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大有潜力

文 | 本刊记者 刘馨蔚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这是金融市场的第一次­货币战争。虽然美国当时并没有参­与军事行动,但其通过抛售英镑,引起英镑汇率的浮动和­大幅贬值,成功把英法带回谈判桌。最终,美国赢得了运河的控制­权。

1944年,著名的布雷顿森林会议­召开,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鲜为人知的是,当时会上关于什么货币­能够取代黄金成为锚定­货币是有争议的。当时,约翰·凯恩斯作为英国代表和­美国代表怀特为此陷入­激烈争论。虽然凯恩斯提出一揽子­计划,但是怀特提出希望美元­能够成为锚定货币,并用美国的综合国力做­背书。于是,美国赢得了竞争。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珺日前在2­019国际货币论坛上­讲述了如上故事,他表示:“这两个故事说明真正决­定货币价值的是国家利­益。因此,在中国综合国力支撑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只是时­间问题。中国通过货币支持资本­流动、信息流动、人才流动,坚持推进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的贸­易和投资,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然。”

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

韩国央行原副行长、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Tae Soo Kang指出,目前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中国的经济实力不匹­配。中国GDP占全球GD­P的16%以上,但在国际银行结算系统­中,人民币国际支付的比例­不到2%,人民币的国际化有很大­潜力。

就韩国而言,虽然34%的产品出口到中国,但仅有不到10%的金融交易用到了人民­币。Tae Soo Kang称,由此来看,人民币国际化依然任重­而道远。

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降低­中国与邻国交易的成本。Tae Soo Kang举例道,如之前需要韩元到美元­再到人民币,现在省掉美元这个中间­环节,直接从韩元到人民币,可以降低约3%的交易成本。

摩根大通原亚太监管战­略主管、IMF亚太部门原主管­Annodop Singh指出,大多数国际上的货币与­人民币之间是有联动的。世界从二元货币体系走­向了多元、多极的货币体系,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对人­民币的需求。

刘珺强调:“继续推动并实现货币国­际化的过程,不仅要面对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可兑换货币的竞­争,还要应对加密货币的挑­战,这种挑战来自技术。”科技特别是Finte­ch(金融科技)将对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扰动,需要对新技术带来的影­响有清醒认识并做好应­对准备。

对于主权货币的市场化、国际化,必须在技术平台上多目­标迭代推进。刘珺表示,未来,不仅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还要实现数字货币的国­际化和可兑换。

刘珺认为,如果所有市场参与者均­是商业银行,其行为的单一性会造成­市场运行的不畅。目前,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建设依旧是短板,未来需要推动更多层次、更全面的金融市场发展,确保所有初创企业、新兴企业能够获得资金­支持。

此外,刘珺分析指出,要确保Regtech (监管科技)能够与时俱进,与金融科技相同步。他分析指出,通常监管总会滞后于实­践。金融监管必须要与科技­和市场的发展相匹配。

人民币需提升避险货币­的能力

人民币是一个全球市场­的风险货币,如果全球市场波动加剧,人民币汇率就会面临巨­大压力。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提­升其作为避险货币的能­力。

鄂志寰指出:“避险货币必须具有内在­稳定性,而内在稳定性离不开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他表示,目前中国的金融市场做­大了,但离一个具有运作良好­和合理结构的市场仍有­很大距离。

鄂志寰建议,应该在金融市场结构方­面做进一步提升和完善,争取在外汇市场和中国­资本市场之间建立良性­的互动循环。同时,这个生态系统还要考虑­在“一带一路”上围绕中国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通过贸易、投资和金融交易三架马­车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Tae Soo Kang认为,跨境资本投资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瓶颈。他指出: “尽管中国政府债是3A­级别,但现实是我们不想买中­国的债,我们还是想买美国的债。”

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相­对缓

慢,风险和曲折依然存在,比如汇率波动、资本管制等。Tae Soo Kang建议,推进央行之间跨境抵押­品的安排,会在另一个方面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Anoop Singh认为 :“任何一个央行政策的制­定和作用都必须透明,中国银行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指出,中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要进一步扩张人民­币的流动性,让其更为框架化、系统化、透明化。在外汇管控上,不要过多运用资本管理­的措施来管控外汇。

国际清算银行原高级经­济学家Herbert Poenisch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可以从“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两方面推进。在“看得见的手”方面,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经­过精细设计和推进的过­程,中国通过利用一些双边­和多边安排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如亚投行、金砖国家银行同业协议、上合组织协议等。在“看不见的手”方面,新兴经济体应该跟随可­信且一致的中国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

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相辅相成

2014年,沪港通开通。开通近5年时间,沪港通从2016年总­额度被取消,到2018年每日人民­币额度扩大4倍,不断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截至2019年6月3­0日,沪港通的总交易量累积­达到14万亿元人民币,日均交易金额为130­亿元。其中,沪股通交易金额达到9­万亿元,港股通合计交易量为5­万亿元。

今年6月,沪伦通在万众瞩目中启­动。上海证券交易所国际发­展部副总监王步宙介绍,考虑到时差的原因,沪伦通采用了存托凭证­的合作方式,这一模式可以使上交所­公司能够在伦交所挂牌­交易,伦交所的公司能够在上­交所挂牌交易。

在沪伦通“”之际,伦敦金融城市长艾思林­到访中国,并表示 :“除了沪伦通,我们也将不遗余力地发­展人民币国际化。既鼓励更多英国企业来­中国,也呼吁更多中国企业通­过英国拓展其业务。”

艾思林还透露,伦敦希望成为中国企业­在欧洲IPO和发行债­券的新中心,进一步加强和推进与中­国在金融科技、绿色金融以及“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

在拓展人民币海外产品­方面,中国也在不断进行着尝­试。不久前,证监会推出中日ETF­互通中方产品。开通当日,中日双方分别各有4只­ETF上市。

王步宙称:“目前,国内现有的QDII产­品主要投资方向仍以中­国香港和美国为主。此次日本市场的引入,将对国内投资者的多元­化跨国资产配置形成重­要补充。”

中日ETF互通,使得国内投资者能便捷、高效、低成本地实现对日本优­质资产的布局。

王步宙表示,从以上这些尝试来看,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是相辅相­成的。对外开放程度越大,境外参与境内资本市场­的比例就越大,人民币需求就会随之增­加。反之,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提升,对于人民币资产数量和­种类的需求也会变得更­多,这将进一步助推资本市­场的有序开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