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不需要“派拉蒙法案”?

Cine China - - Editor's Note - 汪稳功本刊欢迎各位读者踊跃发表意见和建议,请Email:wwg@imaschina.com。

刘若英导演的《后来的我们》还没上映就成为现象级电影,首日票房高达2.8亿,其中预售票房高达1.22亿。没成想剧情很快出现了反转,陷入了退票事件的舆论漩涡,因为上映首日就有38万张退票,涉及金额1300万元。电影发行方猫眼影业先是甩锅给黄牛,之后淘票票也赶来 了一下浑水,暗指猫眼暗箱操作。到了这个时候,影院经理们才发现,在电商面前原来自己这么被动,各种数据以及用户资料都掌握在猫眼的手上,他们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民众想弄清真相却无能为力,因为除了猫眼,第三方拿不到数据也拿不到证据,都无可奈何,最终这场闹剧不了了之。而我们再次提起,是因为我们觉得不能视其为偶然的突发事件,而可能是一个隐患,之后很有可能再次爆发,对行业的影响不可等闲视之。最大的受害者、最直接被影响的是影院。如果因为大量虚假预售误导影院,造成排片不当,直接后果就是上座率的下跌。影院周末和节假日总是人满为患不假,但实际上平均上座率几乎都在30%以下,而且影院越开越密,银幕逐日增多,很多影院都是在困境中挣扎,虚假预售对影院无异于雪上加霜。然而,影院普遍超过7成的售票都来自于猫眼、淘票票等第三方,被捏住了命脉,吃了亏也只能承受。在事情发生后,我们随机采访了几家影院,有的表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另外两家影院表示暂停和猫眼合作一个月,但这是一个没什么威慑力的下马威,甚至可以说对猫眼没任何影响,只会让自己减少收益。另外,这件事给电影发行树立了很坏的榜样,让电影变为赤裸裸的资本游戏,发行费预算多的电影可以做大量票房补贴,用这种形式来影响影院的排片,电影质量反倒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从结果来看,同档期的《幕后玩家》票房表现很差,而撞上《复联3》的《荒城纪》,票房只拿到100多万,两部都是很优秀的电影,多少有些可惜。第三方票务的介入,让电影之间不再是良性竞争,也让人想到了美国著名的反垄断“派拉蒙法案”,法案中禁止一家公司同时控制制片、发行、放映等环节,还是很有道理的,那么我们需不需要“派拉蒙法案”呢?电影局真的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我们还在继续对优秀电影和创作者的关注。从十年前的《夜店》开始至今,徐峥除了成为观众欣赏的喜剧演员、导演外,其实也借制片人的身份帮助了不少新人,比如最近的《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并且他监制的项目都有很好的口碑和回报,这期杂志中我们专访了徐峥,让他来分享自己成功的秘诀。票房只有100多万的《荒城纪》,出色的不像是一部小成本电影,在置景、摄影、用光等方面都有很优异的表现,我们也奉上导演徐啸力的访谈,可以了解一下作为导演应有的初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