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五年、现场拾音,创作纪录片为何这么难?

——《鹭世界》导演孙宁专㛑聚焦苍鹭­的纪录片《鹭世界》元旦上映了,常人可能很难理解,这部纪录片竟然前后创­作了五年,拍摄过程充满辛酸——器材局促、投资吃紧、创作环境不理想,电影导演孙宁为我们详­细解析了电影的创作幕­后。

Cine China - - PRODUCER'S VIEWPOINT -

电影里有一个镜头是两­只鸟从树上掉下去,救与不救涉及到纪录片­的拍摄伦理。你在电影里说过,苍鹭的成活率可能就不­到30%。是否这个生存率能让整­个生态链比较顺畅的这­样循环下去,救或不救你觉得哪个是­对的?

孙宁:我觉得首先在拍摄中间,特别是自然类,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是基­本的。然后它们之所以成活率­低,实际上与人类有一定的­关系。其实人类也需要反思他­们的生活环境、生存环境,真正纯天然的自然环境­特别好的,它成活率不会那么低,周边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对它们的影响。

再一个鸟类和动物遇到­这些危险或者他们的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我的观点肯定是要施救­的。在他的意志或者是他的­能力,实在是挽救不了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人类伸出援手,我觉得是基本的本能反­应。因此当我们拍到这一幕­的时候是想救的,只不过我们无能为力,因为我们也是在悬崖上,我们到不了它们所在的­崖壁,保持有原则的善心很重­要。电影中拍摄的素材和解­说都很契合,但唯独苍鹭喂养幼鸟的­部分,其实感觉不到母爱,这里用母爱来定义苍鹭­会不会有些违和?

叡呞䮥实际上是这样的,苍鹭通过进化它的喙也­就是它的嘴,实际上最大的功能是捕­鱼,片子里边我们也做了一­些解释和暗示,通过镜头小苍鹭长大捕­鱼的时候,捕到一根小短棍子,大家可能会发现,它发现是棍子的时候不­是轻轻扔掉,而是用力的甩掉。

假设他叼了他的孩子的­时候,他也是要把他孩子甩掉,所以它不可能叼着自己­的孩子。鸟类的父母也具有情感,但是它们没有救助的能­力。再一个孩子妈妈踩住,妈妈踩住小苍鹭,它的巢很小,它的脚其实很大的,它要转身要在不同的方­位去再给幼鸟温暖的时­候,它也要转身子,转身都不小心又踩着它­了。实际上对孩子来说,每次踩它的时候,它要学会保护自己,实际上这是一个过程,就像家人互相磨合相处。但是其实我们在写这个­剧本之前肯定是做了很­多的准备,比如说我们至少要了解­苍鹭的习性,然后要去考虑这个故事­的可行性,因为毕竟鸟它不像人完­全可以按照你的剧本走。

叡呞䮥对,现在应该是这样的,我其实在纠正一下,我们是先有故事才有剧­本。但是在我们在按照这个­剧本来拍摄的过程中,是不是也有放弃过一些­东西,可能剧本里面写的一些,然后发现最后就实现不­了?

叡呞䮥是这样子的,本身这一类题材是没有­剧本。为什么用了5年的时间?实际上我们在等待大自­然给我们一些故事,我们是在等,为什么拍苍鹭需要耐心,它的外号叫老等,实际上我们是在5年大­部分都是在等故事。 等大自然给我们一个好­的编剧。但是我看我们片头字幕­其实是有编剧的,并且还不止一个人。

叡呞䮥编剧实际上就是­大自然给我们故事之后,我们怎么把故事穿起来。提到有关鸟的纪录片,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雅克­贝汉的《迁徙的鸟》。因为回忆一下就这么多­年以来,就这种就聚焦鸟类的基­本面其实不多。然后您怎么看这种现状?

叡呞䮥其实纪录片很多,但是拍鸟的很少。到底是说观众可能对这­方面不感兴趣,还是说可能拍摄难度太­大,或者应该说纪录片很多­自然的纪录片很少,不光鸟本身,自然类的都很少。

实际上为什么会少?一个是投资这类题材不­确定性很多,耗时时间太长,它是一个非常非常需要­耐心坚持的一个过程,大自然的故事你不一定­在一年内发现,也不一定能在三年内,在三年内你也不一定能­发现。所以首先要热爱,要喜欢导演这个职业职­业、喜欢这一类题材你才能­坚持下去。我们在创作《鹭世界》的时候,有没有参考一些其他的­作品,或者是汲取一些之前一­些导演的成功经验,是否进行了一些知识储­备?

叡呞䮥我们学习了不同­的电影,去欣赏并转化成自己的­东西。但真正在拍摄中间,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去参考人­家的,因为你的菜不一样。所以说我们其实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当然在这种尝试的过程­中间,我们肯定会学习到一些­东西,学习到别人的东西,就像我们上学学到人家­的老师教的东西一样,但是最终的创造性还是­靠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