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前沿 CINEMATOGRAPHY FRONTLINE

ⅥⅥ羉叏蹶专㛑

Cine China - - Contents -

电影里打人我很厉害,作为爸爸带孩子力不从心——甄子丹专访

甄子丹当了爸爸之后开始关注教育和小孩子的成长,《大师兄》在这样的契机下拍了出来,做了父亲的甄子丹少了一些锐气,多了一些责任感,在对他的采访中,分享了做父亲的心得和电影拍摄的经验。

这部电影你同时是发起人、出品人、监制以及主演,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

羉叏蹶:还好,其实已经差不多习惯了,这么多年来很多作品我都是身兼多职。

拍这个片的难度是很大的,因为一开始,我要拍

一部这样的电影,投资方也好、片商也好,都觉得这个会不会有风险,因为终归它是一个校园片。校园片里肯定需要好多年轻的学生来扮演角色,同时我也希望找一些新面孔,因为新面孔它才可以有最纯真的状态。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要挑选新人,有潜力的新人,但是新人他们也有很多问题,因为我们怎么让他在镜头前面把戏做好。所以挑选了好几个点,最后我们花了好几个月去培训他们,导演跟他们沟通、磨合。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找到他们的特点,然后再修改剧本。一般来说,我们是带着剧本去找演员,现在我们同步做,同步去修改,为了我们找到的演员去修改剧本,这是其中一个难关。

两方面不太容易兼顾吧,毕竟老师的形象往往是很文艺的,怎么能让他大打出手,需要一个理由。

羉叏蹶:对,是要有一个理由,所以其实大家在预告片中能看到我是一个教师的形象,但是我们在人设上花

了一些功夫,他是一个曾经在阿富汗打过仗的特种兵,身手很好,有了这样一个人物背景就比较有说服力了。

电影有现实意义,比如涉及了社会霸凌,以及家长和孩子之间关系的探讨,这些方面你都有什么看法?

甄子丹:我觉得《大师兄》有很多意义,电影故事基本上就是说学生的压力。我觉得只有科学的教育才能让学生在走上社会之后有更多贡献,未来的社会也是由现在的学生来支撑的,所以我们在电影里有很多对孩子、对师生关系的关注。

另外,电影启用了很多新人,我也是想通过这部电影给新人多一些机会,比如我们的导演,他很有潜力,也很用心,所以这次我通过自己微薄的号召力拍摄这样一个题材,让参与这部电影的工作人员,以及关注这个题材的其他电影人能有更多的发挥空间。

另外,我是想改变一下电影的调性。其实我们看以往的同类型影片,往往是很压抑、很忧郁的态度。而我希望《大师兄》能让观众看的开心,传递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像我们看周星驰的电影,其实里面也是有积极的一面才会让观众看的那么开心。

在喜剧元素的传达上,电影里有不少学生捉弄你的桥段,这些是不是你自己小时候的投射?有没有做过类似调皮的事情?

甄子丹:大家都做过学生,或者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有一部分仍然还在读书。我相信大家都有调皮的一面,我当然也不例外,不过电影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有夸张的成分,电影里的情节要比我学生时代的经历精彩得多。

以往你都是饰演硬汉,这次身份换成教师,有没有不适应,算不算是角色上的突破?

甄子丹:这要看你怎么去理解“硬汉”这两个字。我认为绝大多数的动作电影,主角其实都是硬汉,观众能看到这个人物坚韧的一面,以及对社会的贡献,对人生的执着等等。所以不仅我喜欢饰演硬汉,王宝强饰演的也是硬汉,只不过他用的是喜剧的手法,我在《大师兄》里也是硬汉,只不过身份是老师而已,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坚韧的部分。

你一直以动作片为主,但比如《导火线》、《叶问》、《武侠》等,多年来会尽量为电影注入不同的动作风格,这一次又有哪些不同的设计?

甄子丹:观众都知道我拍了这么多年的东作品啊, 动作确实算是我的IP、我的招牌,在电影里打人我最在行。这部《大师兄》也不例外,但是我想解释一下,其实动作只是我电影里面的一部分,是我的一种工具而已。我每一次拍电影都希望能找到电影的主题,然后塑造一个新的角色,我认为过去那么多年我应该塑造了几个很成功的例子,比如《叶问》、《导火线》,包括去年《追龙》里的跛豪,以及这次要饰演的老师,我觉得动作的部分要从人物塑造出发,根据不同的人物设计不同的动作,这样才合理。因为这个电影里这个教师是一个特种兵,我们给了他一个合理的过去,才把一些动作元素放进去。

不过《大师兄》的主题还是放在教育本身的,就像我前面说的,一个老师怎样和学生交流,感染学生,让每一个学生都有很正面的改变。

你提了几次教育,那是什么灵感触发你,让你关注到教育这件事?

甄子丹:对我触动,应该是我自己也当了爸爸吧!除了很关注社会的变化、社会的问题,我也非常关注学生的学习环境、教育制度、考试分数等等,我在想是不是可以拍一部商业片,通过商业片的渗透度,带出这样的一些信息,因为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人,尤其是我今天还有一点点影响力,我希望透过电影这样一个大的平台,可以传递一些应该传递的信息,所以我是这样开始的。当然整个过程当中非常地困难,包括找导演、找新人。

在现实生活中,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老师?让你在创作中可以借鉴。

甄子丹:坦白说真的没有,所以我才想在银幕上塑造这样一个老师。其实这个老师在电影里面会剧情化,你说现实生活中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当然是比较

困难,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传递出一种精神,特别是学生们看完以后可以得到一种精神鼓励,这是我们追求这个电影的原则。

电影里有不少香港的舞蹈演员,在选演员方面有哪些标准?

甄子丹:我们除了挑选一班有潜质,可以演戏的新演员以外,我们在个人品行方面也要进行观察,因为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好演员除了有潜力,在演技上有发展的空间,还要长远去看一个人的品质如何,不是说只是将电影作为一个跳板。在通过一个环境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诚意做这件事情,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一次我也感到很欣慰,我们这个团队从演员到幕后,每一个岗位每一个人都热爱拍电影,热爱为这部电影拼搏,大家忙了这么多个月,不计时间,没有更多额外的要求,所以我们整个团队非常团结,非常有凝聚力,可以说这部电影是非常有心的。

很多演员很努力,但大家很难记住他们,你觉得想要被观众记住,都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呢?

甄子丹:我觉得他们都很努力,他们都很好,他们需要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只能不断去再演,不断在观众面前呈现你的才艺,才可以得到更多的机会,终有一天会变成独当一面的一个。我也没有其他的方法,其实我也是过来人,我拍了30几年,我以前也当过配角,也演过反派,也曾经同样问自己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时候这个机遇在你身上。但是,我可以说其实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大家都知道,所有机遇都是给充分准备好的一些人。所以你必须要把自己准备好,永远都是准备作战的一个状态。

之前《追龙》有非常不错的成绩,这带给你哪些思考?

甄子丹:作为演员,大家认同你的艺术创作,当然 是很开心的,因为你拍一部片确实花很长时间,无论你的时间也好,精神也好,心态也好,都会把自己的所有投入到这个角色中,其实也希望每一部电影都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同,想要成为艺术家就需要每次去接受挑战,然后去追求这个满足感。

接下来《肥龙过江》也会是突破。不仅是造型,还有这个人物的性格。

其实我一早,让大家熟悉的一些作品都是时装动作片,这也是我的风格,后来有了古装戏的潮流,因为电影还是要靠潮流的,所以我也演过一些大家认为是经典的古装片。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更喜欢时装片,当然《叶问》成功了之后,大家都觉得《叶问》就是我的风格,其实我都有解释很多遍,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时装风格的戏。

通过这部电影,有没有积累一些做爸爸的心得?

甄子丹:《大师兄》里有很多新人,他们年龄都很小,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中大家都很熟悉了,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很多自己年轻时的回忆,找到了很多当年自己做学生时的感觉,我不停的在想,要是能回到过去、回到学校该多幸福。

另外,作为一个爸爸,我女儿成长的变化,比我学习做爸爸的进度要快,因为每一次他们都会有新的思维、新的想法、新的态度,我也只能不断学习,感觉有点力不从心。我觉得教育孩子最好的方法是多沟通、多放下自己,要学着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不要把自己的经验放在他们身上,我当然可以分享我自己的经验,但我走过的路不见得适合每一个人。

接下来还有什么工作计划?

甄子丹:我现在在做《肥龙过江》的后期,刚刚拍完《叶问4》,接下来再拍一部好莱坞的电影《花木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