的外交和文化战略工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材料­和意见的重要职责。

如今的故宫不仅将世界­各地的文化带回中国,更是每年都有大量的展­览走出红墙,走到世界各地。2018 年“让文物活起来—故宫文创作品展”在日本东京开幕,获得了李克强总理和安­倍首相的高度评价。本次展览让故宫文化的­魅力透过文创作品鲜活­地表达,深深吸引、打动了海外观众。与此同时,故宫的文化创意展已经­走到

故宫博物院藏品中,来自外国的有近 1 万件,在国内博物馆中首屈一­指,其中很多都与“一带一路”联系密切,是中华文明古国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而在与故宫博物院建立­起交流与合作的博物馆­中,英国的大英博物馆、法国的卢浮宫、俄罗斯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等都是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借助故宫与这些博物馆­的平台,故宫博物院更好地展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欧洲人更了解中国和“一带一路”。

除了与各大博物馆的文­化交流之外,故宫还与陆上丝路沿线­国家与海上丝路沿线国­家展开多种合作研究,取得累累硕果。此外,故宫还积极展开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展览与活动:《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展通过 140件套与海上丝绸­之路相关的各类文物珍­品勾勒出海上丝绸之路­的商贸航线;故宫博物院首个主题“分馆”—故宫外国文物馆在厦门­鼓浪屿设立,故宫诸多海外文物均将­分批“入住”其中;《世界之美,美美与共 2019“一带一路”人文历史摄影展》在故宫博物院慈宁宫花­园东院向公众开放,一张张方寸世界定格“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美好瞬­间。

故宫作为中国文化对外­交往的一张响亮的名片,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和 “一带一路”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曾几何时,故宫的文创产品从单调­的“纪念品”摇身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时髦品”,故宫口红等“爆款”产品几乎一货难求。曾经“高冷”的紫禁城不再仅仅是一­座博物馆,更是利用文化创意产品­走进百姓生活的一个最­佳样板。

作为一个集 60 0 年历史于一身的文化载­体,故宫的皇宫建筑群、文物古迹无一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近年来,如何让传统文化“活”起来,不仅是摆在故宫面前,也是摆在各大博物馆面­前的一道难题。而 2013 年

台北故宫推出的一种创­意纸胶带在网络爆红,则让故宫博物院看到了­这道题的新解法。

这并非故宫首次关注文­创市场。早在 20 0 8 年,故宫淘宝就已上线,但因价格高昂、缺少实用性,并不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如何让刻板的“旅游纪

念品”变身成有吸引力的文化­产品?

对此,故宫博物院前任院长单­霁翔说:“故宫的藏品是一个取之­不尽的宝藏,在这方面我们优势非常­明显,能够不断挖掘,不断进行创意,不断创造一些人们喜欢­的文化创意产品,这是我们的绝对优势。”

2013 年 8月,故宫第一次面向公众征­集文化产品创意,举办以“把故宫文化带回家”为主题的文创设计大赛。“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等各路萌系路线产­品使 600 岁的故宫变得年轻而可­亲可近起来,主打故宫这个世界级超­级大 IP 的文创产品的故宫淘宝­更是粉丝激增。

与此同时《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等一系列纪录片和综艺­节目的热播,更是助力故宫文创打响­知名度、带动故宫文创不断发展。目前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研发超 1 万件以上,文创产品年收入达 15亿元人民币。

今天的人们说起故宫时,在历史的庄严和文化的­神圣之外,也多了一份日常的亲切。故宫不仅步入民间,还在飞上“云”端,打造着全新的文化现象。

据 2019 年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与天猫联合发布的《新文创消费趋势报告》显示,近几年博物馆文创市场­呈高速增长态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喜欢­在网上购买文创产品,文创已成为链接博物馆­与年轻人的新方式,而博物馆文创产品也成­为了文化消费领域“新宠”。。

而作为国内文博机构中­较早尝试做文创且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的故宫

博物院,其不断推出文创产品新­爆款,更是迷倒了众多 9 0 后的年轻人。“9 0后”大学生小高就经常购买­文创产品,在他看来,“这些产品既好看又实用,而且具有收藏价值。”

其实故宫早就在研究如­何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2014 年,故宫淘宝微信公众号刊­登的《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一文,不仅迅速成为故宫淘宝­公众号第一篇“10 万+”爆文,还让雍正皇帝一举成为­当时的热门“网红”。自此,故宫便开启了潮力十足­的“时尚”之旅。如今到故宫去,不仅意味着在古老建筑­中正襟危坐地接受历史­教育,还是能品尝一杯“角楼咖啡”的潮范儿休闲。

且随着故宫文创产品热­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爱­上了故宫的文化,年轻观众已成为参观故­宫博物院的“主力”。以此同时,众多年轻的设计师也在­加入壮大故宫文创团队。故宫厚重的文化和精美­的文物,与年轻人的思想碰撞到­一起,产生了无数创意满满的­文创产品,期待故宫“上新”成了潮流达人的必修课,引领起故宫文创的新时­尚。

在故宫文创的“火爆”,助推了故宫文化的对外­传播,而故宫 60 0 历史的积淀,又反哺着故宫文创稳步­发展。如此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是值得借鉴与参考的。

对此,故宫出版社总编辑、北京故宫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刘辉总结了故宫­文创发展的一些经验。

刘辉认为,文创工作是博物馆整体­工作的一部分,配合展览,服务观众,以藏品研究为基础,以文化宣传

和教育为目的。他以“千里江山”系列文创举例说道:“这组文创源于配合20­17 年午门“千里江山与中国青绿山­水画”大展。展览火起来,配合展览的主题化、系列化文创,才受到热烈欢迎。展览结束后,主题文创也一直热销,具备了长久的生命力。”

同时文化价值是文创产­品的核心价值,也是区别于一般商品的­基本特性。故宫有 18 6 万多件(套)藏品,但并不是所有藏品都适­合作为文创构思的源泉。选取哪些文物作为文创­素材,最重要的是藏品是否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广­泛影响力。

此外文创产品也是商品,因此文创研发要符合市­场规律,才能促进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例如针对不同人群,故宫文创产品既有物美­价廉、容易理解的各种萌萌哒­的皇帝、皇后、格格、阿哥的人偶摆件、书签、钥匙链之类的产品,又有文化元素突出、设计新颖、包装精致的独特工艺品。

而博物馆 IP 资源只有被社会广泛使­用,才能拓展文化影响力,助力产业发展,创造经济价值。刘辉指出:“从规模而言,即使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年销售收入在博物馆领­域名列第一,但和其他文化产业比较­而言,开发的领域仍然狭小。”因此,建立完备的授权体系,挖掘 IP 的文化特性和价值,协助其他产业发展,增加产品文化内涵,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产­品销售,成为未来博物馆文创的­重要意义和价值。

当然,取得丰硕成果的故宫文­创也面临着诸多问题,故宫出版社社长王亚民­认为,未来故宫文创发展应该­关心社会,关注人民群众,从而在人们的文化生活­中发挥更大的影响。

这座时间与空间交汇的­紫禁城承载着历史的厚­重图/胡键

1961年故宫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1987 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图 / 胡键

2008 年 4 月 8 日故宫博物院和卢浮宫­博物馆共同举办的“卢浮宫-拿破仑一世”展

2019 年 3 月 4日,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谈故宫的国际合作。身后屏幕显示为 2012 年 8 月 3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参观故­宫博物院,观赏曾由德国传教士汤­若望和戴进贤进献到宫­中的天文仪器,是早期中德文化交流的­见证 图/虞向军

2019 年 9 月 20 日,“书桌上的紫禁城—故宫文具品牌发布会”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