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用架述本

Chinese Wushu - - 目录 - 文/魏博

太极拳用架又称小架、快架,它与太极拳练架又称行功架、慢架是不尽相同的拳法,习拳者练习用架不但要有良好的武术基本功,更要有深厚的内功修为,其中不仅包括太极拳练架基本功,而且还有系统的太极功法。随着习拳者的修为不断升华,太极拳用架之功才能逐渐得以显现和完善。

太极拳用架为早年杨禄禅宗师、杨班侯和杨少侯祖孙三代口传心授秘传之技,里面装满太多的太极功之着功、松功、劲功和太极气功之法。当年杨禄禅初到京师落脚,在京西天义酱园张凤岐家教拳,张家的《张氏随笔》有如下记录:“太极拳功夫有崩啄拿劈、掤捋挤按、采挒肘靠、哼哈呼吸、点击推按、钩挂弹抖、搓折滚甩、掐筋切脉、闭血断气,怒是真怒,笑是假笑,抖擞凌空。”从中可见其威力一隅。太极拳用架虽因其势短小、动作快捷、发劲清脆知名,但太极拳用架却有着丰厚的内涵,其鲜明的个性特点非常突出。

一是动作短小,节奏疾快。太极拳用架在手法中有点击推按、钩刁挂抖弹、脚法中有分摆踢蹬、踏踩勾叼;步法中有弓马虚丁、抽插连枝、凌空跳跃等;劲法中有啄、劈、碰、搓、鼓荡、抖擞;在功夫到达最高阶段时更有离空、凌空等方法,应用到打法中又有抓筋、拿脉、截膜、闭穴等方法。这些功法运用时均要举手投足到位,动作短小而准确无误。太极拳用架的身法要求中正安舒、支撑八面,与练架相同,但身体要求蹲得很低,用时伸缩自如。其步 法多用连枝步,就是为了转换灵活,变化疾快。

太极拳用架动作短小,速度疾快,练习一套一般不到三分钟。由于其中有发劲、化劲,以及气的养、蓄、运、使与开合,所以有抑扬顿挫、节奏分明之感。用架中发劲冷脆,化劲圆活,甚至发即是化,化即是发,发化结合,只一无二。这就决定了必须具备灵活小巧、疾快准确的特点,才能做到这一点。

吴图南总结道:“太极拳用架以势破竹,善能致人。近而使之远,远而使之近,引之使来就吾之势,节也。太极拳用架其妙在于熟,熟能生巧,熟则心能忘手,圆活不滞。又贵于静,静则心不妄动,而能裕如,变幻莫测,神妙无穷。有虚实、有正奇、有进锐、有退速、 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若雷震……”

二是轻灵圆活,内涵丰富。所谓轻灵圆活是建立在松沉的基础上,松者为太极拳的灵魂,沉者乃是沉稳沉着。松沉所致,沉肩坠肘,气沉丹田,劲气转换灵活自如,随心所欲,由于沉着产生的松静而空灵油然而生,自能到达轻灵圆活、全身透空之境界。太极拳用架的这个特点恰是因为其拥有丰富的内涵所致。

太极拳用架外在展示的点、击、推、按、钩、挂、弹、抖、分、摆、踢、蹬、削、勾、抓、拿、截、闭、啄、劈、碰、挫等方法,这一切轻灵圆活的运用,且在实战中又极具杀伤力,那完全是以丰富的内涵底蕴为基础。如用架中单

鞭势的运用就是一个例子,在套路演示中,看到的只是右手瞬间转腕儿之后拇指高挑,之后转身左掌向左砍去,但就是这一势却蕴含着丰富的内容。假设对手右拳击我胸,我以右手钩挂之,同时用左手采按对手之肘。对手前倾,我抬钩手击对手颏下。对手侧头闪之,我用拇指弹击对手之喉。脚踏其中门,足尖里扣钩拦对手之足,脚下并结合钩足踩脚之变化。倘若对手自后方来袭,我蹲身以避,同时用左手砍击对手之手三里。砍击时半马步半弓步,使用斩钢截铁之劲。由此可见,实战中,仅仅是右手就糅进了太极功的钩、挂、抖、弹劲路,右手手姿翻腕的变型是说明变数之多,劲力为弹抖劲。而左掌使用的是砍截法,以破解点、击、推、按之法,左掌拳法就是太极劲功中的“斩钢截铁”之法。一个瞬间的单鞭动作就蕴含着如此多的致残致命杀招,这就是太极拳用架的独特性。外在如是,而内在的则必须是气先劲后,互相吸引,而更重要的是吸引拿放过程中对进退抽添、相互吸引的变换体会。然而这一内在功夫又是在长期的演习磨炼中而来。在练习用架时,预先用意念在体外设一点目标,并用意、气、劲向那个目标发放,退时再从同一目标用意、气、劲相会牵收。这一收一放、一进一退形成了劲气的抽添运行。这样,在与人较量时就可用意念控制而做到不即不离;久而久之,自然发、拿、打、化神意相合,乃至实现随心所欲。

三是势如扩弩,节如发机。太极拳用架其姿势短小,但气势却一丝一毫也不弱。习练太极拳用架透出的“气势”是经过长时间的太极功训练以后,通过内气得养而浩然,外气运使而笼罩,自然而然地在练习太极拳用架时全神贯注,内气浩然,外气笼罩,并蓄而后发地体现在每一动作中,从而形成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吴图南在《太极 拳用架序稿》中曾明确地说:“太极拳用架首重其势,势者,力之奋发也……然猛兽将噬必伏形,鸷鸟将击必敛翼,将用其势也。”当年吴图南演练太极拳用架时如鹰击,如波涌,如虎跃,如兔走……正如吴图南所说的“用架之势若虎之噬物,一蹴而至,鸷之击物,一掷而下”。

对于太极拳用架中的势和节的问题,吴图南将其归纳为“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等,其中所说的势,包含有两种。其一为近距离抢位,中间包括势的抢位,以及意、劲、气的抢位;二是气势笼罩,使远距离感觉加强,蓄而后发,故曰“势如扩弩”。其中所说之节,练顺我的中节变化,动作要短小,其发如扣动弩机,使劲气做到薄、顺、短、脆、远,“无过不及”地发放,因此,在练习太极拳用架时,其“短险之势”是必须具备的。只有如此才能像“飞奔之脱兔”,像“漂石之激水”,才能做到抢位之法。只有节短而发,无过不及,才能避免为人所乘,反而能疾速制服对方。

四是虚实变换,刚柔相济。太极拳用架技击过程中形体上的掤、捋、挤、按、采、挒、肘、靠,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动作劲力的柔刚变化等,都是虚实变化的具体体现。习练太极拳用架达到姿势正确、动作自然、轻灵圆活仅是功夫掌握的基础,基础牢固后才会通过运用意念对身体面、条、段、点的分解,随意肌均可以由自己所用,随着意、气、劲的运行和转换,做到收发自如,并渐渐运柔成刚,故拳经中有“运劲如百炼刚,何坚不摧”之说。太极拳用架的体用虽然是意气在前,而劲在后,但是由于在应用中的用法不同,根据其意念的不同,刚柔的不同,还有其在用着、用意、用气方面的侧重不同,均有不同的劲道,有的以冷脆为主,有的以轻柔为主,如粘黏劲、弹抖 劲、鼓荡劲、离空劲……在用架中如弹抖、崩炸、碰撞以及冷劲、寸劲、透劲等一般被认为具有打击性与发放性的劲,但也都必须要有松柔条件才能顺利地发放,如同射击一样,光滑的枪膛是枪弹顺利射出的保障。

吴图南认为太极拳是一种又刚又柔、又松又紧、又快又慢、又不即又不离的劲,在太极拳用架练习中,刚柔动静相互转换,“因而变易其速度、变易其方向、变易其着力点、变易其力的大小等,且能以最小的力施于其身某处,而使其身其他处产生一种最大之他力,以应用于推手者,而能达到太极拳以慢胜快,以力小胜力大,以柔克刚,以静制动的目的”。

掌握了这些以后,再加大对意气的感知力度,加之太极拳气功的特殊训练,促使人的毛孔开放,人体的体呼吸相对加大,稍用意加以引导,即能顺利地令劲气临皮,进入“全身透空”阶段,全身上下则“无一处不轻灵,无一处不坚韧,无一处不沉着,无一出不顺遂”了。

对于太极拳用架以柔克刚中的柔,那是经过长期训练的一种阴柔之劲,状如水流,如澎满、如倾泻、如细流、如湍急,其形是人刚我柔,其目的是我顺人背,以达到四两拨千斤而令对方受制于我的目的。由于刚柔之变化是相生相克的,在运用时刚柔又是相互依存的,随着法的得心应手运用和劲的发、拿、打、化,运柔成刚、刚柔相济也是必然的体现。

五是舍招求劲,攻击迅猛。太极拳用架最突出的个性就是自如运用太极劲,其原因是着的速度是手足的变化时间,劲的速度是意气的转化时间,劲的变化远快于着的变化。吴图南讲: “为什么叫劲?就是别于力。力代表一般的力,我管它叫拙力。而劲不同,劲是极活动的东西,它既没有一定的

大小,也没有一定的刚柔,但它又刚又柔,又松又紧,又快又慢,又不即又不离。”客观的说,太极拳就不是靠力搏击的功夫,否则就不是太极拳了,王宗岳在《太极拳论》中道:“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为也。”就是说以太极拳术冠名的拳技很多,虽然姿势动作不一样,归纳起来大部分是强胜弱,力大的胜力小的,手快的胜手慢。这些属于先天之本能,不用后天练习也是这个结果和规律,不是学会用力而后懂劲的作为,所以说太极拳功夫的法宝是劲而非力。王宗岳的“由着熟而渐悟懂劲”说明劲功是已经到了太极拳功的高级阶段。吴图南解读道: “对方一着接一着,连续几着合起来,这时你如果光会着功,就将应接不暇、顾此失彼,这时你就非用劲功不可。劲功就是除去腰脊为主宰之外,其余所有部位都能随机应变,他怎么来,我就怎 么变化,在不知不觉之中,收到可用之效。这就是劲功胜过着功的道理。”

太极拳用架的各拳势的用法上都含诸多的劲道,吴图南言:“用架之所以神速者,在于每一姿势必须达到极严格的要求,而缩短其历程,愈快愈妙,渐能舍着变劲。”具体到劲功的练习,从学太极拳定式着法已经就是起始,之后就是太极功的站桩功、弹抖、粘黏、旋腕献桃、搓打、斩钢截铁等等均属劲功范畴。王宗岳的“由着熟而渐悟懂劲”说明劲功是已经到了太极拳功的高级阶段,舍招求劲就是太极拳用架攻击迅猛的原因。

太极拳用架如同一个大口袋,里面装满太多内涵,非一般人所能承传之。正如吴图南在《太极拳用架序稿》一文中记述的杨少侯言:“祖父露禅先生尝云:太极拳有体用之分,有大方舒展、玲珑紧凑之别,无论盘拳、打手、应用散手等,均以此为区分其造诣之深浅。虽因人体禀赋强弱之不同,智慧高 低之不同,练拳久暂之不同,功夫纯杂之不同。教者均用不同之方法,因材施教……若为锻炼身体,却老延年,达到益寿长寿之目的,教以练架,非有相当体质,方可教以用架。”由此可见太极拳用架训练条件之高、修炼之难。杨少侯自七岁开始学拳,深得祖父杨禄禅和伯父杨班侯悉心传授和厚爱,因此,太极拳用架打得炉火纯青。

据季培刚《太极往事》载杨少侯拳架的明显特点就是“先声夺人”“气势逼人”“有弹抖,有震足,有飞腿,有挂树,发劲冷弹脆快,时有哼哈声响”, “行架时随拳势刚柔快慢面目表情丰富,时而祥和微笑,时而面带怒容、杀气腾腾”。吴图南概括评价杨少侯拳法时讲:“凌空抖擞,哼哈呼吸,钩挂弹抖,点击推按,掐筋闭穴,荡气封喉,啄劈碰挫,吸引拿放,尤精推手八法,发劲清脆,豁然有声,此外形显而易见者,至于接手蹢劲,虚实离空并用。”从太极拳前辈关于太极拳用架的记述中可以看出,太极拳用架内有着太多的内涵,笔者一己之见并不能述其全貌,所以太极拳用架绝非练架快打,即使将太极拳用架的各势动做从头至尾串完,若无太极功做基础内涵,那也是空架、花架,俗语“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说的也是这个道理,这里的功指的就是实战能力。一些冠以太极拳用架的习练者一定要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对待中华传统武术文化遗产,坦诚客观地将自身功夫的成分向人们真实讲明,这既是对武林前辈的敬崇,也是对后学的负责,更是对自已尊重。

吴图南演练太极拳用架单鞭势

本文作者演练太极拳用架右分脚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