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创者礼赞:“南城五老” —“北京南城桩功八卦掌”漫谈之一

——“北京南城桩功八卦掌”漫谈之一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张杰

术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瑰宝,八卦掌则是中国传统武术中的奇葩。北京是八卦掌发展和传播的中心重镇。清末,董海川(1797~1882)首先在北京公开传授八卦掌。从此,八卦掌走下道教的圣坛,脱却了宗教的神秘,从道观里道士们修身养性、保观护法、秘不传人的“原始秘术”,开始走向千家万户,亲近人间烟火,逐渐发展壮大。彼时之八卦掌,尚保留着原始形态,“八卦步”“单双顺”“老八掌”是其主要内容。此后,在北京市民生活的沃土上,在程廷华、尹福、宋长荣等一众先辈的推动下,它吮吸着京城皇家文化和市民文化的乳汁,经过了上百年、几代人的努力,成为风格鲜明、内容丰富、流派纷呈、健身防身效果显著、影响遍及全国及海外的著名拳种。

回顾八卦掌在北京发展的历史,南城,可谓八卦掌的福地。在这里,八卦掌以天坛为中心,以天桥、崇文门、前门、永定门方圆数十里的广大地区为基地,依托着南城市民 文化,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诞生了继董海川之后又一位标志性的领袖人物—程廷华(1848~1900)。

八卦掌在程廷华和尹福、宋长荣等二代人的手里,得到了迅速的实质性的发展。其中,尹派八卦掌,走上盘“牛舌掌”,鹤形步。程派八卦掌,走中盘“瓦棱掌”,鸡形步。宋派八卦掌,走下盘“鹰爪掌”,驼形步。三大流派,各具特色,共领风骚,同时又都谨遵董海川八卦掌的圭臬,在功法原则和基本形态上,恪守初衷,不失本色。而程廷华八卦掌,在练功原则、动作结构、武德修养等方面,遵循和突出了传统文化“中和”的思想精华,更易为广大的爱好者理解和接受,因此受众更多,影响更大。

1900年,程廷华在南城花市附近的北桥湾一带,为反抗“八国联军”侵略者而壮烈捐躯。中国武术与国运共沉浮,一时陷入沉寂。八卦掌则首当其冲,未能幸免。

压迫和厄运当头,机遇和雄飞也就孕育在其中了。二十年后,即20世纪20年代,以刘斌为代表的南城程派八

卦掌再现辉煌,以“北京南城桩功八卦掌”的崭新面貌出现在北京武林。

1918年,是北京南城八卦掌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这一年的夏秋之交,在北京西城聚贤庄饭庄隆重举办了刘斌先生的收徒仪式。从照片上我们看到了三代名家刘斌、姬凤翔、李丹林、郭凤德、刘振宗,也看到了四代的后起俊彦李彦勤、刘世魁、王文奎、徐明德等人,以及众多不知其姓名的“门里人”。其中既有身材高大、筋骨发达的壮汉,也有稚气未脱的髫龄少年。诚可谓人才济济,场面盛大隆重。

这张珍贵的照片传达了几个重要的信息。第一,经过了二十年的沉寂和积累,南城八卦掌卷土重来,再度辉煌。第二,以刘斌为首的“南城五老”成为深孚众望的群体核心。第三,四代人蓬勃兴起,青春焕发,形成了继承传统的群体优势。这一年,刘斌的长徒李彦勤29岁、刘斌之子刘世魁19岁、王文奎18岁、徐明德19岁。这些人成为日后南城八卦掌的领袖和骨干力量。第四,南城程派八卦掌进入了以刘斌为代表的“桩功八卦掌”的新的发展时期。

刘斌,字昆泉(1866~1930),山东盐山人,生于北京南城。据说,其父与程廷华有八拜之交,因此,他得以幼入师门,十岁即拜程廷华为师,得到一代大师的耳提面授。他常年不离老师左右,甚得老师青睐,因此得以登堂入室,尽窥程派八卦掌之堂奥,且在人格修养和作风上,深受老师的影响,为人正派,急公好义,嫉恶如仇。刘斌的武学修养之高,从两件事可见一斑。第一,他擅长“十三节软鞭”,以其便于携带、随时随地可用之故。然而“软鞭”的掌握和使用,显然比一般器械难度更高,需要更高深的武学修养方能运用自如,克敌制胜。第二,擅长“轻功”,身轻如猿,来去飘忽,闪展腾挪,随心所欲。王文奎先生曾对笔者说过,他早年跟随刘斌先生在前门外鲜鱼口给大户人家看家护院,亲眼目睹了老师的“轻功”绝技。

此外,他还有一项绝技:擅耍中幡。老年间每年春天妙峰山走庙会,南城八卦门刘斌的中幡,远近闻名,朝野皆知。其中透露的是他深厚扎实的八卦功力和在社会上的广泛影响。

另外一个可以证明刘斌八卦武学修养的佐证是,20世纪20年代末,他与同门师兄弟姬凤翔、王丹林,以及尹派八 卦掌的传人尹玉章等人联袂应邀担任河北国术馆八卦掌教师。河北国术馆是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北方传播武术的重镇。中国武术界的的传奇人物李景林参与创办,并担任馆务的主持者之一。李景林先生武学修养深湛,于武术和武术教育独具慧眼,在国事艰难的情况下,主张“全民国术化”,以达到“强身、强国、强种、强族”,救国拯民的目的。国术馆课程设置齐全,师资力量雄厚。所聘教师,皆武林各门各派的上乘之选。刘、姬、王三位的武学修养之高,在八卦门和武林界的地位之尊,于此可见一斑(见孙锡堃《八卦拳真传》,香港麒麟图书公司1972年4月第一版)。

程廷华殉国之时,刘斌正值青壮。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迷茫和沉寂之后,他重振旗鼓,与姬凤翔、李丹林、王丹林、郭凤德、刘振宗等人一起,继承和发扬程廷华的遗产,潜心研习二十余年,推陈出新,推出了“北京南城桩功八卦掌”这一焕发着新色彩、呈现出新特色的八卦掌新品种和新流派。这与刘斌等人的思想和认识的转化有着直接的关系。

“程廷华事件”就武术来说,意味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始。它昭示人们,中国的封建制度已经走到了尽头。社会呼吁和孕育着巨大的变化。在国势极度衰微、东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环伺的大势下,武术不能救国,单纯提倡武术救国无济于事。必须重新为武术定位。武术作为文化瑰宝,既不能弃之如敝履,也不宜过分夸大其作用,只有彻底的社会革命才能挽救中国。武术的基本功能在于强身健体,锤炼精神。体魄强健,品质端方,谨守为人处事的基本道德规范,是对习武者的基本要求,也是任何进步的社会变革所需要的。有一段往事也许能够说明刘斌等人思想认识的转变。王文奎先生亲口对笔者说过,20世纪20年代他曾经跟随刘斌先生在前门外鲜鱼口一带为大户人家看家护院,亲眼目睹了老师的轻功绝技。心悦诚服之余,他和其他的弟子提出学习轻功的想法。刘斌先生说出了一番发人深省的话:“轻功不可学,也不必学。盖因学习轻功,费时太久,消耗太多,得不偿失。时过境迁,轻功已经失去了它的效用和意义。武术讲究闪展腾挪,蹿蹦跳跃。可你跳得再高,闪得再快,你有子弹快吗?你们将来都是要成家立室之人,尽丈夫、父亲、儿子的责任。国难当头之时,更需要你们挺身而

出,为国家分忧尽忠。因此需要有一副强健的体魄,一颗为良向善之心,但不能逞血气之勇,那样只能无谓牺牲,辜负了国家和家人的希望。因此,练好八卦的基本功,学做好人足矣。”

这应该就是刘斌等三代前辈开创“桩功八卦掌”的初衷和思想认识的底蕴。

“五老”中,姬凤翔先生的地位举足轻重。他比刘斌年纪略长,山东人,在北京前门外珠市口大街路东经营一家马具店。他身材高大,相貌清奇,长髯飘洒,有世外高人之风采。姬凤翔精通易理和岐黄之术,擅书法,是“五老”中的“文胆”。日后,“桩功八卦掌”自觉地遵循八卦先后天之理规划整体规模,创编新的套路,探索与人体脏腑、气血、经络、穴位及大小周天之关系,编写和记录拳谱,他出力甚多,贡献至伟。

在八卦掌的诸多拳械套路中,姬凤翔对“八卦七星杆”情有独钟,研习最深。据说每天傍晚店铺收工后,他即顺手抄起一根马杆,步行到天坛西门第二道门内路北的传统练功场地“大坑”,演练七星杆,至月上树梢方才尽兴而归。日久,那马杆在他手中似乎有了灵性,吞吐如意,往来飘忽,变化多端,神鬼莫测。整个套路,在他的精心打造下,也更趋完整合理,成为“桩功八卦掌”具有代表性的精品。坊间传说他亦擅八卦轻功,脚程最为快捷,曾与火车相较,不分胜负。又说他每年回乡探亲,或去口外做生意,也是一袭长衫,手里一根马杆而已。那年月路面上不太平,常有匪盗出没,他凭着手里的马杆,往来无虞。日久,“马杆姬”在江湖上远近闻名。这些事时日已久,真假难辨,姑备一说,作为认识“南城五老”的参考。

李丹林先生,在“五老”中年龄最长,内功修养最深,擅长气功和内丹修炼。日后“桩功八卦掌”注重内功修炼和体内“真气”的培补,当与他的影响有关。

郭凤德和刘振宗二位都精通程派八卦掌的各路拳械。其中,刘振宗先生家住前门外珠市口铺陈市胡同。他经商有成,家道丰饶,在财力上为“五老”研功究道提供了有力的支持。那时,他的家就是“五老”聚会的固定场所。冬寒夏暑,渴饮饥餐,他和家人不厌其烦,乐此不疲。武林界有云:“穷文富武。”研习武术,离开充足的财政支持是不可 能的。刘振宗先生对“桩功八卦掌”从程派八卦掌中脱颖而出,自成规模,做出了看似无形实则巨大的贡献。

刘振宗先生的哲嗣、四代传人、我的老师刘兴汉先生(1910~2000)生前对我说过当时的情景。老师说,那时他正当总角之年,清楚地记得这五位老人经常在他家聚会,研究八卦掌。有时候王丹林先生也在场。他们讨论得十分热烈,也十分认真。从套路、动作、“手”、“诀”、器械,到气血、脏腑、经络、穴位,以及先后天八卦之理,无所不及。有时候正吃饭,说得高兴了,扔下筷子,脱下大褂,就在屋子中间的空地上走起来。更有甚者,刘老师(刘斌先生)有时候一个扑腿游身钻身掌,从八仙桌底下钻过去,百无一碍,干净利索,身手敏捷,真是神乎其技!有一次,李师大爷(李丹林先生)应众人之请,展示“内气灭烛”。在桌子上树一根蜡烛,点着了,李师大爷离着桌子五六尺远,一张手,蜡烛就灭了。众人没看清,请他再来一次。他笑笑说,天机不可泄露。一之为甚,岂可再乎?姬师大爷(姬凤翔先生)往往正襟危坐,手执毛笔,字斟句酌,将大家讨论的结果记下来。一个套路编排完了,他则用一首七言长诗概括总结,合辙押韵,容易记诵。一张纸写满了,写上页码,顺手放在条案上的帽筒里,以便保存。日久,四个帽筒都装满了他手书的记录。姬师大爷常常轻轻拍着帽筒,用一口浓重的山东话对刘兴汉老师说,“小子,记住了,这里面装的可都是咱们南城八卦门的传家宝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非他,就是时间、毅力、专注,精研细审,锲而不舍;就是在实践中总结,在总结中升华,日积月累,水滴石穿;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高瞻远瞩,在对遗产的继承中独辟新径。就这样,“桩功八卦掌”在北京南城的一所普通的四合小院和天坛的松柏林里城墙根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渐成形,日具规模。从程廷华1900年殉国之后,到20世纪40年代,经过了南城程派八卦掌三代、四代人数十年的努力,终于问世了。

刘斌等人开创的“桩功八卦掌”究竟有着怎样的风貌、风格和特点?又经历了怎样的辉煌,遭遇了那些曲折?现状如何?这是我在以后的文章里将要陆续探讨的问题。(未完

待续)

中间一排两根廊柱之间从左至右是刘振宗、刘斌、李鹤亭、姬凤翔、郭凤德。是为“南城五老”。第一排左手第一位是刘斌的大徒弟李彦勤(举刀过顶者)、右手第一位握刀者是刘斌之徒王文奎、中间穿白上衣使双钩者是刘斌之子四代代表传人刘世魁。后排右数第二人是刘斌之徒徐明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