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点睛

Cine China - - CONTENTS -

秦小婉:李安原话:我们金马奖是希望所有讲华语的影人来这个盛宴,来庆祝一年的作品成果,评选的过程里面虽然几家欢乐几家愁,但我们都是很诚意地邀请所有华裔的人来参加,我们希望做一个开放和尽量公正公平的平台,年年举办,非常的好,本身有一个品质在那边,这在华语区是非常难得,这是大家心里很有分量的一个奖。所以我也继续了这个传统,闻天祥做得非常井然有序,一切都已经上轨道,所以我人在纽约,还来接受做这个奖(的主席)。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她爱讲什么我们又不能说“你不能这样”。所以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我们的客人,只要来金马奖,我们希望就艺术论艺术,并不希望有任何政治事件来干扰,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我希望大家都能尊重这一点。金马奖有今天这样的成果,你看几乎90%以上的入围者都出席了,在华语圈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我坐在下面有点坐立难安,大家讲话很长,将近五个钟头,可你看上去他们都是很诚恳的,我们是一个平台。

谭飞:《毒液》很二,充满了落伍的幼稚劲儿。我的意思是,幼稚不是问题,弱智一定是问题。

鹦鹉史航:我其实非常憎恨那位纪录片导演和她背后可能存在的让她上台背稿子的人。因为,她践踏的是所有她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电影同行的努力,创作的努力,融合的努力,沟通的努力。她让很多人更加疲倦,更加灰心,或者,更加草木皆兵。《小王子》作者圣埃克苏佩里说过: “要警惕那些点燃整片森林只为给自己照亮道路的人。”她就是那种人。她的纪录片作品,可能她视若珍宝,当成自己的骨肉,可她同时是那个在自己的婴儿身上绑炸弹的妈妈。华语电影人能够四海一聚的空间和时间并不多,现在,可能又要被挤压一个,这是最恶劣最遗憾的事情。

冯小刚:醒来惊闻李咏去逝,痛心[流泪]第一次见他是很多年前在南京,他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之邀,主持两岸三地的导演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又陆续有过合作,他待人亲切又风趣而且非常敬业。帅。这十七个月,哈文辛苦了,送走咏哥好好歇歇吧。

李星文:《无名之辈》挺好的,去看吧。剧情是荒诞的,表演是生猛的。尤其是任素汐,车祸截瘫,生无可恋,但自尊尚存,心存对世界的不舍,每一翻都演得让人心痛。章宇也不错,志大才疏,色厉单薄,老是被世界戏耍,这样的情境何人不曾有过?其他人物都有膈应的地方,但也并不悬浮。

看电影阿郎:奖项即态度,态度即角度,有角度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公平。电影人最大的奖项都在电影里了,最好的颁奖人是时间。

木卫二:金马54颁奖典礼上,蔡依林有一组歌曲串烧:《甜蜜蜜》《流金岁月》《追梦人》《幸福路上》《祝你幸福》……演唱《幸福路上》时,收视率飙到最高。这部动画片讲述1975到2010年间,一个台湾女孩不断成长,与朋友失散、与亲人告别,在追逐人生幸福时的困惑与感悟,影片与台湾社会大事件紧紧相扣,获得了观众的大量好评(我认为是广义上的“成长系”台湾电影)。尤其推荐母语是闽南语的观众,非常适合这样的夏天观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