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远人,人自远之

—与刘伟先生对话(二)

Chinese Wushu - - 名家讲堂 - 文/本刊记者 龚建新

记者:说到规范,太极拳的规范是很重要的。目前,练习太极拳的人很多,但是普遍存在着不够规范的问题。

刘伟:规范不是学习太极拳的目的。规范是一个人从开始学习太极拳到学会太极拳,再到熟练掌握太极拳的一个途径和方法。规范不是让大家练习太极拳都是千篇一律,一个模样,而是在合乎规矩的基础上呈现各人的风格特点。每个人在开始按照规范的要求练习太极拳时,都是不舒服的,因为这时你是要接受别人的指令,改变自己;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时你就是被人控制,按照别人的要求来行动。这当然是一个不舒服的过程。什么时候才感到舒服呢?只有当你熟练地掌握了太极拳的技术,能够在太极拳的规范中自由运动,这时你就能够释放自己,解脱自己,能够自如、自愿,这时你就会感到舒服。

记者:谈到太极拳的规范,我有个问题:太极拳每个流派都是不一样的,都有自己的特点,即便是同一个流派,不同的师承,动作也是不完全一样的,这时如何规范太极拳的技术动作呢?

刘伟:任何事物,变化都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比如京剧,一个青衣,就有各种流派。太极拳也是如此,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特点,这就形成了陈、杨、武、吴、孙几大太极拳流派。其原因就是我们刚才说过的,太极拳的学习是在学会、学对的基础上,学习者要有所发展,有所变革。这个变革,首先是适合了自身的条件和自身的能力;其次,这个变革符合了客观环境的需要和发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太极拳尽管有这么多流派,而且是千人千面,人人具备一太极,但是其运行的基本规律是不变的。另外,太极拳的发展变化也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变得有道理,就能做到变则通,通则顺,顺则好。杨禄禅从陈家学了拳,就是根据社会的发展,进行了变革,形成了杨式太极拳。但是,现在的太极拳 有些是变的不好,很多是乱变。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现在的人急功近利,没有过去那些老师真诚。现在,我们没有能够把前辈们的东西踏踏实实地传承过来,有些人刚学个皮毛,就开始开宗立派了。这种现象不仅仅是武术中存在,而是一种社会现象。真正传承传统武术文化的人,要耐得住寂寞,还要不断地学习,多去实践。

记者:你出了一本书,叫《吴式太极拳标准宝典》。请问,你认为太极拳应该如何规范?是从理论上规范,还是从技术动作上规范?

刘伟:所谓的规范,是让我们这些学习太极拳的人能够按照过去的一些经典拳论的要求去练习,不要走入误区。太极拳没有那么神秘,没有那么玄奥,但是,太极拳也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要正确客观地看待太极拳。太极拳不是仅仅用嘴说就可以学会,练对的,还要用身体去感悟,去体悟。太极拳是一门知行合一的运动。

另外,老师的教学也是门艺术。有很多老先生,自己功夫不错,也教了很多徒弟,可是徒弟的水平都不如他。这在传统武术中屡见不鲜。这是为什么呢?有人说是老师留一手,不教徒弟。有这个可能性,过去讲: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是,徒弟自己跟老师交流的如何呢?能否得到老师的认可呢?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一些原因。做老师的也要自省:你自己的水平够不够做老师。为什么教练能教出冠军,而师傅教不出超过自己的徒弟?还是教学上出了问题。

记者:我感到,现在的师傅带徒弟的授课方式,非常零散,不系统。整个民间传统武术师傅的教学没有个系统的理论和技术的教学体系。

刘伟:是有这个原因。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在于老师和学员自己的个人修养、生活经历、工作环境等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这个结果。练拳、学艺,都是如此,刚开始是被约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