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的折叠

Chinese Wushu - - 目录 - 文/王荣泽 王平昌 ■责任编辑 龚建新

“往复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出自武禹襄的《十三势行功心解》,武禹襄本人未对该句中的折叠两字作解。后人对折叠两字的解读见仁见智。现摘录两个代表性人物郝月如先生和杨澄甫先生的不同解读。

武式传人郝月如:“太极拳有折叠之术,有转换之法。折叠者,是对称的,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意要向下,即寓上意,前后左右,皆是如此,此即谓之折叠。”

杨式里程碑人物杨澄甫:“与人对敌,或来或推往回折叠即曲肘弯肱之式,折背敌其身手,此系近身使用法,远离无用,进退不要泥一式,须有转换随机变化也。”

显见,郝月如先生的解释是针对太极拳套路练习,杨澄甫先生的解释是针对太极拳推手练习。

一、太极拳套路练习时的折叠

太极拳套路演练,动作向上后一定要向下折返,向前后一定要向后折返,向左后一定要向右折返;反之亦然,不折返下一式就无法继续,这是任何一种拳术的必然,反复折返就是“往复”。折返大多发生在式与式的转换处及动作方向有较大变化处。

除如封似闭、起势、收势等个别式子两手的运动方向、速度相同外,绝大部分式子两手的运动方向、速度不相同,身、手、足、头四者的运动方向、速度不相同。身、手、足、头运动方向、速度的不一致,身体各部必然出现如下现象:或两部之间反向运动;或一部动另部不动;或两部虽同向,其中一部动得快另部动得慢。匀缓连绵不用力,加上肢体间出现的上述现象,身体一定会发生没有外力只有内力参与的矛盾的对拧、对拔、缠绕、牵扯过程。对拧、对拔、缠绕、牵扯,“是对称的,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意要向下,即寓上意,前后左右,皆是如此。”两者意思是相同的。折叠是对拧、对拔、缠绕、牵扯的代名词。

不仅太极拳套路练习在折返点有折叠现象,其他往复运动在折返点也会有折叠现象。

学校体育课里有一个教学内容,短距折返跑。在一直道上竖立两杆标杆,相距20米,学生绕着两杆标杆做逆时针折返跑。标杆是折返点,绕着标杆反复折返,这就是往复。接近标杆时速度要慢下来,如果不慢下来就会冲过头跑冤枉路,往复速度反而慢。接近标杆时要“刹车”,减慢速度。这时,身体向前向后的现象同时存在。向前的现象是,身体由于惯性仍向前运动,向后的现象是,阻碍身体向前的“刹车”力也同时存在。这就是“有前即有后”。绕着标杆向左转弯时,要尽量贴着标杆跑,如果远离标杆绕大圈就会跑冤枉路,往复速度反而慢。贴着标杆向左转时,要反方向“刹车”,把速度慢下来。这时,身体向左转弯和阻碍向左转弯的“刹车”力同时存在。这就是“有左即有右”。折返处是运动方向、速度变化最大之处,每绕一次标杆,运动方向变化180°,速度有一个从正到0到负的变化。折返跑相对匀缓连绵的太极拳,其惯性冲力要大得多,太极拳几无惯性冲

力。因此,折返跑的折叠感较太极拳更为明显。

太极拳套路练习身体发生折叠时,有快感。折叠大多发生在折返处,所以折返处是练拳的一个重要节点。在折返处做文章,会使练习更有情趣。重视折叠,是练拳的一个窍要。

折返处是运动方向运动速度动作变换最大,身体各部“各行其道”最不一致之所在,折叠感最大最强。折叠感有一个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的过程,前一个过程越长越舒服。拳走到折返处,身法上,顶腰、顶颈、拔背,沉肩、坠肘、气沉丹田,上下对拔。技巧上,拧、拔、旋要充分。充分并不是要在动作幅度上做文章,动作幅度不能变,有规矩。慢下来,似动非动似停非停,甚至可以外不动,速度为零,只内动。每一动,都有几对运动不一致的部位,抓住主要的一对或二对,呵护、享受因其对拧、对拔、缠绕产生的抻筋拔骨快感。在折返处慢下来能充分享受折叠带来的快感。快感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在达到最强时,重新动起来或动得快起来,不要等到开始减弱了再变化,等到开始减弱再变化会出现呆滞。有

意折叠操作,内感觉丰富强烈充实有内容,但也容易引起精神疲倦,所以要适可而止,不可过分。

任何拳术都需要往复,没有往复就没有拳术,都要经历着熟、懂劲、神明三个过程。懂劲时,在折返处都能体验到折叠过程。太极拳因其匀缓连绵,对拧对拔、如抽丝如缠丝如抻筋拔骨的体验相对明显。初学与功夫纯熟者比较,套路之形相同,折叠之形相同,但初学因还未能懂劲,虽具折叠之形,却不能体会到折叠之劲。随着套路练习的深入,日积月累,折叠之劲出现,且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可谓无止境。

在有些太极拳文章中出现“欲上先下,欲下先上,欲左先右,欲右先左”字句。这句话与“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意要向下,即寓上意,前后左右,皆是如此”粗粗地看差不多,如果不小心就会把我们弄糊涂了,会错误地认为是一样的。细细地看区别大了去,前句话里面的关键字是“先”,后句话里面的关键字是“寓”。“先”,不同步,有时间差。“寓”,是同步,没有时间差。一个先字,一个寓字,意思大不相同。

太极拳向上运行前,必先向下运行,没有前面的下,哪来后面的上呢?向左运行前,必先向右运行,没有前面的左,哪来后面的右呢?“欲上先下,欲下先上,欲左先右,欲右先左”,就是往复,是往复的另一种表述,属形和着范畴。而“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意要向下,即寓上意,前后左右,皆是如此”却是折叠,属劲范畴。

陈式太极拳演练时,往往在向右运动前有一个小小的先向左运动,或在向左运动前有一个小小的先向右运动。“欲上先下,欲下先上,欲左先右,欲右先左”在陈式太极拳里有较多的安排。这个安排,加上快慢相间,身手反向运动幅度大,形式多,躯干旋胯转 脊,下肢旋踝转腿,上肢旋腕转膀,手的动作多且来回走小、短、密的弧线, “缠”的味道相对凸显,更具“缠丝、螺旋”之外在表现和体验,故有运劲如缠丝如螺旋之表述。杨、吴、武、孙诸式太极拳这个安排很少,加上杨、吴、武、孙诸式匀缓连绵,身手反向运动内化不外显,“练太极拳者不动手”,手的动作少且来回走大、长、疏的弧线, “抽”的味道相对凸显,更具“抽”之外观表现和体验,故有运劲如抽丝之表述。

往复是拳术固有结构,对练习太极拳有指导意义的不是往复,是折叠。

二、太极拳推手练习时的折叠

太极拳套路练习是把自身作为折叠对象练习折叠。推手练习则更多地是把对手肢体作为折叠对象。推手中哪一个关节被折叠,力就会从这一关节漏出,或这一关节会僵硬。我们来看喉断银枪表演。两名表演者将一根银枪的两头尖刃分别抵在自己的喉结处,然后配合着同时用巧劲将银枪由直转曲,继续用劲,枪杆的曲度增大,直至被折叠而断。类似银枪被折叠而断的现象,在推手里是司空见惯。当对手肩节疲软无力之际,触其腕节迅速发力,串僵肘节,将肩节折叠别逼起来。此际,对手的前行、上行之运动仍在继续,彼前行、上行之力,我别逼之力,两力相向汇聚于肩节,彼身被从肩节处挤抛而出。这里,我别逼之力,彼前行、上行之力,相当于银枪表演中两喉结之发力,两力相向。两相向之力之于银枪交汇于枪之中部,因而枪在中部被折叠而断。两相向之力之于推手则交汇于彼之肩节,因而身体被从肩处折叠挤抛而出。理论上,对身体任一关节都可实施折叠,但实际操作却有困难。最容易实施折叠的关节是腕、肘、肩, 其次是腰、胯、膝。跪倒是膝被折叠所致,前俯或后仰倒地大多是腰被折叠所致,旋转倒地大多是胯被折叠所致。平时练习,双方配合,用劲要轻要柔要顺,为练习找关节创造条件。找关节,就是找对方某关节将会出现疲软无力之象。通过接触点摸劲,找腕、肘、肩关节,找其他关节,找到关节后看能否实施折叠,如果能实施折叠,则不要真得实施,而是折而不叠,小心呵护维持,保持似折非折的临界状态进行沾连粘随运动。先学习找对方的腕、肘、肩关节,这容易入门容易找到窍要。对抗比赛的时候,找到了关节就要发力。大多情况在实施折叠的时候,用得是慢中快的惰性力,不是脆快的爆发力,就像喉结断枪的发力一样用得是慢中快的惰性力。慢中快的惰性力可以达到边折边控制的目的,过程中会发生两种常见的可能结果:一是被折叠的关节迅速疲软被折弯别逼;二是被折叠的关节迅速发硬不能继续被折叠。出现第一种情况,身体会从该关节抛出;出现第二种情况,整个身体容易被弹出,弹出所需的力量主要来自对方的自跳。用动作招式抓拿实施折叠,叫小擒拿,无招无式用沾粘劲实施折叠,叫大擒拿。可以用手去折叠对手,也可以用身躯去折叠对手,碰到哪里是那里,挨何处何处折叠,浑身是手不见手。

在《四字秘诀》里也有折叠的影子:敷、盖、对、吞。其中的“盖”:盖者,以气盖彼来处也。哪儿是“来处”?哪个关节疲软无力,这个关节便是来处。“以气盖彼来处也”,对准这个关节实施折叠。其中的“对”:对者,以气对彼来处,认定准头而去也。“认定准头而去也”,也是折叠。前一个折叠与后一个折叠有所不同,前一个折叠是对手的劲力还未发出,关节松软无力被别逼,后一个折叠是对手的劲力已经发出,关节发硬自跳而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