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故事来讲电影

——张罗平导演的向阳之旅

Cine China - - 主编会客室 -

10月19日上映的电影《向阳的日子》,被众多观众赞誉“如油画般唯美”、“每一帧都能截图当屏保”。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时尚摄影师出身的张罗平,在转型导演后的处女作即获得众多赞誉,让人不得不期待这位新锐导演接下来更多精彩的作品,谈到电影创作,对于影像极度敏感的张罗平一直奉行影像画面服务于电影内容的准则。

为什么想着拍这样一个故事?是跟自己的经历有关吗?张罗平:开始也没有想着拍这个故事,因为我经常会跟好朋友聊我小时候怎么抓鱼、炸鱼,他们就很惊奇,问我小时候的生活怎么这么有趣?我就很纳闷,难道你们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吗?我后来才知道,很多人小时候的生活并不是跟我一样的,于是我就把小时候短暂又美好的生活片段积累了起来,后来就想着把它们拍出来。很多人会说你这样拍,跟现在市场上主流的东西不一样,但我认为现在的市场是百花齐放的时代,什么类型的片子都会有人关注。我坚信大家看多了差不多类型的片子之后总会想看一些不一样的片子,不一样有时候也是一种极致。

《向阳的日子》有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父子之间的互动。但其实父子之间的互动和关系的变化是不太容易把控的,这方面您做了哪些功课?在剧本上做了哪些准备?

张罗平:其实真正的把控都来源于共鸣,儿子跟父亲的共鸣。父亲想要了解儿子其实能很客观,因为他是大人,看待问题会比孩子全面,但孩子了解父亲会很主观。《向阳的日子》里有一场戏,这场戏过后孩子跟父亲有了共鸣,这场戏就是孩子偷了父亲的钱。父亲发现 孩子口袋里有钱,却立马松手维护孩子,这个时候孩子跟父亲会产生共鸣。

是怎么找到海尔夫的?当初张向阳的选角过程是怎么样的?

张罗平:张向阳的选角,我没选任何人,我只挑了海尔夫,只见了他。我当时在一个同学的剧组里做摄影指导,这小孩第一次演戏,演一个短片。我当时一看这小孩,就跑去跟他妈妈说,让这孩子演我下一个片子的主角吧,然后就来演了。也没再挑选其它演员,因为我觉得形象比演技更重要,小孩子根本不用演,他长成这样已经就是戏了。

“我老说要用故事来讲电影,因为电影能给人带来余味和感受。电影里的故事发生再多,都跟你没关系,只有感受是属于自己的。我就是在努力呈现这种感受,让观众跟这个电影产生一种连接。我们能从《向阳的日子》里感受到张恒远其实是很浪漫的,向阳其实很向往幸福又是孤独的。人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孤独的,因为是悲剧,因为有遗憾,所以才会有所期待。” ——张罗平

张向阳还是会有一些情绪上的变化,有欢乐的时候也有愤怒、悲伤的时候,在创作的过程当中怎么引导演员表演的?

张罗平:会有很多说戏的方法,但是你有时候跟演员说再多,他也未必能呈现给你。其实更重要的是你要用怎样的影像表达方式去呈现这样的情绪。你的影像没有做到位或者整个气氛没有做到位的话,你让他怎么演都会觉得干、很不对。其实你是要把周围的环境,包括你的置景、灯光等等做到情绪点上,演员在这个情境下表演,才会有戏。但是有一些戏还是比较困难的,比如有一场戏是他发现他弟弟拿了他的钱,他很愤怒,冲上前去掐他弟弟脖子、拿棍子打来打去,其实这种戏对一般小朋友来说其实挺难的。这个时候我在摄影方法上会选择肩扛,让画面不稳定,有一种躁动的感觉,增加气氛。这场戏我们其实排很久。海尔夫从来没跟人打过架,我怎么把他调动起来。具体细节我都记不清了,就不断引导他,给他各种设定,最后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之前主攻摄影,现在转做导演,身份转变对您造成的最大感触是什么?

张罗平:我最大的感触是感觉自己又回到16岁了。16岁是追梦的年龄,我从摄影转到拍电影,我又开始追梦了。不过摄影也是梦,但这个梦已经快做到凌晨了,就去做第二个梦了。导演相比于摄影,要综合更多东西。导演需要综合审美和综合创造,这一点跟摄影不一样。很多艺术都能综合到电影里,比如音乐,导演可以不做音乐,但一定要有音乐的感觉;剧本导演可以不写,但一定要懂取舍;还有演员的挑选和塑造,演员的塑造很重要,怎样把演员塑造成你心里的角色。摄影对于我来说相比于导演是比较轻松的工作,因为这是我熟悉的领域。

我注意到影片通篇的色调其实都比较偏灰暗,即使有阳光的镜头也不是非常明亮,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罗平:在调色方面我们有刻意增加画面的灰度。只有在父子玩耍的场面画面才会比较明亮,更多的时候还是灰暗的,侧面呈现的是向阳内心的主观情绪。我们看到的颜色其实都是取决于我们的内心。

我们其实也注意到了观众的一些质疑,比如电影中的疏离感、不自然的情感呈现、普通话对白很别扭等。您作何回应?

张罗平:我其实不需要做什么回应(笑)。因为这 部影片虽然是现实题材,但我还是用了一种浪漫的形式呈现出来。我也试过用方言呈现影片,感觉太写实了。这个片子应该偏诗意一点。中国写实的片子太多了,我觉得不需要我再去拍写实的片子,我就想拍一部诗意一点的电影。虽然不太贴近生活、有一点违和感,但你一旦走进去,它就是一个世界,会有另外的感受。

影片的题材并不是很商业,当初是如何说服投资方投资电影的?

张罗平:首先我们这个片子投资成本很低,在保证不亏本的情况下大部分投资方都比较乐意投资。其次就是越不一样的影片越有可能崛起。你老跟在别人后面拍已有的故事题材,总是很难超过第一部的。我觉得导演在选择题材的时候还是得想想哪些是跟现在市场上不一样的、有所不同的,这才是对的。

目前觉得自己还有哪些比较遗憾的地方?

张罗平:太多了。有很多细节其实可以更好。摄影 方面我就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能真的拍得很美,但还是缺乏哲学和诗意的影像,少了点能让观众思考的深层次的东西。灯光如果能更精细一些、置景能更讲究一些,有些影像藏的东西更多一些,剧作方面每场戏的目的能更明确一些可能会更好。

摄影师在对美学、构图、镜头语言等方面,都要比一般人更有敏锐度,也有更多的理解,应该比较容易转行做导演,你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其他有志转型做导演的人?

张罗平:一句话,用形式服务内容,而不是表现形式。也就是说,用技术去服务我们想表达的核心,不是去表现技术,因为表现技术的话就会给人炫技的感觉,要以内容为核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