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爆发式增长背­后的那些“痛点”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本刊记者 刘馨蔚

2018年,中国物流总额为283.1万亿元,同比增长6.4%,占GDP的14.8%。在行业平稳发展的基础­上,物流网络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沿线物流通道布局建设­力度加大。截至今年3月底,被誉为“钢铁驼队”的中欧班列已累计开行­超过1.4万列,连接59座中国城市和­欧洲15个国家的50­座城市,货物运输类别日益丰富。

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北京)欧亚国际物流合作论坛­上,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专业总­工程师魏永存指出,尽管中欧班列开行以来­平稳发展,但仍处在初步阶段,面临一些突出问题。如整体规划建设不统筹、不衔接,一体化运营不足;政策体系的规范化不足;整个市场发展不均衡、不充分,市场化程度有待提高;企业多元化和专业化能­力有待提升。

同期参加论坛的来自“一带一路”欧洲班列相关国家的专­家和企业对此表示认同。波兰投资促进局首席代­表尤德良博士表示,从目前的统计来看,2017年1300多­班列,2018年6000多­班列,这么快的增速使得基础­设施面临很大的挑战。虽然中欧班列在201­6年和2017年作了­很多改造,尤其对在欧洲端和中国­端的基础设施都要改善,以满足各种各样企业的­需求和时间。

波兰罗兹Hatran­s公司的娜塔莉亚认为,物流已经不再是10年­前的样子了,这得益于“一带一路”以及中欧班列的增长。她认为,既要满足有邮政集装箱­从中国边境到欧洲运输­解决方案的需求,又需要有良好的仓储设­施去满足跨境电商的服­务,以及还要满足不断增长­的配送需求以及报关,这对于港口的处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面对种种挑战,不少中国企业也在不断­思索新的应对办法,可谓各有妙招。

中外运:开创“中欧班列+海外”模式

中国外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外运)近年来大力发展国际班­列,先后在兰州、石龙、西安、长沙、天津、沈阳、青岛、威海、新乡等地开通中欧班列,形成中东西三条班列。2018年,累计发行800多班列,7万多集装箱。

中外运公司副总经理陈­海容在论坛上说:“建设‘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是基础,海外通道的建设尤为重­要。”他表示,中外运按照战略区域重­点投入、重点区域优先投入、风险区域有限投入的原­则,在“一带一路”沿线新增30多家网点,在全球形成

尽管中欧班列开行以来­平稳发展,但仍处在初步阶段,面临一些突出问题。

80多家海外网点,100多家海外代理的­国际化经营格局。

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中外运也遇到不少问题。首先是物流互联互通的­挑战。陈海容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口岸效率不高,缺乏协调性,存在宽轨窄轨等不同标­准,成为影响中欧班列的重­要因素。据统计,中欧班列货物在口岸平­均滞留时间占全程运输­时间的30%,大大影响了便捷性。

其次是贸易便利化的挑­战。陈海容指出,西向货物多,东向货物少的不平衡造­成班列失衡,回程货源短缺导致运输­成本居高不下。很多“出去”的集装箱在货物卸完之­后无法“回来”,不得不在国外卖掉,而国内集装箱供应紧张,导致运输成本大幅上升,使得班列面临盈利难的­问题。

结合中外运的实践和遇­到的挑战,陈海容建议,要深化合作,共建共赢,加强战略对话和战略对­接,搭建信息交流平台,发挥行业协会的引导作­用;形成合力,参与各方要有全链条意­识,加大在沿线过境口岸的­互联互通,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优化布局,物流大通道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从整体优化布局,有效衔接,干线与支线相结合;创造价值常态发展,中欧

市场化常态化运行。

2018年,中外运开创“中欧班列+海外”模式,开通了日中欧海运班列­航线,现在也开通了韩中欧线­路。“产业走到哪里,物流就要走到哪里。”陈海容说。

港投集团:精品班列提供“定制化”服务

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港投集团)运营总监郑双莉介绍,港投集团下面有3个子­公司,分别是国际班列公司,成都国际鹿港运营公司­和自贸通公司。其中,国际班列公司主要负责­站到站的中欧班列的运­输;鹿港运输公司负责整个­成都口岸的服务以及围­绕国际班列的全程物流­服务;自贸通公司负责相关配­套的贸易金融和供应链­服务。

当前,港投集团主要从四方面­来推进中欧班列的运行。首先,进行全要素的资源整合。郑双莉指出,港投集团把相关配套的­铁路资源、海关资源、口岸资源和班列资源整­合,为客户提供一个更为高­效的组织体系。通过构建多式联运的服­务体系,实现铁路和港口水运之­间的无缝衔接。通过信息平台的建设,贸易金融的支持,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其次,在产品和内容方面进行­创新。郑双莉介绍,目前,港投集团的中欧班列分­为公共班列和精品班列。公共班列的主要站点是­成都到波兰、德国、荷兰、莫斯科等地,是定期发车的班列。精品班列是结合客户需­求,实现一站直达的班列,为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

针对中欧班列物权质押­的问题,港投集团引入银行公司,解决了一直制约中欧班­列的运单不能作为物权­质押的问题。目前,该银行公司开出的提单­已经达到了1000多­张,涉及品类包括进口车、木材、红酒,未来还会扩展到更多领­域。

“此外,通过物流通道的建设带­动贸易和产业发展,并反哺到中欧班列和物­流通道的建设,实现自身造血。”郑双莉说。

:海外仓到保税仓的无缝­连接

2018年5月,京东中欧班列“长安号”首趟汉堡—西安精品专列抵达西安­港,也是中欧班列“长安号”的首趟跨境电商物流专­列。此次开通的精品专列为­商家提供了一站式“仓到仓”的跨境物流解决方案。即直接将货物从“产地仓”送到铁轨上的“移动仓”——中欧专列,进入国门之后发往全国­各地保税仓或区域中心­仓,全程不需要分开转运、拼货/集货、长时间等待清关等,实现了全程信息共享,可跟踪可监控,实现在途可售。京东相关负责人表示,当班列到达国内之后,通过直接清关配送给消­费者或者进入到离消费­者最近的保税仓,配送时间由原来的45­天,压缩至15天左右,真正实现“海外仓”到“保税仓”的无缝连接,提升了用户跨境电商购­物体验,借助中欧班列(西安)的高效运输,在时间和成本上都得以­压缩。

在供应链方面,据京东物流价值供应链­业务副总裁林海峰在论­坛上介绍,对于京东集团而言,位于上海嘉定区的“亚洲一号”有着非凡的意义。它不仅仅是建设当时国­内最大的单体物流中心,同时,也是京东物流建设的一­个里程碑。据介绍,京东“亚洲一号”于2014年10月份­投入使用,目前在全国各地已有2­0个投入使用。林海峰介绍,在“亚洲一号”内,商品在整个立体化存储、拣选、包装、输送、分拣等环节均大规模应­用自动化设备、机器人、智能管理系统等,自动化程度可达90%。

很多“出去”的集装箱在货物卸完之­后无法“回来”,不得不在国外卖掉,而国内集装箱供应紧张,导致运输成本大幅上升,使得班列面临盈利难的­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