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之悟 ◎ 沈行佐等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文/沈行佐 沈行佑

一、太极的气与势

所谓“以气运身”实际是一种慨念,真正能做到是功到自然成的一种体验,而不是苗的助拔。刻意运气,特意行气会产生不利影响。

气也不是深奥的行为,不做作,不求全,自然就好。

气是我们身体里的营运物质,须臾不可缺少,同时也是营造者,气势就是其间的产物,是某种和气有关系的物质在意识上的反应,是产生与接受的关系,具有一定冲击效果,比如音响效果或视觉效果。

太极拳从拳架到劲路再到势头就是其历程,也是我们习练者由内到外的追求。追求的方法就是练。从腰腿上练,从架式上追,精雕细磨,不断纠错,不断求证,求中正,求细腻,求意境,求达位。

不少初学者很怕出错,总想一步到位,找到正确的道路,殊不知正确道路往往是从错误中走出来的,要容错,纠错才能识错、知错、改错。有的一开始学拳就要寻求精华、秘籍,这是很幼稚的想法。秘籍有吗?有!练到了,到了一定程度,那时所谓秘籍就是一层纸,一捅就破,没有练到,讲破了天又有何用?拳的体用方法不是讲就能实现的。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又有哪位找到了不经过练,就能显而易见长功夫、养生健体的方法呢?拳的高度在气势,人的高度在气度。

二、太极的拳与桩

拳是桩的延伸表达,复合运用。桩是拳的简化重复,熟练步骤。

通常意义的桩分两个部分:一种是静桩,一种称为动步桩。静桩中又分为步桩和坐桩。桩可以是功法的提炼,也可以是性情的修炼,无限扩大桩步的作用也不见得可取,也未必有用。

中华文华中的禅修是作用于修身养性之上的,用以悟道和参禅的,以静、净为主旨,以坐姿为重。

拳中静立桩是借道法为用,既有修持,又有一些练身作用,既能适当壮体又兼些许敛神作用。

活桩步一般以弓、马、虚、仆为基础步法,辅以虚实的身形和手法组成或定或动的动作来充实拳的势式,熟练和固化动作的准确实施。在此基础上运化出劲路、势能和神韵。为什么要用桩步? 1,传统练法的需要。传统拳术的习练一般都从基本功练起,从练腰腿开始,包括压腿、踢腿、拉韧带、下腰、跨步、劈腿,拳无分内外,功无论上下,为的是技击和强身健体需要。

2,基本功是一个逃不过去的环节,无论怎样练架,想使拳达到一定高度必定最后考验到腰腿功夫,没有练到必定要补课。

3,通过一个一个的桩步习练,使基本功加深,动作优化,劲力充实,不易走形。

4,在此种基础之下,拳架习练应运而生,水到渠成,而且能深化,优化,且能简化,少有神化和玄化。

5,此种练法是功夫的需要,是为技击作准备,既苦又累且单调,其中还需一定的养护工夫。

桩功在拳中有一定意义,有一定作用,但决不能把桩功等同于拳技,桩功代替不了拳的功夫。

拳是把桩功集合起来,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套路,变成一个整体,既体现传承又发扬拳技,是变化的需要,发展的要求,又可形成多样化,供整理研究提高。

三、有意,无意

意是什么?意,首先是思想活动,而且是不会固定停留的,是一种反映,这种反映,一是通过眼,耳,鼻,口,皮肤接触的反应;二是经验和知识积累、综合的反应;三是反复刺激形成的过激反应。

我们经常讲的学习就是意识反映的一种形式,少儿时代称为发蒙,此是一生中最佳的学习年龄,是接受知识最旺盛的阶段,过了这个阶段学习就是靠理解能力来加强了,再后来的学习是积累中发挥了。同样事情从少年儿童抓起是最富实效的。

为什么少儿学习是最有效的,除了生理原因之外,是“无意”。这种无意是无经验约束和先觉比较的无意。这

样就有了“无意即有意,有意出真意”的说法。“意太重不一定有意“。在学拳中可以观察到一个现象,一些同时期学得好的小朋友不是那种大孩子,而是天真烂漫的小孩子。究其原因是孩子表面上的漫不经心,实质上是意不重,老师怎么教就怎么接受,而意重的孩子看似认真但学习效果不一定好,动作反而显得牵强。成年人当中学拳的也有此现象,那些不认真听讲,忙着比划,想比别人学得更好的人不一定能如愿,这也是出于“意太重”原因。

认真听讲,细心领会,反复实践才是学拳的好方法,好态度。

怎样克服意太重?一,就是端正学习态度,不用理论框住自己,尤其那些比较深的理论,比方气、意、神等,这是难以意会的东西;二,由简入繁,从简单出发,立足时间换空间,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三,不要耍小聪明,有些过程,你暂时跳过去了,最后还是会因为瓶颈而需要返工的,尤其腰腿上面的基本功,没有时间和努力的积累是难以突破的;四,示玄弄神者往往由于功夫不到家,又不想好好练,极想出众而陷进去的。

意念、意志、意识、意义都是意的反映和集合。太极拳是知行合一的功夫,不是纯思想拳、意识拳。

四、太极拳的神与神气

和气一样,神也是很虚幻的,甚至更为飘渺,诚如中华文化一样是用底韵说话的。

精气神在中国文化表达里总会用到这三个字,这都不是物化的内容,是一种抽象的表述,既谈不上定性,更谈不上定量,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非物质。它博大精深,也虚无飘渺,它意味深长,也风情万种,它既是内含,又 呈表象。神在太极拳里是如何表现的?一,熟练的架式,中正的内容,形正影泰。

二,适合的服饰,敛舒的形态,轩昂的气宇。

三,不俗的气度,宁静的仪态,沉净的韵味。

四,绵延不尽,滔滔不绝,连贯相通,似水流长。

神是内相外通,内延外展,加上气则有另一种气象——圆润,和谐,内外相得益彰。

气的叠加是一种饱满,是气血满溢的充盈,是充满活力的表现,太极拳的巨大功效确实在此可见一斑。

在气和神的结合当中,太极拳确实可以把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那就是以柔松为基础的习练方法。本人在此有些感触。一,不急不忙,过去总把练拳当作一个任务来完成,用空间来抓时间,现在则用时间换空间,使锻练成为闲庭信步,心放松了,神就不忙了,神清气闲。

二,静、净的气氛心态,使神安意平,练拳成为一种乐事,能更清晰地感悟拳技、拳理、拳意,体悟其中美妙的部分。

三,用拳理来悟道,更深刻地领悟人生道理,进而用更为宽广的胸怀去体验生活,怀抱世事。

四,神和气的达位使人能更豁达地应对各方事物,对待年龄、疾病、烦恼和老年事态。

五,神和气的加盟使宽容的裕度加强,用“让子弹飞一会儿”的从容会抹去过去的急躁心情。

神和气的升华,实际是道和技的伸展。人生太极和太极人生便不是虚

言了。

五、太极拳里抽与拨

对“运劲如抽丝”的说法我感到有些不妥,也许是个人感觉,也许是理解问题,所以提出来讨论。

和老师推手往往被纠正一个错误动作,就是不要抽,不要拨。做不到,挨了打,还是做不到,还是挨打。

习惯的动作,本能的反应,而且屡教不改,屡屡难改。

老师一句话“抽就是丢,拨就是顶,要不丢不顶”。身在其中,用在其中,不知多少磨练才能纠正此错误。

真正理解其中奥妙是在成年之后。不丢不顶是太极拳永远无尽的追求,是高境界的体验,也许是懂劲后的神明之相,我问自己,达到了吗?内心告诉我:远未达到,正在路上,漫漫无尽头的路上。我求索着,想往着,憧憬着。

不抽、不拨的反面是什么?“搓,引”。搓、引两个字是我们一辈子功夫的实践内容。

何谓搓引?是沾连沾随的技术,其技术要点就是处处有掤,是腰腿具备的“用意不用力”,是虚实中的达位,也有“让子弹多飞一会儿”的裕度,是练与悟的结果。

年少时,势单力薄,所遇的打击明明听到了,但就是引不开,于是只能拨,拨的力量仍显不够,所以只能逃掉一半,乃被发出去。

练得有了年头了,身强力壮了,搓引劲也长了,被挤压的劲头反过来对对方有压迫了,被发的机会就少了。时至今日,劲、势、能俱长了,亦不敢轻易得势发人了,两兄弟之间推手也收敛了。这就是我们练拳的经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