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司朗的氙灯只在德国生产?答案藏着欧司朗成功的秘密

Cine China - - Contents -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持续井喷式发展,银幕数逐年增多,市场的繁荣推动新技术的革新和新产品的换代,银幕完成2D到3D的全面升级之后,“激光”成为影城提升亮度、追求差异化、吸引观众的方法之一。而放映机从氙灯向激光的转换,给生产氙灯的厂商带来了全新挑战。

看电影的“看”字很重要,激光会不会完全取代氙灯?氙灯厂商如何判断市场的发展,以及如何拥抱未来?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投影机氙灯占比名列前茅的欧司朗全球影院放映光源部总监迈克尔·克劳普。

欧司朗有百年历史了,目前都涉及哪些领域,产品线是如何划分的?

迈克尔·克劳普:欧司朗是一家超过111年历史的 照明公司,目前全球雇员有2.6万人,在超过12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销售网络。而中国是最重要的一个市场, 1995年我们就在中国设立了分公司。

欧司朗分为三个事业部:特种照明、照明系统解决方案以及光电半导体。电影放映属于特种照明,这部分还包括影视拍摄光源,舞台娱乐照明,农业照明,机场照明,投影激光,紫外光源,以及汽车照明。在电影方面,欧司朗的氙灯产品问世已经超过60年,依旧是欧司朗最受欢迎的明星产品之一,在2008年欧司朗对氙灯生产线进行了升级,推出了全球首套自动化氙灯生产线。十年以后的今天,欧司朗还是全球唯一一家拥有自动化氙灯生产线的品牌。我们的氙灯生产基地在德国的Eichstatt,并且只在德国的eichstatt进行生产。为全世界的氙灯用户带来统一的的德国高品质是我们的坚持。

为什么只在德国生产?如果在中国建厂会方便很多也会降低关税,毕竟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需求量也非常大。

迈克尔·克劳普:氙灯工厂是全自动化的,建立这样的生产线很困难,这也正是为什么十年来欧司朗还是唯一的一家拥有自动化生产线的厂家。

另外,氙灯对玻璃的质量要求非常高,并且欧司朗氙灯使用的玻璃都是自己生产,市场上没有一家玻璃厂商生产出来的玻璃能满足我们的工艺需求,因此欧司朗在柏林设立了自己的工厂专门生产玻璃。这也是我们坚持在德国生产氙灯的原因,力求将“德国制造”的高品质产品提供给用户。 欧司朗诞生的百年里,在光源的各个领域都出于领先地位,那么欧司朗的优势是什么?怎样看待氙灯未来的发展?

迈克尔·克劳普:欧司朗确实在整个照明行业里出于领导者的地位,举例来说,每三家影院就会有一家在使用欧司朗的光源,中国乃至全球都是如此,这足以证明欧司朗在行业里的领导者地位。

关于欧司朗的优势,在技术上,着眼于细节不同产品的技术和规格都不一样。比如欧司朗的玻璃以及电极中所蕴含的技术就是如此;在服务方面欧司朗也出于领先地位,目前欧司朗是唯一一家提供微信沟通渠道的品牌,并且我们还把整个服务整合成XBO线上服务平台APP,大家都可以下载。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是整个业内的先行者。此外,对于传统的服务,欧司朗在中国和整个全球范围之内,都建有我们的网络。在中国欧司朗已经建立了非常完备、并且成熟的经销商的服务体系,所以从技术和服务两方面,都可以看到我们业界领导者的地位。 能解读一下关于玻璃和电极的技术吗?到底有哪些独到之处?

迈克尔·克劳普:前面提到过,我们的玻璃和电极都由自己的工厂生产,这是因为氙灯用的玻璃非常讲究,制作工艺复杂,我们很难找到玻璃厂商能生产出合适的玻璃。

整个氙灯有一个波壳,两端是比较细的波管。在这个连接处,欧司朗有一项专利技术,所有的物体都有膨胀系数,欧司朗的产品使用了三种不同的膨胀系数的玻璃,这是独家工艺。

这里有人会问,为什么要用三种不同的膨胀系数的玻璃?如果我们用了同一种玻璃的话,其实在点亮它加温的情况下,整个灯会受热不均匀,影响灯泡的寿命和稳定性,而三种不同膨胀系数的玻璃可以应对受热不均的问题,让灯泡更稳定。为此,我们研究了不同的原材料,每种材料的膨胀系数都不一样,最后我们的工厂独家研发出三种不同膨胀技术的玻璃用在连接处,这样可以保证我们的品质更加稳定。

另外,我们在玻璃里面还有紫外涂层,它会保证我们的光输出更有效达到可见波长。在这些细微又很重要的细节上,欧司朗不断提升,这正是我们跟其它氙灯品牌不同之处。此外,我们和客户积极沟通,收集使用数据,帮助我们更好地提供产品和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同国家、不同气候环境、不用的使用习惯下,氙灯的使用寿命和故障情况都不太一样,我们在对数据分析之后想办法根据不同区域实施行之有效的提升。 即便如此,氙灯的寿命和光衰仍旧还是用户比较关心的短板,这方面您怎么看?

迈克尔·克劳普:光源的发光机制决定了灯泡的寿命。目前普遍理解的3000小时寿命在欧司朗看来是有提升空间的,随着技术发展,所有的产品其实都有提升空间。比如我们往回看三四十年,当时氙灯的寿命也没有现在这么长,LED也同理,十年前业内预测LED的寿命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欧司朗研发团队的实力在全球范围名列前茅,我们觉得氙灯的寿命有提升空间。

至于光衰,大家的关注点更多落在氙灯和激光光源本身,但影院运营者的角度其实更宏观,他计算的是整个投影机的系统。氙灯变暗更换方便,换了氙灯之后光输出又会达到理想效果;但当激光用到一定程度后,很难替换激光光源。所以氙灯和激光在应用层面的使用方法不同,影院可以十年或更长时间使用一个氙灯放映机,并通过更换灯泡保证良好的放映效果,但如果激光光效下降,影院很难更换激光模组。

但是目前市场上有一些供应商为影院提供光源改造,有采购、分时租赁等多种合作模式,那么用户其实是不需要担心激光亮度衰减、光效下降的问题,因为有供应商解决。这也意味着合作模式更加灵活,欧司朗将来会不会有更灵活的销售策略?

迈克尔·克劳普:我们内部也在观察并讨论一些新的商务模式。之前我们只是单纯提供灯泡,但现在整个照明行业的发展都到了系统的级别,所以欧司朗也会逐渐探索,去尝试新的解决方案,可以给客户提供系统级别的产品或者服务。所以分时租赁或客户定制、亮度保证等等欧司朗都观察到了,我们也在做评估,因为对于新的合作方式我们要保证对客户和我们自己都是有益的,只要是双赢的方案欧司朗就会去布局。另外,欧司朗会放眼全球,有合适的模式我们都会借鉴过来,为整个电影行业做一些贡献。

激光在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对于这种发展势头有什么看法?

迈克尔·克劳普:欧司朗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我们会继续为中国市场提供更多的产品和服务。从目前的市场反馈来看,激光确实很热,但氙灯仍然占据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而且和激光相比,氙灯在色域、色彩还原度、整体画质等方面氙灯都更有优势。

另外,从影院运营来说,激光成本高,门槛也高,从实际运用的反馈来看,氙灯目前的表现还是优于激光的。

氙灯已经占据市场几十年了,欧司朗有没有在其他光源上投入研发,大概是怎样的情况,比如LED光源是不是可以突破技术局限有更广泛的应用?

迈克尔·克劳普:如果你留意的话会发现欧司朗有一个事业部叫光电半导体,是一个全球领先的生产LED芯片的事业部。因此,欧司朗有这方面的技术,除此之外,我们也在不断的做新的研发、新的尝试。

回顾欧司朗111年的历史,其实我们一直在革新,只是我们没有对外说太多。欧司朗的习惯是,只有当我们将一项技术和产品完善了我们才会推向市场。所以欧司朗有没有在研发新技术?答案是肯定的,只是目前还没有达到可以对市场沟通的程度,当整个计划完善了,我们会跟市场解释我们的新计划。

三星已经将LED电影屏推向市场,您对这类产品有怎样的看法?LED也是欧司朗的强项,会不会有所规划?

迈克尔·克劳普:LED显示确实是电影领域的发展趋势。欧司朗有很强的LED部门,我们在德国和马来西亚都有LED工厂,所以LED对于欧司朗来说不存在技术困难。LED的应用我们也在观察,目前还有一些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比如LED非常亮,当亮度调低又会失去色域和色彩还原。不过这些问题不会一直存在,随着技术的发展肯定可以解决。对于欧司朗来说,只要这个新技术能给行业和观众都带来益处,欧司朗都愿意去尝试。

那如果将来LED成为主流,欧司朗是会主打自己的品牌,还是做相应的零件生产供应?

迈克尔·克劳普:目前我们具体是直接做LED屏的生产商,还是去做一个主机OEM的零部件供应商,我们还不能说有一个很明确的答复。但是我们认为这项技术在以后可以达到商品化之后,如果一个合适的时机,我们会把我们的战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