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戏不能是纪录片,要把握好写实和写意

——《如懿传》美术指导韩忠专访

Cine China - - CONTENTS -

——《如懿传》美术指导韩忠专访

作为一部大制作的清宫戏,《如懿传》在美术方面有非常出色的表现,这也是这套剧的亮点之一,在美术设计过程中有哪些心得、碰到了什么问题?我们采访了《如懿传》的美术指导韩忠,让他来分享一下创作过程。

顶着《延禧攻略》的压力,《如懿传》上线之后从一边倒的差评,到后期评分反超《延禧攻略》,除了剧情和演员表现外,剧中精良的美术功不可没。在清宫戏中,美术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从服装、置景、道具,乃至于色彩的搭配等细节,都需要美术的干预。所以剧组 请到韩忠担任美术指导,而在这之前,韩忠并没有参与过清宫剧,那为什么会找他呢?

主要是因为韩忠在之前参与过非常多的作品,在美术方面有过很出色的呈现,韩忠和张艺谋合作甚多,可以说是从2002年的《英雄》开始在电影领域发挥所长,之后还和张艺谋合作过《十面埋伏》、《三枪拍案惊奇》,韩忠深得国内导演的喜爱,他和陈凯歌合作过《道士下山》,在美术和画面非常出彩的《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是韩忠操刀。

是什么机缘让您参与到的这部剧?

韩忠:这个项目刚筹备的时候曹总(出品人曹华益)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有这样一个戏,实际上我个人对清宫戏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当时就没马上答应。但是他们说这个项目还是不错的,然后我听了三遍《如懿

传》的有声小说,小说给我的感觉是挺有趣,觉得拍出来应该是一部不错的作品,所以就答应了,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您之前不管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没有做过清宫戏是吧?

韩忠:我没有做过清宫戏,在《如懿传》拍完之后也有人找过我做清宫戏,但是我跟他们讲我不会重复,清宫戏之后不再接了。

您当时接这个戏的时候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韩忠:实际上我对明清的历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当然我只是对历史有兴趣。比如说阎崇年先生写的那个《明亡清兴六十年》还有他的《大故宫》等等,这一段历史我之前就有了解,然后为了创作《如懿传》我买了一套《清史稿》,这才知道《清史稿》是那么大的体量,很厚的剧作,一个人拿着都费劲。

整个开拍之前前期准备过程准备了多久?

韩忠:开机之前我印象中是6个月,一共是4个月的周期。

这个准备过程分成哪几个阶段,每个阶段要做哪些事情?

韩忠:第一个阶段肯定是找整个的美学风格,我们做了比如说对之前的历史的了解,包括到乾隆后期还有嘉道之后的一些事情的初步了解。然后我们又横着比,就是乾隆在位这60年之内,全球范围之内又发生过一些简单的事情、事件,然后才做整体风格的定位。

把戏里面的几何,就是乾隆皇帝定位成在当时全球范围之内权利最大的一个男人。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先找到了一个总体的一个方案,总体的一个定位,就是叫乾隆盛世,乾隆盛世之前都知道叫康熙盛世,但是康熙60年做的事情主要就是国力的复苏,他去世之后只给国库留了800万两白银,经过雍正十三年,最后他留给乾隆是6000万两,乾隆统治时期免了2亿两的税,等于各地的税免去了2亿两,所以说这时候的国力是空 前的。然后再加上乾隆皇帝个人的一些喜好,他的生平和他的一些性格,这样的一些研究之后,我们就把这个定位成了一个乾隆盛世,这个是乾隆时期的一个美学定位。这是第一阶段。

再有就是尽量细化,根据每一个妃子,就是这些娘娘的性格,我们又把每一个她的居所做了设定。然后再到一些道具的设定,也有一些归纳,不是说乱摆,大概就是这样。然后再就是具体化了,具体化就是具体操作了这就是一个很专业的事了。

很多观众在说《如懿传》是一个新古典主义美学,如果落到实处来讲,在剧中体现出来的这些美学的处理,哪些东西是实的,哪些东西是虚的?它落到实处是怎样体现的,麻烦您介绍一下?

韩忠:实际上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当然首先是一点,乾隆盛世,就是它的景物都是集大成,然后我们又把它给细分了一下,就是这里面的含量,就是50%是汉家文化的传统文化,然后里面还有30%是西洋文化,还有20%是蒙满的一些文化,主要指的是文化特征,就是这样的划分。你再说一下后面的问题。

我的意思是说,哪些东西是完全根据考证复原的,哪些是在这些复原基础上加了一些自己的创造,一些想像的,有没有这样的具体区分?

韩忠:总体感受是考证过的,到具体化,所谓的实和虚,虚是大部分的,我在跟我们的美术组交流的时候一直在说,实际上咱们都知道故宫里面三件道具三件看似普通的物件拿出来就会等于我们整个这部戏美术的费用,这个不夸张。所以我们并不是说样样或者每一块都得是完全写实。

所以,虚和实的关系实际上是虚更大,整个这部戏,我们这么纷繁复杂的一个设计,我个人认为还是一个比较写意的戏,只是我们通过道具再通过摄影机、演员表演、转化成观众能够看到的画面,这个画面给人造成的感触是我们最终的追求。它不是一个这个历史片,所以说,我可以负责任的讲,每一部古装戏都是于古于今,它不能是一个纪录片。

我们之前听说如懿传在预算上是非常充足的,您做这部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对于美术这块的投入,是不是可以完全让您觉得有任何想法都可以随意的去创造?

韩忠:任何一部戏,因为它的周期有限制,所以参与每部戏都会有预算,包括周期,都不能完全的让我们的创作者很过瘾。但是我们会按照周围和预算划分轻重关系。比如按照戏的量和人物,我们把他的美学主题给做出来,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创作过程。费用,实话讲我没有拍过费用足够多的戏,没有拍过这样的戏。

您之前没有做过清宫戏,但是市场上是有大量清宫戏的,您是怎么样确保这部作品在保证您自己个人的特色的同时,要跟之前的有一些区分,您是怎么样做这部分工作的?

韩忠:我刚才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工作,我也没想过自己的所谓个人特色,我就是都是根据这个戏,然后在现有的条件下把它给做到有它的特点,因为我刚才说了,这时候是乾隆盛世。因为我们之前所看到的清宫戏就是这样,我们要抓住这个灵魂或者叫美学灵魂,把它给贯彻到底。

因为还有宫女、各种各样的妃子、小主什么的,针对不同的女主之间,您是怎么样做她们的宫殿设计,同时又体现演员个人特色,您可以拿周迅或者某一个演员来举例。

韩忠:因为不能单独拿出来说,只能是一起来对比,比如说这里面的戏肯定是周迅比较多,但是戏核是乾隆皇帝,乾隆皇帝,比如她的主要居所养心殿,是我们做了一个非常中式的文人气的雅致的书法,它的东暖阁,我们加了欧式装修,当然那种欧式已经是中国化了。

然后如懿的房间,如懿的居所前期是延禧宫,在延禧宫里面我们做了一个相对来说古典的,实际上是和乾隆皇帝的金銮阁相对应的一个古典设计,然后到后来的后期的翊坤宫的时候,我们就把这种又放大了。比如说翊坤宫里面一个重要的道具就是后面有一个屏风,我们用了郎世宁的笔法,我们全是一笔一笔画出来的,画了一对白色的孔雀,这个白色有三层含义,第一是白色,就是圣洁,这就是如懿心里的情感,然后它是孔雀,不是凤凰,意味着她终身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皇后,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封建社会,封建国家里的那种皇后。第三个就是孔雀是一夫一妻这是她的终极理想。

我们每一个这些后妃的居所都有这样的一些设计。比如说皇后的房间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很深的色调里面以黑色、深棕、深绿、深蓝为主,用墨绿为点缀,包括后面的高晞月,她的房间里面充满了琴棋书画的趣味,因为她是江南才女。比如说再往后出现的像令妃,因为令妃在我们的剧本里是用身体和计谋谋取她的荣华富贵,所以在她的房间里我们加了很多耦合色、粉色等等。

实际上都是每一个妃子,每一个后妃的居所都是笼罩在偏黄色的大的一个范畴里面,然后各有各的特点。我们大概就是用这样的一个风格。

做这样一部古装剧,清宫剧它的工作量要不要比您做《我不是潘金莲》或者《罗曼蒂克消亡史》这种现代的片子,工作量大很多呢?

韩忠:那一定是的。因为它的场景数量和道具这个量就非常大,的确是大得多。但是这就是职业,我们的职业就是这样。就按照职业的思考习惯去往下做,就这样的一个工作流程。

整个剧里面大概涉及20多个宫殿是吧?

韩忠:我现在所说的全部是大的景,20多个是少的吧,应该比20多个多。

所有这些宫殿您所指的搭建是内景,有没有包括外景的?

韩忠:内景外景都有,因为在电视画面里面看到的就是这样,我们这边也有很多图,或者是棚里面的照片,因为横店宫殿只有3个“景”能用,其他的景全部是搭了,大概搭了十几个,在棚里面搭了十几个,都是在摄影棚里面搭的,内景外景都有。

您自己看了成片了吗?大概看了多少?

韩忠:其实这一次是我第一次看自己拍的戏。现在网上出现的我都已经看过了。

您觉得它的成效跟您个人预想的感觉怎么样?

韩忠:我是一个专业的影视工作者,好和坏,或者说外面的反应,观众的好、坏对我个人的影响不大。我之所以最近在看这个戏,也是因为这个历史阶段或者题材对我来说是相对来说比较陌生的一个段落,所以我就回头看一下,就是这一类的戏和我们的场景,就是我们做出的工作有什么样的交融,大概我是做这样的一个工作。

现在国内的影视不光是在票房上,当然投资天花板也在不断的提高,包括电影和电视剧,您觉得像现在美术工作者在整个行业内,得到的尊重和话语权有没有越来越受到正确的重视?在行业里面?

韩忠:有,这个的确是。以前可能是比如说十年或者二十年影视行业一个更新,创作环境也好或者思考也好的一个更新,现在很欣慰的是这种更新越来越快,甚至两、三年就会产生一个变化,这种现象对整个行业还是非常好的。

您觉得整体的,因为我看到您在其他访谈里也谈到中国整体美术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算是先进的,您怎么评价中国影视行业美术现在处的地位,它的未来发展方向大概是怎样的?

韩忠:其实中国的影视行业的工业化程度,它的成熟度还是有待提高。因为我身在其中,在跟国外的一些同行接触的时候,我就发现,实际上我们的工作人员个人能力不差,问题可能会出现在行业不成熟上。

因为好莱坞行业成熟度很高,所以对他们的保护,就是有时候这种保护也影响了他们个人能力的提高,然后反过来说,我们的美术师肩负的工作要是全面的,跟好莱坞比,好莱坞的一些美术师我接触过,他们非常单一,他们美术指导就是美术指导,画图的就是画图的,出概念的就是出概念的,国内的就不行,国内美术基本上是一专多能。当然现在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各类的,针对具体的创造环节的一些工作室或者专业人才已经越来越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吧。

《如懿传》其实中间有很长时间制作完成之后都没有播出,它在制作完成之后,涉及到后期的调色这方面,这个范畴还是美术方面的工作吗?

韩忠:因为在国外会有这样的调色,可能不属于美术指导,但是是属于美术的范畴,现在国内还没有到这种程度。所以我们没有参与后期的调色的工作。

如懿传从开拍到现在有一段时期了,从当时您的设计到现在您最后来看,您觉得现在回头看,有没有觉得某些部分或某些设计可以做的更好?

韩忠:我明白你说的意思,这个一定是有,因为都知道,影视行业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因为当时的条件、时间、周期等等限制,都会让你留有遗憾,这是非常正常的。所谓的国际上的大师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最后请您给自己这部作品打个分吧,这次的美术创作。

韩忠:我自己不给自己打分了,因为美术就是偏专业的,所以可能留给观众和其他的专业的同行吧,留给他们评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