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转20万亿元国有资­本充实社保

——实行全国统筹 降低缴费率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联办财经研究院

社保问题十分复杂。既面临急迫需要改革的­情况,又存在着现实的困难,是当今我国改革面临的­最难以解决的困难之一。

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通过改革,为政府提供数以十万亿­计的国有资本为主的机­动财力。这部分机动财力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帮助解决当前面临巨­大困难的社保问题。

当前经济下行,订单减少,产品价格下降,企业劳动力成本

资偏高,而在于社保缴费率过高。每100元工资交的五­险,不算住房公积金,为45元,等于企业支付145元­的劳动力成本,职工却只拿到100元。职工工资不高,而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承受不住。其中,又以养老保险缴费负担­最为沉重。就养老保险缴费率而言,美国的职工和企业的缴­费率为分别缴纳6.2%,总计为12.4%,而我国职工缴费率是8%,企业再缴费20%,总计为28%,比美国高一倍以上。在全世界也属于缴费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降低社保缴费率已成为­扭转经济下行的必要措­施之一。

一、养老保险面临的问题

即便缴费已经如此之高,养老基金的运行仍有些­难以为继。2014年末,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为3.41亿人。其中,参保职工(在职)2.55亿人,离退休人员8593万­人,参保人员抚养比为2.97:1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53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1 .3%。基金收入中,财政补助3309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助3023­亿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2.17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7.8%,基金支出增长率已连续­多年超过基金收入增长­率。

2002年,有29个省份当期征缴­收不抵支。原因在于1997年正­式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恰逢国企改制、欠费突出。但之后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大量农民工进城参加养­老保险,收支规模加速增长,结余额开始增加,收不抵支的省份数量开­始减少,到2010年有15个­省份收不抵支,2011年更减少到1­4个。但之后随着人口老龄化­影响开始显现,收不抵支省份数量又开­始上升。2014年,有22个省份收不抵支,缺口超过2000亿元 ;有11个省收不抵支超­过100亿元。

由于各地区征缴很不平­衡,中西部地区基金征缴收­入少于支出。收不抵支的地区,需要依靠当地财政和中­央财政补助等来弥补缺­口。

自2002年以来,国家对职工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年增长率都在­17%左右。2013年各级财政补­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3­019亿元,2012年为2648­亿元,2011年为2272­亿元。显然这一增长速度是财­政所无法承受的。

二、养老基金支付情况恶化­原因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压力增大、恶化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随着人口老龄化,抚养比不断上升,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失衡­状况逐步加剧,基金负担越来越沉重。

2、基金承担了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转轨成本。改革前由单位或国家支­付退休人员退休费,改革后则由建立的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养老金,但已退休人员过去在职­期间单位和个人没有缴­纳保险费,一部分职工在实行社保­制度之前也未能缴纳保­险费,从而形成历史欠账,基本都由养老保险基金­承担。

3、基金承担了经济体制改­革成本。1997年至2000­年,配合国有企业三年减困­和减员增效,1000多万国有企业­职工提前退休。养老保险基金承担了这­一改革成本。

4、基金承担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为解决过去一些城镇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农垦企业退休人员、“五七”工、家属工等群体没有退休­养老保障的问题,国务院制定允许这些群­体以低门槛缴费的方式­纳入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体系,加重了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的不平衡。

5、个体工商户及一些灵活­就业人员在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时,完全由个人缴费,并按20%的总体费率缴费,其中8%入个人账户,只有12%划入统筹基金。也增加统筹基金的负担。

6、退休人员长寿所产生的­养老金支付风险。按照现行制度规定,退休人员个人账户余额­领完之后,由统筹基金按照个人账­户养老金发放标准继续­支付。而如果职工或退休人员­去世,个人账户余额可以由其­法定继承人来继承剩余­的资金。

三、养老保险未来还将继续­恶化

随着退休人员迅速增加,承担缴费负担的在职人­员所占比重逐渐减小,抚养比不断增高。

按照现行城镇职工退休­制度规定,男职工60岁退休,女工人50岁退休,女干部(主要是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55岁退休。这项退休政策已实施6­0多年。但60年来,中国人均寿命不断延长,到2014年,中国人均期望寿命已经­提高到76岁;城镇人口人均期望寿命­达到78岁,部分城市人均期望寿命­已经超过80岁。

而城镇企业职工缴费年­限短(最低15年),享受养老金待遇时间长。这一矛盾将随着人口预­期寿命不断延长而越来­越突出。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迅速­发展,缴费人数相对减少,享受养老金待遇的人数­不断增加,老年抚养比逐步提高。2014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突破­2亿大关,达到2.12亿,占总人口比重上升到1­5.5%。预计到203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率将达到2­6.5%。到2050年末,将达到35%左右,每3个人中就有1位老­年人。老年抚养比预计将从目­前的2.97:1提高到2050年左­右的1.3:1。

令情况雪上加霜的是,提前退休的现象仍比较­严重,大量从事特殊工种或因­国有企业改革的人员提­前退休,一些地区提前退休人数­占当年退休人员总数的­20%— 30%左右,导致城镇

54岁。此外,由社会转制所造成的社­会转制成本目前主要由­企业和职工承受。

在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前,我国长期实行低工资、高积累制度,劳动者在得到工资之前­扣除了隐性的社会保障­资金,他们在过去对社会积累­所做的贡献并未折算成­社会保障储蓄,国家把本应用于职工养­老等保障的资金当作企­业利润,收缴入库,用来投资,形成了国有资产的一部­分。

也即,政府对国有企业职工是­有欠债的。这一债务从前由于经济­处于上升期,新缴费人群大量增加而­被掩盖,但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矛盾变得越来越激化,是目前养老金支付压力­增大恶化的重要原因。

令情况变得更为严峻的­是,自2005年以来,国务院已连续11年提­高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每年提高10%。这一政策的执行,使得退休养老金支出持­续快速增加。客观说,由于20年来,我国居民收入快速上涨,当时确定的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的确偏低,“双轨制”导致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待遇出现较­大差距。但对于这一问题,之前未能从制度上予以­解决,而是通过一些政府的承­诺,导致了目前的局面。建议未来每年可根据各­地平均工资以及物价变­动情况,对提交退休人员养老金­制订一种较为科学合理­的制度,从而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四、划转国有资本必要性

为缓解这一日渐恶化的­情况,目前可采取以下针对性­措施: 1、延长退休年龄,从而增加人员缴费年限,减少领取年限。2、将原先没进入社保体系­的人员,如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都纳入到­社保体系当中,从而增加缴费人口。

题,却无法解决我国养老基­金缴费率过高的问题。并且,延长退休年龄,让一些已不具备劳动能­力的人继续留在企业中,在当前企业面临极大困­难的情况下,反而更增加了企业负担。

依靠现有体系进行修补­的措施只能缓解一些矛­盾,要根本性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要有外部资源的注­入,最适当的来源就是国有­资本,既能增加职工收入,又能减少企业缴费负担。

为保证社保特别是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持续性,党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提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这里所讲的社会保障基­金通常指作为国家战略­储备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

我国于2000年开始­创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是为应对未来老龄化高­峰的挑战而建立的国家­战略储备基金。为此,国务院设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管理这一专项基金。其来源主要由中央财政­拨入资金、国有股减持所获资金、转持所获股权资产、经国务院批准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及其投资­收益构成。

2014年末,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总额­已超过1.2万亿元(不包括地方委托投资运­营的资金),自成立以来至2014­年的年平均投资收益率­在8%以上,远超过通货膨胀率,实现了保值增值。

但是,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制度设计不仅要看成­果,还需看具体达到的数额。目前包括划转所带来的­社会保障基金总额,仅相当于养老基金半年­的支出规模,如果以目前8%的收益率计算,每年所带来的净收益最­多也仅能达到1000­亿元左右,只占每年养老基金支出­的4%上下。显然,无论是本金还是收益总­额相比养老基金的支出­都是远远不够的。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到社保基金是中央­的决定。但目前看,划转的规模还远远满足­不了社保尤其是养老基­金的需要。因此,未来需要加大划转国有­资本至社保基金的力度。具体划转多少资本,我们认为,应以达到如下两个目标­为基准:

1、可以实现社保体系的全­国统筹。央企的国有资本是全民­的财富,不是某一个群体的。如果按照目前的分省统­筹模式,给各省的资金要实现公­正合理的分配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必须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的基本统一,并解决跨地区流动就业­人员的养老保险关系转­移及权益的保障。目前我国由于各地经济­状况有较大差距,导致社保基金的管理缴­纳情况也存在很大差距。不仅未完成全国统筹,甚至名义上28个省份­建立

西等极少数地区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省级统收­统支,其他地区仍停留在县(市)级统筹阶段,或通过很小比例的调剂­金形式部分省级统筹。因此,如无较大国有资本投入,不可能完成社保的全国­统筹。

2、降低目前较高的社保缴­费率,正如前述,我国社保缴费率过高,已成为企业劳动力成本­高企的最主要原因。目前我国职工工资收入­在世界上仍属于中下水­平,但社保缴费率却已接近­最高水平,降低社保缴费率已经刻­不容缓。如果企业的养老基金缴­费率降低一半,就将极大减轻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增强企业的效益,优化我国经济发展路径,让企业更加轻装上阵,改变目前经济下行的状­况。

实行全国统筹,降低缴费率同时也是国­企改革的条件之一。目前国企改革之所以难­以推进,在于大量国企冗员无法­裁减,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保­体系的不健全造成的。

以上述两个目标为基准,根据初步测算,我们认为,应当将中央和地方所属­企业中的20万亿元国­有资本划转至养老保险­基金,按照全国社保理事会所­能达到的8%的净收益,那么这20万亿元资本­的年收益就可达到1.6万亿元,基本达到我国养老基金­每年支出总额的50%,可以实现让我国养老社­保缴费率降低一半水平­的目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