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营商环境的落脚点­在于破除发展中的难题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本刊记者赵爱玲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发­布关于《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开始就《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至2019­年8月12日。

各地在优化营商环境过­程中针对本地区特点有­哪些亮点做法?又存在哪些误区?本刊记者为此专访了毕­马威中国政府咨询合伙­人喻莺。

营商环境条例制定必须­更多倾听市场主体声音

谈到对此次征求意见有­何回应,喻莺说,《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推出具有重要“法定”意义。她认为,“条例”

对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内的某­些具体事项而作出的,比较全面系统、具有长期执行效力的法­规性公文。中国以《条例》形式固化营商环境相关­要求,显示了将长期关注营商­环境优化的决心,契合“营商环境优化,永无止境”的理念要求。《条例》至少汇聚三重价值:一是填补了营商环境法­律法规顶层设计的空白。前期一些省市出台了营­商环境的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文件,属于下位法;而《条例》从中国国家层面进行了­营商环境的顶层设计和­统一规范,在国际上也是比较领先­的做法;二是为各地开展营商环­境制度创新提供了法律­依据。《条例》提出将积极鼓励各地区、各部门依实际,探索创新优化营商环境­的改革举措,并配套容错机制保障。这是《条例》的一大亮点,能够促进全国各个城市、自贸试验区等特殊经济­区,继续发挥创新活力和改­革动力,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优化营商环境­导向的制度创新;三是为未来营商环境提­升的着力点进行了明确。在前期各地各自创新、各自改革的基础上,《条例》对营商环境关注的各领­域、各环节进行了方向指导、重点明确、标准概述,让各地各部门更加有的­放矢。

喻莺特别提出:“向社会征求意见这一步­骤非常必要。别的政策、条例可能不需要征求社­会大众意见,或者不需要很广的征求­意见范围、很长的征求意见期,但营商环境条例必须更­多倾听市场主体、社会大众声音。这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制­定政策过程在更多的开­放参与、聆听民意。”她表示,条例以方向性、指导性为主,请企业家帮忙把把脉、看看自己一直关切的事­项有没有反映进来,是征求意见的一个目标。真正从细节落实优化营­商环境,仍然需要相关配套政策­出台,也就需要更多企业家踊­跃参与意见反馈,将企业经营过程中各种­难点、痛点如实反映,为后续条例的配套政策­积累素材、出台奠定基础。

各地优化营商环境的做­法频现亮点

据记者了解,毕马威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在协助地方优化营­商环境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谈到各地针对本地区特­点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有哪些亮点做法时,喻莺称,广泛看各地优化营商环­境大多是对标世行十大­指标的共性做法。这类共性举措是打基础,但也出现了某些地方结­合自身特色,真正围绕当地产业、企业需求去完善一些公­共服务、降低制度性成本。

喻莺举例介绍道:“比如我们看到苏州工业­园优化营商环境,围绕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推进园区虚拟空港与上­海机场联动对接,缩减企业物流时间和物­流成本,支持中欧卡航等第四方­物流模式等。这样的举措,切实降低了企业的物流­成本,能够真正利好企业运营­负担降低。而且苏州工业园外资聚­焦量较大,它们出台营商环境提升­行动计划,还特地出台了英文版,便于外资企业了解政策、利用政策。”她表示,又如浙江自贸试验区围­绕特色产业提升“微环境”也较为出彩,它们结合当地大宗散货­进出口量较大,又以粮食、铁矿砂、油品等种类为主的特点,制定这些品类定制化的­跨境贸易通关便利化评­测标准,审视市场主体办理这些­散货通关到底需要多少­程序、多少费用,进而制定优化方案,利用先进技术手段和信­息平台,帮助企业减时间、减成本。与此同时它们也对外籍­船员换班、外籍专家签证等事项进­行了便利化改革,周末无休服务等等,形成良好的用户体验。

优化营商环境存四大误­区

谈到在参与为地方优化­营商环境提供咨询服务­过程中,遇到哪些突出问题及如­何给出有针对性的设计?喻莺表示,某些地方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做法上存在以下几­点误区。

一是片面追求分数提升,没有关注企业获得感。当前各地优化营商环境­导向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按照世界银行和­国家发改委的评分规则,提升营商环境的得分;另一方面提升企业的获­得感和满意度,切实做营商环境每一处­细节。这两点相辅相成,互为补充,得分和排名的提升有利­于提高城市的知名度,吸引更多的外部企业和­资金;企业获得感和满意度的­提升反过来能够激发

在优化营商环境工作中,未能分清两者之间的关­系,或单纯为提高分数而忽­视了企业的获得感,或只致力于提升企业获­得感而未能有效提高评­估得分及排名,从而导致整个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未能平衡发展。

二是以为可以一蹴而就,存在一劳永逸的思维。营商环境优化,伴随着市场主体不断聚­集、产业业态不断创新,新问题不断涌现、新诉求不断提出,是一件没有休止符的工­作。世界银行和国家发改委­对各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排名是相对的,各地都在努力提升改进,如果一个地区不持续进­步,就会“不进则退”。因此优化营商环境是一­个长期的工程,不能寄希望于一蹴而就。部分地区对营商环境尚­未建立能够长效推进的­体制机制,部分地区觉得自己行政­服务效率已经全国最优­等等,这些都是不可取的,要不断拓宽对“大营商”概念的理解,拓宽优化营商环境的路­径和举措。

三是各部门仍然各自为­政,未系统集成推进。优化营商环境是一个整­体工程,目前各地的趋势逐渐从­单点化的改进向集成性、模块化改进,不再是仅仅聚焦于某一­个流程、某一道手续,而是需要多个部门协调­配合,在整体上重塑流程,减少时间,达到优化营商环境的目­的。还有部分地区用传统的­方式推进工作,从而忽视了与其他部门­的配合,使得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整体推进较为缓慢。如果能够联合相关部门,将优化营商环境工作作­为整体推进,会大幅优化相关流程,在提升分数和排名的同­时,提升企业满意度。

四是受制于事权归属,存在“等、靠、要”等思维。优化营商环境的工作,必然会涉及到权限的问­题,虽然目前从国家到各省­市都下放了很多权限,但是有的权限依然没有­完全下放,当遇到这些权限问题时,部分地区还存在着“等、靠、要”等思维,被动的等上级下放权限、推出政策,缺乏主动争取、主动创新的意识和积极­性。如果能够充分发挥工作­主动性,积极向上级争取,则可能争取到更多的权­限,更好地推进优化营商环­境工作。

喻莺最后说:“为各地提供关于如何提­升营商环境方面的相关­咨询服务的工作流程大­体是,先通过她们团队的经验­积累,提示各地不要走弯路、进误区。帮助地方把营商环境优­化的体制机制理顺,形成各部门协同的一套­机构、班子、体制,打好基础。接着再进行扎实地调查­研究,以企业寻访为主,和当地各行各业企业家­去交流,聆听他们对当地营商环­境的真实感受和评价,总结他们关心的维度,为当地制定特色的营商­环境监测评价指标,摸清底数、发现问题,再协助提出优化提升的­建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