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价值链重构的三大特征及对中国的挑战

文/周晋竹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新锐论坛 New Intelligence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力量此消彼长,全球价值链重构正在加速进行,对中国贸易结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参与的部分生产环节可能被替代,导致贸易量大幅持续萎缩,中国在国际生产分工体系中被逐渐边缘化;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在产业层面向全球价值链高附加值端跃升,甚至打造由中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创造了机会。

从中国视角看全球价值链重构的三大特征

(一)供应链转移导致国际贸易区域结构变化

2015年以来,中国进出口总值出现“双降”,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世界主要市场经济疲软导致外需不足,二是跨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重构,尤其是供应链转移导致外贸企业失去订单,生产动能不足。目前,全球价值链中的供应链部分正在由中国大陆转向东盟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如越南、缅甸、老挝、马来西亚等。

全球价值链的形成伴随着中间品贸易量的快速增长,其重构自然以中间品贸易量的急剧萎缩为主要表现形式,并导致全球价值链上参与程度较深的经济体贸易额大幅下滑。总体上看,中国制造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较深,参与率为47.7%,即国内的生产制造将近一半需要与国外的经济体进行协作。

曾经占据中国出口半壁江山的加工贸易,到2015年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下降到35%。2016年7月份,加工贸易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持续下降到28.9%。2016年1-8月,中国对美国和东盟的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3.2%和1.1%,说明以美国为首的跨国公司在亚太地区遵循“追溯到纱”的原产地规则,正在进行全球价值链的重构,力图将供应链全部布局在TPP区域内,中国在国际生产分工再平衡过程中很可能被美国排除在外。

(二)结构性和周期性并存使贸易结构的变化不可逆转。

全球价值链重构,对于中国来说,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 性的。周期性主要指因世界经济运行的波动,国际市场上最终需求出现短期变化。比如2015年9月以来国际石油与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反映了国际主要市场需求疲软,伴随着生产制造活动的减弱,中间品贸易开始大幅下降,全球价值链各个环节出现收缩,尤其是来自发展中经济体的供应商数量骤减。如果影响因素仅仅是周期性的,贸易量的波动会随经济形势的好转而有所回升。此次全球价值链重构开端受经济危机周期性影响,最终将以结构性转移收尾。

结构性则是基于各国比较优势变迁,生产成本与交易成本出现变化,其影响是长期性的。1998年金融危机催生了全球第三次产业转移,中国东南省份承接了来自“亚洲四小龙”的劳动密集性产业转移,使得中国在国际生产分工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2008年的金融危机,酝酿了第四次国际产业转移,由于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国内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的低成本优势已经消失。据统计,中国各个行业的基本工资比东盟国家中劳动力成本最高的印尼还要高出5%-44%,专业人员的平均薪资是越南和菲律宾的1.9倍到2.2倍,加上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成本已进入上升通道,因此,全球跨国公司开始将其产品的生产端从中国东南沿海省份转向东南亚发展中国家。随着生产环节的转出,中间品贸易开始大幅下跌,这种结构性调整并不会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而逆转。

(三)中国角色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市场”转变

中国对高质量产品与服务的消费能力增长迅速,中国正逐渐从“制造大国”向“消费大国”靠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