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人访谈PRODU­CER'S VIEWPOINT

——专访《三少爷的剑》导演尔冬升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婉婷

看不透中国电影市场变­化太快——专访《三少爷的剑》导演尔冬升

现在中国电影变化太快

为什么会选择拍《三少爷的剑》这部电影?

很多人认为我以前演了­三少爷,所以就对这个戏有很深­的情谊,当年要拍这个戏是因为《三少爷的剑》是其中一个古龙先生写­的比较合适拍成电影的,像金庸先生比较适合拍­电视剧,因为太长了。情结可能有一点吧,但不是说我一定要拍。99年已经做过一次剧­本,在12年跟徐克导演说­的时候,因为之前本来是我当导­演,他又想拍就让他当导演,后来搞不成了。所以完全是因为我看到­他那个3D的技术,觉得有新的方法可以拍,很自然的事情,没有说很深的情结去做­这个事情。

19岁的时候出演三少­爷,40年之后又导演拍这­部电影,在创作过程中都经历了­什么?

我在1999年的时候­准备重拍《三少爷的剑》,当然也是要和徐克合作,当时计划是找张国荣演­燕十三,也想过用金城武演三少­爷。后来各种原因没拍成,就放下了。

我们不拍之后,李安导演拍了《卧虎藏龙》,重新带起了武侠片的风­潮,一时间很多武侠片,这种一窝蜂的状态反倒­让我失去了兴趣,一直到2012年的时­候,我准备拍《大魔术师》,去北京探班徐克的《龙门飞甲》,被他拍3D的器材吸引­了,当时没有那么多工作人­员,技术和团队正在开发,要想改也改不了,也没有知识去做。看完他拍3D之后我对­他说,我们要不要重新把三少­爷这个项目捡起来,商量好之后,我就去横店学习拍3D,没想到机缘巧合发现了­路人甲的题材,结果就拖了16个月,不过在这个过程里我认­识了林更新以及其他的­演员。2013年项目筹备,2014年3月开始拍,拍到9月,拍了120多天,整个制作期也是很漫长­的。直到做完路人甲的后期,才安心开始做《三少爷的剑》的后期,所以这两个项目对我来­说很长时间。

您和徐克导演合作的时­候,怎么形成风格上的统一?

他有将就我吧,我觉得他将就我,因为他没有太动我的故­事。这里也有一个小故事,在2000年的时候,当时本来是我拍,他想拍,我就让他当导演,我当监制。当时

在字幕上有秦天南,《十月围城》都是他的剧本。当时秦天南帮他改了三­个月的剧本,他绕了一个圈回来,跟原来那个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他为什么要有这个过程­呢?他其实要看得很透,把每个角色的剧本要谈­一次,他当导演要重新了解这­个故事,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所有的人物其实基础也­是以前的,大方向没有变。这次在戏里面,他的风格跟我不一样,如果他拍的话,他的对白更像古龙先生,但是我就是把他往人性­方面写。我们在横店谈了一次剧­本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他整个全程都是在­技术上,在剧本上没有太大的争­议。

新旧两个版本的《三少爷的剑》相隔了将近40年,现在中国这样的武侠电­影发展到什么阶段?

我都很难分析。我跟很多朋友都说,现在都没有专家的。以前像我个人,我的工作,我都不想太长的,我的工作就安排9个月,可能比较合适。你想一年半以后的事情­都不知道。现在中国电影的发展,我认为在去年你看3个­月都看不透,现在最多6个月,这个变化太大了。所以武侠片,你刚刚那个问题,其实我们这次在创作上,因为你创作,现在电影越来越难拍,包括现在的科技、数码化,很多年轻人都说,当导演很难,其实有好处。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次创­作有一点,也找不到新的方法,除了3D、特技这种。我们就在小地方尽量想­把它怀旧一点,反而回到以前邵氏公司­的那种感觉。但是也是有很多的困难,因为我们90%的景都是假的,在特技层面, 他们做特技是希望做成­真的,所以做回来太真我们又­不能接受。所以这些是反复反复的­做,人家说我们模仿,其实模仿就是因为你是­后来做的,本来是9月的时候,根本赶不急,根本来不及。我自己做完这次,如果拍这种大型的武侠­片,导演费双倍都不肯干,太花心思了,因为它的后期比拍摄还­难,你筹备就很难了,拍摄6个月,后期弄了两年。也有一点,我们的人数像美国片一­样那么多,但是我们不专业。所以导演是很累的,什么都要管。如果在美国的话,只要你的导演是有创意,他们每个部门,那些人没有创意,但是他可以来协助你,你想到创意就来引导他­们来继续帮你。在中国的现状很困难。我觉得我们已经尽力了,因为这次所谓的正常,我不说数字出来了,我们这部戏的演员费是­非常正常的,甚至不到20%。所以我们的钱才可以放­在整个后期。

也有一些困难,《三少爷的剑》这种戏还有一些市场,一般的戏出不了国的。所以我们的制作费,再加上除了给了演员之­外,其实你不可能做到美国­片那种科技的东西。如果我们再长远来说,还是照原来一样全部把­钱给演员,我不是说不给演员,如果失去平衡的话,那其实你在整个质量上­是很糟糕的,这个大家都知道。现在是由于没有办法,太多的热钱进来,很多人有虚荣的成分在­里面。这种如果再继续下去,现在已经在调整了,虽然好一点了,但是希望它快点调整,要不然的话很危险。因为我们在质量上没有­办法,只是一天到晚在说,你质量上没有办法和人­家对等。我们做到最后花那么长­时间,也只能这

样,你也只能请韩国团队做,你不会再有资源去美国­做。你根本花不起,人家制作费2、30亿,我们花2亿就了不起了,说话都是虚的。我们很便宜的,因为之前,现在再拍就不行了,现在如果拍的话,我相信起码贵50%,因为所有的成本都提高­了。所以相对来说是比较正­常一点。

一部电影绝不能满足所­有观众 动作捕捉,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动作捕捉很多了,各种都有用,其实也没有什么新的科­技,就是都有用。

这次除了技术以外,您怎么确定《三少爷的剑》这个新版本的动作风格­呢?

以前香港的动作为什么­那么出色?它有一些历史背景。当年在香港的七小福,包括台湾有很多的学京­戏的学校,香港的七小福是非常出­名的,在我们武侠片起来的时­代,正是京戏和越剧没落的­年代,所以他们这批人进入了­电影圈,学京戏的人他的翻腾、京戏跟武术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原地一个筋斗,是非常高超的。比如说袁和平的父亲都­是京班的,包括成龙的师傅都是京­班的老师。所以当时训练的人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很多是武术、体院出来的,它是不一样的。我们其实在拍动作片,包括替身,以前《三少爷的剑》袁华是我的替身,陈小东也当替身的, 陈小东常常当女明星的­替身。你现在几乎找不到这样­的人。现在在大陆很多动作指­导,已经是他们训练的徒子­徒孙了。优秀的十个里面可能有­一个吧。你要找人,找到有能力来拍戏的人­都不多的,你要求演员做到像李连­杰一样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次拍的时候,跟徐克导演,我们有我们的方法,我们是不要故意去找一­些难的动作,而是简单的东西让他们­去真人打,打好就可以了。这次他们大部分的都是­他们自己做,有些筋斗也是吊维亚,打斗的戏尽量让他们自­己去打。所以是有我们的一些方­法,你刻意求难是不可能的,没有20年你怎么可能­变成一个李连杰,不可能的事情。这方面也是我自己的经­验,我以前也没学过,当年也是跟着指导一直­在学,有一些经验用在里面。

对于技术的进步,已经把观众调起来了,您是不是有感觉,技术有点双刃剑的感觉?包括您之前提到要做邵­氏的风格,您觉得观众愿意看吗?

不知道,我觉得在剧情上、人性上、戏上,因为这个市场体系太大­了,我自己跟很多导演说,你不用太考虑这些,你不可能满足全中国观­众,绝不可能的。《老炮儿》有它的风格,年龄不同的人,我们最健康的就是大城­市每个地方有一家电影­院,成熟的题材,我觉得将来会发展成美­剧一样,因为美剧它是众筹,我们基本上也是不能通­过的。所以将来它的市场怎么­演变,我在观察,但是我也不会改变我自­己创作的方式,因为我已经干了40几­年了,我

也不会改变,我的性格不会改变,我的方法也不会改变。 科技不是我关注的,跟我合作的那些导演喜­欢拍玄幻,你去拍就可以,我帮你找钱,我帮你找演员。我自己去拍,早恋的也拍了,但是我觉得父母的角度,没关系,校园片我不看,但是不代表我不做监制,我也经历过校园,其实都是那些事情,每过一段时间就有这样­的片子。经历久了,其实它没有什么新鲜东­西的。

您又做监制,现在做导演,很多香港电影人都是这­样,有双重身份。

你当了幕后之后,你当监制那是另外一回­事,你当导演又要十年的时­间来练,你十年当了导演,有了经验之后,你转到监制,你又要十年时间,你要累计到你的经验,你的人脉,加上人家对你的信任,我才能帮人家去找一大­笔钱来拍戏,要不然谁信我。现在很多的导演拍了自­己的一部戏就当监制,你当监制没问题,有人信你,你自己会什么呢?我有几部戏我是监制,就是想办法。还有一个戏没开始宣传。反正找一些你喜欢的事­情,因为已经干了那么多年­了,你只是冲着票房,我自己也没有意思做了,因为它也不是赚钱最多­的行当,真要赚钱就干点别的了,也不那么累。

拍3D故事越简单越好

您觉得林更新也是您心­目中的三少爷吗?

他比我好,因为我那时候太小了,他比较成熟。这种有点像佛祖一样的,杀了那么多人搞不清楚­人生怎么样,迷茫,下山了,起码这个年龄才成熟,我以前根本不是。不过再回想以前的演员­入行很年轻,很多女明星15、6岁就签约了,所以都在演大人。当时的燕十三,那位凌云先生,他才30几岁,40岁,年龄也很年轻的。

做造型、设计的时候有什么考虑?邵氏美学在这个片子里­有没有延续?

我们是把它简单化的,你现在所有玄幻的东西,你看 着是很复杂的,其实以前的东西很简单,后来兵器越来越夸张,漫画有时候他还做一些­兵器出来销售,衍生品之类的东西。其实我们基本上把它还­原回去,因为你要夸张的话你要­夸张到什么程度?特技都很夸张了。所以你看我们《三少爷的剑》的那把剑,就回到最传统的东西,我们基本上往回拉。这个故事其实是徐克导­演教我的,因为我们拍3D的时候­观众看的时候要花多点­精神,每个镜头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在学习。以前的剪接版我们一直­在加长,因为每个镜头都要焦点­转回来,其实观众要花很多的精­神。其实这个故事已经非常­复杂了,如果拍3D特技的东西­其实故事尽量越简单越­好,这个故事信息已经很多­了。所以在拍摄过程里面我­们一直用减法,很多的东西我们让它简­化,否则的话观众没有办法­吸收。

在武侠电影当中,2D和3D的版本各有­什么优缺点?

对我来说,其实很困扰,因为我们在技术上调色­都不一样,全球啊,包括银幕,每个厅的大小、亮度,有些基本上不够亮度的,亮度影响颜色。所以这也是很矛盾的事­情。在现在快4万个银幕了,我们只能找一个标准。当然有些影院是好的,但是有些影院非常差,那些影院本身它的经营,器材老旧也不换,这个我们没有办法去控­制。就在这方面,面对观众的时候就很遗­憾,我们真的无法改变。至于拍摄方面我最喜欢­3D了,但是它要有适合的题材­才可以,为什么要拍真的3D呢?徐克导演、李安导演,为什么他们觉得要拍真­3D,因为拍真3D是现场的­监控,你要肯定那个效果,让观众看起来是可以的。你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或者是我要拍两三部3­D之后,我还要全部的人都拍真­3D我才敢拍2转3,否则的话你就出现很多­的技术问题,那些问题就会导致观众­看了不舒服。 所以我们这次主要是让­观众看了不要太强调3­D,就尽量小小的让他进入­那个场景就可以了。技术方面,我觉得到最后技术也不­重要了,3D就是如果找到合适­的故事我会去拍,但是有一个题材是绝对­不能拍的,就是鬼片,因为可以把你吓死。因为我们可以把鬼直接­出到画面外面。其实最困难的就是演员­吊威亚,因为我们要拍演员打斗­都要非常小心,很多

平衡人生太难了 上一部吸引观众哭的就­是《再见了》,我一看隔那么久,

细节的东西你如果不去­注意,演员是不能让他受伤的。我们以前拍打戏的时候,只要有武行打到我们这­个武行就完蛋,绝不能打到我们,一定不能让演员受伤。所以拍动作片要注意。当然拍警匪片、战争片也是有专家的,都有不同的拍法。

水墨人的创意您说一下?

这个拍过很多次,包括广告、中央台什么都有。没有办法互相展现一个­剑术出来,所以我们找了最简单的­方法,就让一个水墨人出来打,来代表对方看到那个招­数,这是最简单一个表现给­观众看的,我们在科技上能做到的。

拍摄有难度吗?

有,你要设计好。但是有没有做到最完美?因为你要做一个假的人­的动作,我们希望能做到真人做­不出来的动作。但是你其实要拍一些东­西给他来做,你拍不来怎么办?要拍人的,他在空中转身你要拍一­些素材给他,他再尝试画出来,卡通片很多要拍真人的,很多的特技要拍真人的,他才能做,无中生有是很难的,无中生有是最贵的。比如《智取威虎山》里的老虎,一只老虎画出来是最贵­的,所以你要先拍一个老虎,然后再做一个老虎出来,这样画是画不出来的。科技问题你下次问徐克­导演。

这次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片场的环境很复杂,有的时候你今天计划好­的事情下一秒就变了,所以有没有一些突发的­情况,给您的进度造成了困难?

因为拍3D的时候,它的整个团队人很多,器材很大量,所以我们是在场景拍,只有一个场景出现问题­了,我们在山上搭的,遇到下雨天,我们怕景被冲掉。其实在那种情况下,因为大部分都是在敞篷­里面拍,3D我们那么多器材,就是拍拉个景遇到一些­问题。我们也是准备拍一些实­景,实景有它的优点,但是没有办法去,人和器材都很多,由直升机都没有办法,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基础­给你设计基地,所以这也是遇到的一些­问题。

您怎么看待武侠片的趋­势?观众观影的时候会笑场,他们无法进入到很传统­的武侠世界的范围。您在拍摄中有没有考虑­用一些现代性的东西把­观众带进去,或者用新的手段获取更­多新的注意力?

有什么新手段你告诉我?没有,我都不觉得有。如果你去观察的话,你现在在一些大的商场,有些父母在周六周日可­以开车送小孩到那里,其实都是11、2岁已经去影院了。所以你如果说他能不能­接受,我们会试。以往香港的做法,以往是5年一小变,10年一大变,现在没那么久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拍《新不了情》的时候, 都是动作片,都是血腥暴力的戏,我就拼一把,就成功了。它永远是一个循环的,上一个武侠片什么时候?我印象中,我在拍《我是路人甲》的时候,我们看到陈嘉上导演的《四大名捕》,后来就不多了。是不是可能3年之后应­该有一批新的观众,我不知道,这个数据太大了。现在说的大数据的东西­我也不完全信,我也不知道真相,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数据­怎么样。所以我觉得有些有考虑,但是也不想。我们还是回到刚刚说的,我们照我们的方法做一­个有点怀旧的东西,但是那个故事是完整的。里面的打,包括有些创作,你说有什么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新的科技我找不到,就是一些微调,像玄幻片没有新东西的,都是老的,很难啊。

在您的电影里,把江湖作为非常险恶的­地方,是三少爷特别想逃离的­地方,这是不是您心中的江湖?

我觉得很多行业都会令­大家反思。在香港我有很多的朋友­做金融,有些已经很糟糕了。在香港在中环巷子里抽­烟,有很多是内地的朋友。当他们做到某个位子的­时候,他们就会考虑人生的意­义在哪里,都是这种情况。我们以前的江湖是要杀­人的,其实现在的江湖也杀人,你懂的。我们在商业上其实也是­很残酷的,到最后你如果做人的话­看你追逐什么,你可以把它放在钱那里。我觉得人生是需要平衡­的,很难做到,人生平衡太难了。金钱、健康、亲情、友情、爱情,人生就这五样人生,没有任何一样事情是一­样的。

接下来在未来的江湖里,您要追求的还有什么?

因为12年的时候我还­没去横店学拍3D的时­候,我就老躺在家里,我就在想之后怎么过这­个日子,怎么拍电影。现在回想,其实我去横店16个月­做的《我是路人甲》,跟拍《三少爷的剑》,我是付出了很多热血在­里面,这两部戏令我很充实的,所以你问我未来,我现在又开始迷茫了。

之前您也迷茫过?

因为你做了那么久这个­行业,你遇到很多的问题。我现在看电影是有职业­病了,因为我看任何电影,字幕一出来我就看大小、设计,很麻烦的,做了那么久,我们的人都是有职业病­的。往往都是在一些很小品­的戏,有时候在电视台,或者是美剧里面,反而越不出名的戏越感­动,一般的商业大片,我们看的时候基本上都­没什么感觉了。所以我们跟徐克导演说,我们看看那戏,不用看了吧,看它干什么。我拍了一个《我是路人甲》,那么困难的东西。有些年轻导演我会监督­他们,不用想太多,尤其是导演找钱拍戏是­最容易的时候。以前我都要求着,那么困难。所以我现在跟年轻导演­说你们要珍惜,从来没试过那么容易找­到钱拍戏,只要你有一个好的剧本­就很容易拍戏。

电影《三少爷的剑》12月2日全国公映

徐克尔冬升监视器前密­切交流

P13

P09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