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背缠拳《拳经总论》考证与注解(二)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 陈国锁

5、滚拴托拴多微妙,横直遮搅奇更奇

“滚”,是滚裹拴制,是滚托、滚压、滚捋、滚转、滚提、滚拦等的技巧方法形式。滚是拦转化机的缠法方式之一,通背缠拳拳谚所谓“一接即滚”者是。滚也是许多技势缠化转机方法的前奏形势。

“拴”,广义之意是控制对手,包括也比较广,既含有打跌之机势方法,也含有擒拿的机巧艺术;狭义的说法则是拴制牢控对手的技势,诸如绳绑索捆(俗称“王屠捆猪”)等技势方法。

“托”,广义则是指手、肘向上扶托转机势的方法;狭义则是指肘法的扶托拦跌、扶托拴制等转换机势之技法。

“滚拴托拴”之法,都是属于控制对手、转换技势机势的跌法技巧,是诸多跌法的变机机势过程,是善变难测的,所以说是非常“微妙”的幻化机势方法。

“滚拴托拴多微妙”,是原始谱本上的诗句,是演绎肘法变化的微妙机势,这与后一句的“遮搅缠绕”技法的奇妙形式是相呼应、工整对称的。

“滚拴搭扫灵微妙”,则是陈家沟两仪堂谱本上的句型,似乎只是从重复用字、择奇用字上考虑改动的,但却失去了上下句之间工整对应的韵势,更多了几分勉强的俗气。

“遮搅”,是遮掩搅靠的缠绕方法的奇妙技巧,与“劈砍”大不相同。此句在技法形式上是与前面相对应、对称的,而且是更具有高深的技巧方法指 导意义的。而“横直劈砍”也只是凶猛勇惯之气势,而不会有“奇更奇”的巧妙技法机势出现。

这里的“横直遮搅”,基本上是指缠绕遮搅的机势气势而言,是对称于前面的技势机巧方法的。虽然遮搅也是属于缠绕的技巧方法形式,但这里却是指其所形成的气势。这种遮搅缠绕所形成的机势气势,几乎形成了“风滚波涛汹涌、云腾雾绕滚滚、飘瀑摧枯拉朽势”的、无可阻挡的机势程度,即便是没有形成具体的技势名堂,也会使人滚跌落败。这便是世俗间所传说的神秘的“乱环套”法。因为没有人知道这种横直遮搅缠绕的技法方式,也只能从表面上看到横直上下的绕圈子,所以就被叫成了“乱环套”。这才是能称得上真正“奇更奇”的巧妙技法形势,除此之外的所谓“劈砍”及其他谱本中“扶拦”之法,都是绝无可能施展发挥出如此“奇更奇”的机势气势的。

这也正是《拳经总论》歌诀用意的奥妙之处。作为指导对垒应机战术技巧机势实践意义上的理论,如果没有具体的技法、招势做支撑的落脚支点,如果没有技势的具体方法技术支撑的论说,再有富丽堂皇的言词修饰,但却难免不无遗憾的空乏,与毫无着落的空虚。

《西江月》词解“滚拴托拴多微妙”诀曰:

“滚”善转化策计,嬗变参幻玄机,绳绑索捆牢套“拴”,“托拴”微妙发迹。

筹措滚多绚丽,机微策玄妙技,运 动神机兵阵法,鸿浩腾跃气势。

《西江月》词解“横直遮搅奇更奇”诀曰:

横竖遮搅机势,长袖遮掩搅技,任你冲猛煞气凶,我自广舒淋漓。

潇洒纵横技艺,酣畅驰骋伶俐,即便英雄临此处,也叹技妙神奇。

6、迎风接进穿心肘,截进遮拦红炮捶

此句根据师传的方法,结合通背缠拳原始谱本而定,不同于陈家沟两仪堂谱本的“截进遮拦穿心肘,迎风接步红炮锤”。

陈家沟陈季甡抄本中,该句为“迎风接进”。“截进遮拦穿心肘”,不符合穿心肘法的用技机势。从句法形式上似乎“迎风接进穿心肘”更为妥贴,故采用了通背缠拳原始谱本的说法。“进”与“步”有相近之意,而接进似乎更为明确恰当一些。

“迎风”,迎面、迎着、迎接之意。此句即为顺着对方攻击来的机势风头,乘势进击施用穿心肘法的技术招势。穿心肘法的巧妙用机,也恰在于迎击逆势之施,这也是一种借大力成大勇的典型技巧艺术范例,也是一种借大力成大功的典范。所以说技术招势机势气势巧妙地施展发挥,便会产生一种奇特的力量效果。因此借机、借势、借力便成了缠拳技术方法奇特效果的不二法门。

“截进遮拦红炮捶”,是符合技势用法的实际情况的。从诗的结构形式上讲,也似乎如此比较适当妥贴一些。

红炮捶的施用方法,是在“截进遮拦”的基础上发挥的技势机势;而穿心肘的施用技巧奥妙,是在“迎风接进”的基础上挂拦顶打的。非如此,不足以显示出此二技势简捷强劲、奇妙的技势机势艺术的发挥效果。

“截进”需要用“遮拦”之法技,若无“遮拦”之技巧方法,则“截进”就难以为称。“截进遮拦”也正是“掩手红拳”技术招势的前半部分,如果失去了这前半部分的“截进遮拦”,则就失去了“掩手”之机势方略,这孤零零的“红拳”也就没有了着落之巧机妙势。

《西江月》词解“迎风接进穿心肘”诀曰:

迎风接势进机,善顾转换身躯,绝妙玲珑穿插善,精熟协调悠奇。

长步短肘相依,定可穿透心犀,此乃短机长势发,活泼机巧伶俐。

《西江月》词解“截进遮拦红炮捶”诀曰:

拦截横处削势,直宴临近出击,进步遮拦已是胜,何堪红拳猛袭。

矫健飒爽接技,岂可恍惚犹豫,尚若稍有泥粘缓,总是晚了时机。

7、二换扫堂挂面脚,左右鞭簪庄跟腿

“二换”,是换技势连接用机的意思。

“扫堂”,是扫堂腿,也就是前扫堂接后扫堂腿的连用技法。

陈家沟陈季甡抄本中,该句亦为“二换扫堂挂面脚”。

“挂面脚”的全称是“里合挂面脚”,是俗称的派(不是排,排是向外 的)合脚。挂面脚,是高用势法,是突然移位打击的势法,也是使人难以预料的突然转位袭击,但却是紧相连机为用的、连环技势相继的短打势法;也是一种出其不意的阵机变化、“异军突起”的机势法技。

此处的短打,是因为这套技法已经超出散打的范围,已进入短打的范围之中的,正所谓“三手五手为短打”者是。这是机势相继用机意义上的短打,并非技势方法距离意义上的短打;是境界层面、技势范围意义上的短打,而不是戚继光所说的“绵张短打”式的短打。

两仪堂谱本中“压”字在此用之,是甚为不妥当的。此势是为避实击虚的技巧法要,也是腿法机势灵活变换的要津,但却是要在精熟的基础上,方才有实际施展发挥的价值意义。

通背缠拳在技法机势变化场景中,避实击虚的打法是甚为常用的技势技巧方法。这是最简捷精要的连续攻击的短打形式,也是速决法要之一端。

此势甚符合拳用简捷技巧法要之拳谣“左插花,右插花,按耳撒脚带跌法”之说,也叫作“快刀斩乱麻”技法之一。但左右插花技法的本身,又有着带脚用之法与不带脚法的分别;而脚用之法又有着屈伸不同之法势。这就要根据临机的形势状态而灵活抉择了。

这里的“鞭簪”,不是鬓边插花的边簪,而是鞭长远及的鞭,是“鞭法长插鬓边花”之意,这与“鬓边斜插两朵花”,是属于不同的技势。此两句要妙口诀,是指导对垒临机速战速决的要妙法势,也就是当机立断的法要口诀。

“庄”是反堂桩的桩。反堂桩,是踢翻堂前的拴马桩,是属于跌打法的技巧,所以是要用腿脚的技势方法。因此,步子、腿法也就要跟得紧当一些,协调一些。这里完整的意思是:紧跟着鞭法插花的,是踢翻堂桩的腿法。

《西江月》词解“二换扫堂挂面脚”诀曰:

遇袭正面凌厉,避实就虚扫疾,彼若退去接后扫,惶然萎靡倒地。

尚若遇见高手,破化机势消弭,扫堂不成接挂面,一脚定当相济。

《西江月》词解“左右鞭簪庄跟腿”诀曰:

簪星曳月驰骋,左右鞭簪花红,相见无礼不雅观,插花双鞭敬送。

右手左脚左簪,反之向右插衬,花儿插鬓光尊颜,风彩堪称伊人。

8、截前演后如封锁,声东击西要熟识

“如封锁”,采用通背缠拳原始谱本的说法,陈家沟两仪堂谱本则为“无缝锁”。

“如封锁”,是为如封闭似锁拿、如封锁似围困之意,是为牢固控制对手之意,使对手的技势机势活动余地渐行缩小,乃至完全丧失机势用机的活动余地。这可绝对不是“无缝锁”式的忙乱截挡防守方式,所可以替代得了的技势机势方法用机。“无缝锁”,则是运化严密而不留空隙漏洞的防卫之意。前者为进攻意义上的说法,后者是防守机势上的语言。所以前者是更能切实的体现指导技势机势的战术方略原则的说法。

“演”,是演化、演进、演义,是依机借势而顺应发挥拓展的技势机势,是指后续借机机势的变化演义。

“截前演后”,是指手法机势紧密配合的方式方法。截前,是截挡、防范,是截杀对方进攻之机势;演后,是顺应机势形势的借机发挥的灵活拓展,使之得以拳权把握机势的技法机势过程,是以绝不可死守成技。

掩字,是通背缠拳一些抄本上的误用字;压,是两仪堂谱本用字。这些字皆不符合歌诀的本义,与前后机势对称的照应。机势是要有技势方法支撑所形成的,典型的技术招势便是六封四闭的技法方式。它既有截前之拨拦,又有掩裹继之于后,而形成六成封锁之势;之后继之推拓(tà)共济,便可闭煞对手后继之势。故而,此句亦可看作是对六封四闭的诠释;当然也是可以演绎成掩手红拳与连珠炮之类的技势方法形势的。因此“演”之意,是不仅限于某一技法招势方法形式的,而是可以随机借势顺应变机的。

“声东击西”,是方法机巧,是灵活机动;是游击法,是惊闪转错法;是弱对强势临机对垒的指导原则;是明暗虚实变化的要妙,也是阵法调度的法要;是惶惑机势的计谋,也是虚实用机的法度;是腾跃气势的方式,也是驰骋纵横机势的津要。

此两句广义的价值在于游击战术式的闪展幻惑,巧妙变机;或前截而击打,或后掩而推搡;或声东以击西,幻真假虚实之奇迹;或指上而打下,玄丢闪击虚之妙奇;或滑截而穿打,借机势而深入重地。这是灵活战术技法的要点,也是决断惶惑机势的用机,这是游击战法的形式,所以必当熟识灵活用机的巧妙诀要。

《西江月》词解“截前演后如封锁”诀曰:

截前演后阵机,兵法深入机势,任 君三头六臂共,难逃变幻之奇。

如封似锁圈定,入瓮无处逃离,横冲直撞均无用,已然在吾掌里。

《西江月》词解“声东击西要熟识”诀曰:

对垒临机诀要,须当灵活驱驰,熟识声东击西妙,巧于变闪神奇。

或是指上打下,焉演变错虚实,屈伸开合制关要,总在幻化玄机。

9、上提下顾君须记,进攻退闪莫迟迟

“上提下顾”是通背缠拳原始谱本的说法,陈家沟两仪堂谱本则是“上笼下提”。陈家沟陈季甡抄本该句为“上提下笼君须记”。二者的机势意义相近,而只基础取向有异。“上提下顾”,是指由下向上用提法,由上向下顾机势的方式。

“上笼下提”,本应是由上向下用收笼的方法,但这里却是“上笼”;本应是由下向上用提的方法形式,但这里却用了“下提”的说法,显然是有违基本用法原则的错误提法。二者的用意相距甚远,更不符合诗律格式上的平仄韵律。

“上提”,即在我掩裹之时、对手疑惑而转势之际,及时滚转上提。这是十分简捷的用法机势技巧艺术,是适于匆忙措手之际的要妙决断之法技;是解除危机的简捷手段之一。具体技术招势方法上有“犀牛望月”、“推窗望月”、“虎抱头”等。

“下顾”,由上向下则须用顾机势之方法技巧,既有收笼转换之法可用,又有搂缠搅海之技可施;有“窝里炮”之法可为,亦有“回回指路”之可济。而下顾之法较多用着,以“下扎势”、“窝里炮”为擅。此为收拢转换技法之短打技巧。

提、顾之法势,是展然四野、环绕缠机的法势,是叫对手无法逃脱的机势 技巧艺术方法。

此处多用的是短打法,而此短打非是机势方法技势组合性的短打,而是技术招势方法性的短打,是距离性的短打,亦即短出短入式的捷近短打法;是一种应急济疾、临危解厄的方法技巧,与决断机势的技巧方式。

“上提下顾”句是应合于“截前演后”的机势机巧的,是总体上的灵活战术方法技巧;是整体、全面应对各种不同局势局面的方法措施;是应对各类不同方法技势机势的技势机势机巧;是兼顾六合四野、周全进退攻守之策的措施方略。正所谓:“截其前,掩袭其后;击其上,顾下全周;灵活筹,措游机势;变幻妙,丢闪周流。”

此句除了前后句的对应模式之外,再就是应对前面“声东击西要熟识”两句的,是乃律诗谷应回声之法。后两句是对应前两句,也就是“上提下顾君须记”,对应“截前演后如封锁”的。如此则形成了前后上下,手法机势机巧上环绕缠机的形势,也正符合了“十项缠手法”之机势原则,是属于战术技法灵活变换上的指导原则。

而“进攻退闪莫迟迟”,则是对应“声东击西要熟识”的。如此则形成了战术方法上的,闪烁灵机、游击活泼的、避实击虚的技巧原则。

以上四句是对垒灵活应机、活泼用技的指导原则,乃总体技势用机方法与拳权技势机势的指导原则,是游击战术技巧方法的指导原则,也是腾跃气势与灵活机势的指导原则,还是兵法阵机发挥的指导原则,更是变幻机势神机,活跃技势用机的指导原则。

《西江月》词解“上提下顾君须记”诀曰:

袭向胸来掩裹,随焉滚转提托,展然四野人难知,总是编织丝络。

掩顾望下收笼,转机筹策趣错,腾降上下结天网,须记提顾伐夺。

《西江月》词解“进攻退闪莫迟迟”诀曰:

进时迎风借势,攻入活泼变机,要在惊幻使惶然,方为招法妙奇。

退步闪烁筹措,转侧裹缠灵利,丝毫迟缓泥滞染,皆乃进退大忌。

10、藏头盖面天下有,攒心剁胁世间稀

“虎抱头推山”中的“虎抱头”,即“藏头”顾面之法。但与俗常间的条件反射不同之处,就在于技势运化过程形势的巧妙不同;就在于运化技势机势转化错机间的缠绕圆活,分寸间的恰当运化,而又无过余力势的消耗,却更藏有轻巧出击的余地。

“盖面”,则是属于击打头面部的说法,如懒扎衣、烫风手、飞仙掌等技势,皆是“盖面”打法的典范,亦是属于广泛意义上的技法。

“藏头盖面”虽然都是寻常人在条件反射下都可以用得出来的方法招势,如何会归纳于武术的技术招法之中的呢?这是因为有了武术大家的提炼升华,所形成的巧妙方法所致。如果武术的技术招势没有了提炼性的技术升华,而只是一味地模仿表面形态,则就和普通的常人打架没什么区别了,也就没有被称为技巧与艺术的可能了。

“攒”为cuán音,不念zǎn。通背缠拳中的许多传抄谱本皆用“穿”字,实乃音声之误。“攒”,为密集拳势用机之意,正所谓“攒三聚五”,即以密集的拳势打击相同的部位多次的技术方法。如套手、散打中的急三捶;陈式太极拳第四套中的“急三捶打进着忙”,“望门攒”、“黑虎拦路”等技势,便是攒打的典范。

“剁胁”,是指突然转换技法的剁胁技巧方法;是在急骤攒心的形势下,突然翻掌横剁胁间的反复技巧。当然有很多打击胁肋间的技势方法,如张飞 擂鼓、指上打下、双龙秣马、通袖腿、袖里一点红、高探马等技势。但这里却是指急骤变拳为掌的、反剁胁肋间的三换技巧方法。其实“攒心剁胁”之意,尚在于二者之所以出奇稀少的不同相继方式。

“攒心”,是以密集缠旋转换击打的形势使人难以捉摸,这是一种常中不常的、玄妙机巧打法的“世间稀”; “剁胁”,则是以出人意料之外的“出其不意”方式,或是以“暗渡陈仓”的方式来达到“世间稀”的。

此处两句之意,是要练武学艺之人,在对垒应机时,要极力应用发挥好技术招势的技巧艺术,要使技术招势于常中显示出别致不常的技巧风韵,常出人意料之外而制胜,更要有出其不意的制胜机妙方法,显示出兵机阵法的奇妙用机。尽量使每个技术招势都能够发挥得淋漓极致,使艺术尽显诱人的蕴韵,使兵法阵机技巧发挥得玄妙极致,使变化之奇更难以捉摸。唯有如此,才能使极其平常的技势,发挥出“世间”极其“稀”少难得的奥妙机势作用。这也是能够使极其平常的“藏头盖面天下有”,在应机施展运化中尽显犹如“攒心剁胁世间稀”的奇妙艺蕴。“攒心剁胁”之奇,也是要在应机运化中,体现出不平常的运化技巧艺术,否则也不会稀,更不会奇。

《西江月》词解“藏头盖面天下有”诀曰:

袖抱藏头顾脸,盖面亦不稀奇,条件反射出自然,常人何不如斯?

俗中隐妙藏奇,不然何入法技?同是抱头却殊远,玄奥分寸幻寄。

《西江月》词解“攒心剁胁世间稀”诀曰:

攒心剁胁世稀,密集运化出奇,纯然直来硬去间,何存半点玄机?!

缠旋妙化巧施,错转机势捷疾,其中奥妙非寻常,俗法实难相比。

11、教师不识此中理,难将武艺论高低

武术艺术尽在于技术招势技法机巧机理之间,尽在间架结构之致密、运化之巧妙,尽在转换错机玄妙筹策之间。而教师如果不能明白技术招势的技法巧妙机理,不能明白技术招势结构缜密的艺术价值,不知技势机势变化的要妙所涵,或是不能明白技术机巧的基本施展应机方式,焉或连基本的用机法势都说不上个所以然,那只能说并非明师。如此的教师,也就失去了教师的真正价值意义。

所以,作为教授武艺之师,不但要有武术对垒应机的基本知识意识,还要具备武术技术招势的技巧艺术知识意识,尚要有兵法阵机变化技巧的艺术知识意识,还要具备注重技术招势精熟的素质知识意识,更当注重技术机理、运化机巧理论的境界素质知识意识。

倘若恍惚漫漶了武术本源涵义的基本知识意识,则就没有以理论武艺技术机巧高低的基本资格,则就没有了理论武艺好坏的基本资源,也没有了理论武艺技术机巧变化程度的资质,更没有了理论武艺技术招势变机奥妙价值的资能,遑论何以有教授出武艺出众学生的资本呢。

《西江月》词解“教师不识此中理”诀曰:

教师教授武艺,当知技法机理,要妙玄机蕴涵厚,不可敷衍了事。

尚然不知就里,搪塞恍惚技机,到头误人又误己,徒赚苍老时日。

《西江月》词解“难将武艺论高低”诀曰:

无知技法机理,恍惚武术意识,徒自愤满吹夸炫,将何应对机势?

教授难识技艺,不明对垒应机,如此庸陋误人途,何论武艺高低。

■责任编辑 龚建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