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2016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药炮制学科资助情况分析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杨冰 1,2,杨海军 3,童黄锦4,蔡宝昌 1,2,李伟东 1,秦昆明 2,5

1.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 南京 210023;2.南京海昌中药集团有限公司,江苏 南京 210061;

3.江苏建康职业学院,江苏 南京 210029;4.江苏省中医药研究院,江苏 南京 210028;

5.淮海工学院,江苏 连云港 222005

摘要:本文对中药炮制学科 2002-2016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的年度分布情况、资助类型、项目地域、依托单位、研究方向及特点进行统计整理,系统分析近15年中药炮制学的科研现状和发展方向,并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中药炮制学科项目需求进行探讨,旨在明晰中药炮制学研究热点及未来发展方向,更好地推动中药炮制学科的研究和发展。关键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药炮制;资助项目;统计分析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05.001

中图分类号:R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5-0001-05

Analysis on TCM Processing Discipline Funded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from 2002 to 2016

YANG Bing1,2, YANG Hai-jun3, TONG Huang-jin4, CAI Bao-chang1,2, LI Wei-dong1, QIN Kun-ming2,5

1. Nan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Nanjing 210023, China; 2. Nanjing Haichang Chinese Medicine Corporation, Nanjing 210061, China; 3. Jiangsu Jiankang Vocational College, Nanjing 210029, China; 4. Jiangsu Research Institut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Nanjing 210028, China; 5. Huaihai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Lianyungang 222005,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collected the annual distribution, funding type, project area, supporting units, research direc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CM processing discipline funded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from 2002 to 2016, systematically analyze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direction in the past 15 years, and discussed project requirements of TCM processing discipline in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in order to clarify the research hot spots and future development directions, and promote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TCM processing discipline.

Keywords: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TCM processing; funding projects; statistics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C)是国内各科研单位及科研领域课题研究经费的主要来源,也是我国科技发展的重要驱动力,更是国家科学研究体系建设的重要保障之一。NSFC 支持基础科学研究和自由创新,致力于培养基础科研人才,重点扶持具有良好研究条件的科技工作者从事科学研究,其资助的项目往往代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81573603);国家自

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81603297)

通讯作者:秦昆明,E-mail:qinkm123@126.com 表了各个学科的研究前沿、发展方向与趋势。NSFC因具有较大的资助规模和适中的准入门槛,在为科研工作者提供科研资助的同时,也成为评价国内高校及研究院所科研水平的重要指标。目前,NSFC 资助类型包括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金项目、重点项目、重大研究计划项目、海外及港澳学者合作研究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国家基础科学人才培养基金项目等类别。

中医药学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自然科学研究领域。近年来,在NSFC的资助下,中医药

学科各研究领域取得较大发展,先后产生了一批标志

性研究成果[1-3]。NSFC 鼓励运用多学科理念、方法、技术与手段进行跨学科协作研究,促进中医药基础理论的继承、发展与创新。中药炮制学是中医药学最具特色的研究领域之一,也是NSFC中药学科项目申报与研究的热点。

中药炮制是以中医药理论为指导,根据药材自身性质,以及调剂、制剂和临床应用的不同要求,将中药材制成中药饮片所采取的一项制药技术。中药炮制学则是专门研究中药炮制理论、工艺规格质量标准、历史沿革及其发展方向的一门学科。近年来,随着“组学”概念、系统生物学及分子生物学的较大进展,中药炮制学在研究思路与方法等方面取得快速发展。笔者通过对 2002-2016 年 NSFC 资助的中药炮制学科研项目进行整理,分析目前我国中药炮制学科的科研现状和研究水平,同时探讨未来中药炮制学的研究方向和思路。

1 资助年度分布

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代码:H2805)资助项目数量及资助总金额总体呈波动式上升趋势。共资助 163 项,经费 6277 万元。自 2009 年起每年的资助项目数均在10项以上,尤以 2015 年资助项目数

最多(22 项)。2009-2016 年共计资助 132 项,占近

15年间资助项目总数的 80.98%。见表 1。 2 资助类型分布2002-2016 年,NSFC共资助中药炮制学科的项目类型有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 金项目、专项基金项目及重点项目5 种、163 项,见图1。面上项目、青年基金项目及地区基金项目3 种是主要的资助类型,其中受助的 21 项地区基金项目主要分布在江西、云南、新疆、甘肃、广西等边远地区,其中江西省获地区基金最多,共11 项(58.77%)。 3 资助项目地区分布及依托单位

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 NSFC 项目地区分布及依托单位均表现出明显不均衡。在地区分布上,

主要集中在江苏(39 项)、北京(28 项)、四川(21

项)、江西(12 项)、山东(13 项)及辽宁(14 项)6个省份。这些省份具有较强科研实力的高等院校或科研院所,如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等;或具有雄厚的中药炮制研究底蕴,如江西省。

2002-2016 年,江西省共获得中药炮制学项目12 项,仅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就占 11 项(占中药炮制学科地区科学基金项目总数的58.77%),资助项目多涉及“樟帮”及“建昌帮”等江西省特色炮制技术。而甘肃、吉林、广西、陕西等省市承担的项目极少。详见表2。

中医药高等院校在中药炮制学科 NSFC 项目上优势明显。在 163 个受助项目中,以中医药类高等院校为依托单位的有 119 个(73.01%),中医药类科研院所获得 24 个(14.72%),其他非中医药类专业院校获得 20 个(12.27%)。2002-2016 年获得资助经费在 100万元以上的依托单位共11 个(见表 3),其中 9个是中医药高等院校,分别是南京中医药大学

(36 个)、成都中医药大学(20 个)、辽宁中医药大

学(13 个)、江西中医药大学(11 个)、北京中医药

大学(7 个)、山东中医药大学(7 个)、广东药学院

(4个)、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个)及广州中医药大

学(2个)。尤其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炮制类项目获得资助36个(22.09%),获资助经费1501万元(23.91%)。表明中医药类高等院校是中药炮制学科研究的主要力量。

4 资助项目研究方向分析

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 NSFC 项目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辅料相关的炮制机理(醋制、盐制、酒 制、蜜制、姜制)、毒性中药减毒机理、炮制前后化学成分或功效的改变、炭药止血机理、特色炮制技术科学内涵研究及中药炮制品在中药复方作用机理等方面。其中,药效物质基础及炮制机理探究贯穿以上各领域。中药炮制机理研究一直是中药炮制研究的瓶颈,也是中药炮制研究的重点和难点,制约了中药炮

制研究的深入发展[4],是目前中药炮制学科研究的重点。

4.1 辅料相关的炮制机理研究

2002-2016 年,在中药炮制学科163 个项目中,有 51 个(31.29%)是对辅料在炮制中的作用机理探究,包括醋制14 个、盐制 12 个、酒制9个、蜜制5个、姜制6个及其他5个。其中对醋制机制多集中在甘遂、京大戟的减毒机理研究及莪术、五味子、柴胡的保肝机制研究方面,如 2016 年面上项目“基于肠道菌群-宿主代谢的甘遂醋炙减毒存效机制研究”及

2014 年面上项目“基于 CYP450 酶表达调控及代谢组学的五味子醋制保肝作用机制研究”。对盐制机制多集中在补骨脂、益智仁等中药盐制入肾机理的研究,如 2014 年面上项目“基于益智仁盐炙前后及分别组成缩泉丸来研究‘盐炙入肾-肾主水’的机制”。对酒制及蜜制机制多集中在对其增效机理的研究,如2015年青年基金项目“基于体内外成分转化的丹参酒炙增效炮制原理研究”及 2016 年青年基金项目“基于谱效相关及代谢组学技术解析甘草蜜炙增效炮制原理”。

4.2 毒性中药炮制减毒机理研究中药炮制的主要目的是增效减毒,使其更加适合临床应用,毒性中药炮制减毒机理的研究一直是中药

炮制研究的重点。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受助的项目中关于炮制减毒机理的项目共有 23 项(占受助项目总数的 14.11%),其中涉及天南星、甘草、千金子、甘遂、京大戟、乌头等有毒中药。南京中医药大学吴皓教授 2007 年获助项目“半夏刺激毒性的物

质基础及炮制解毒机理研究”、2009 年获助项目“天

南星科有毒中药矾制解毒的共性规律研究”、2011 年获助项目“天南星科有毒中药凝集素蛋白与毒性的相关性和炮制的影响”以及 2015 年获助项目“基于炎症级联反应的天南星科有毒中药毒性作用机制和生姜解毒机理研究”。这 4 个项目是系统地对天南星科有毒中药物质基础及解毒机理的研究,取得一系列研究成果。南京中医药大学张丽教授 2009 年获助项目“甘遂醋制减毒的物质基础及作用机理研究”及2016年获助项目“基于肠道菌群-宿主代谢的甘遂醋炙减

毒存效机制研究”是对甘遂物质基础及醋制减毒机制的研究;北京中医药大学王英姿教授 2012 年获助项目“基于毒-效跟踪评价导向的千金子炮制减毒的物质基础及作用机理研究”及 2016 年获助项目“基于‘肠道菌群-药动学-代谢组学’整体关联性的千金子炮制减毒机理研究”是对千金子物质基础及炮制减毒机制的研究。表明不少科研人员具有一定的稳定性,科研项目也具有一定的延续性。

4.3 炭药止血炮制机理研究

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共有 11 项(占资助项目总数的6.75%)关于炭药的研究项目获得资助,其中除 2009 年面上项目“基于栀子‘炒炭存性’的

科学内涵探究”、2016 年面上项目“基于代谢组学及热分析技术的地黄炭止血‘存性’与制炭工艺相关性研究”是对“炒炭存性”的科学内涵及制炭工艺的研究外,其余9个皆是对炭药止血理论的探究,涉及地榆炭、乌梅炭、姜炭、地黄炭、艾叶炭、侧柏炭、茜草炭、牡丹皮炭等8种炭药,见表4。所以,炭药止血的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的研究也是中药炮制研究的重点之一。

4.4炮制配伍或炮制在复方中作用机理研究近年来,NSFC 资助项目较多停留在单味药炮制前后化学成分的变化,较少关注炮制配伍及在复方中

探讨药物的炮制机制。2002-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项目中仅有“基于代谢组学的三棱和莪术饮片配伍治疗气滞血瘀证机理研究”与“基于微透析及多光谱成像技术的白芍和白术饮片配伍治疗肝郁脾虚证机理

研究”2 个(占受助项目总数的 1.23%)是有关中药炮制配伍的项目,其余 8 个(占受助项目总数的 4.91%)是中药炮制品在中药复方中作用机理的研究,且均是 2008 年以后资助的项目,其中涉及青蛾丸、金铃子散、黄芩清肺汤、三黄泻心汤、二神丸、缩泉丸、白术芍药散、四逆散8种复方,见表5。这些复方皆是药味少、功效明确的经典方。表明科研工作者逐渐认识到中药炮制在中药复方中的重要性。

4.5传统特色中药炮制技术科学内涵研究对“樟帮”“建昌帮”等传统特色炮制技术科学内涵的研究是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及江西省受助的科

学基金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2002-2016 年共资助6个(占受助项目总数3.68%)有关传统特色炮制技术的项目。其中,仅有 2016年资助的青年基金项目“孟河医派特色炮制猪心血丹参‘靶向入脑’治疗脑缺血作用物质基础及炮制机理研究”是以南京中医药大学为依托单位,其余5项均为江西省的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分别是“‘樟帮’特色米泔水漂白术‘减燥增效’机制研究”“樟帮特色鳖血柴胡炮制机制研究及品质研究”“江西建昌帮炆制地黄的品质特色及炮制机理研究”“基于‘析霜’特色的江西姜厚朴减毒增效炮制机制研究”“‘樟帮’‘建昌帮’江西特色炮制技术科学内涵研究”。

4.6 种子果实类中药炒制共性规律研究种子果实类在中药中占较大比重,应用亦广泛,古今炮制经验一直流传着“逢子必炒,见仁即捣”的说法。如樟树饮片炮制有“逢子必炒”之说;明代《医宗粹言》载:“凡药中用子者,俱要炒过,研碎入煎,方得味出。”对“逢子必炒”炮制机理的探究一直是

科研人员研究的方向之一。2002-2016 年有 8 个(占受助项目总数4.91%)受助项目是对种子果实类中药炒制共性规律及炮制机理研究,如 2015 年受助项目“种子类中药‘逢子必炒’共性规律及特征性成分质量标准研究”与 2016年“‘逢子必炒’之科学内涵研究”均是对果实种子类中药炮制机理的探究。5 小结与展望5.1 新技术、新方法的广泛应用近年来,代谢组学、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等“组学”技术,以及化学计量学、血清药理学、网络药理学、用于中药质量快速鉴别的智能感观技术等新方法、新技术,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药炮制学科的发展,为阐明中药炮制机理开辟了新的研究途径,逐渐被应用于中药炮制机理的研究中。NSFC 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始借鉴和采用多学科的方法和技术,解决中药炮制研究中的关键科学问题。如2016 年资助的15 个项目中有5个项目的名称中涉及“组学”技术,占当年受助项目总数的 1/3。可见,新技术、新方法已成为中药炮制研究的重要工具。

5.2 高度重视中药炮制理论的传承与创新

NSFC 项目虽然强调采用新技术、新方法,但同时高度重视中药炮制理论的传承与创新,在中医药理论的指导下开展创新性研究。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有些项目虽与中医药理论相结合,但只是形式上套

用,而非真正体现中医药理论的本质。《2015 年度国

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5]强调“申请至本科学处的项目应注意与中医药理论的有机结合,避免脱离临床疗效的机制研究,克服盲目应用高新技术等倾向”。所以,科研人员在开展中药炮制相关课题研究中,应在中医药基本理论指导下,根据自身的研究基础,以及新技术、新方法应用的必要性,合理发挥自身的科研优势,扬长避短。

5.3 关注中药炮制学研究的原始创新

NSFC 注重学术思想创新,以原始创新为项目评审的重要评判指标,鼓励科研人员在现有方法及思路 基础上进行创新,并提倡多学科间交融。从 2002-

2016 年中药炮制学科的资助项目总体水平上可以看出,各种新思路、新观点、新假说不断涌现,有力推动了中药炮制学科的研究与发展。

《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 年)》确定了未来 15 年中医药发展战略部署,提出要健全中医药协同创新体系,加强中医药科学研究,完善中

医药科研评价体系[6]。同时,“十三五”期间,国家将继续加大对自然科学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不断提高科技创新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建设创新型国家,真正成为科技强国。因此,NSFC 也将继续加大对中药炮制学科的支持力度,更多优秀的中药炮制科研项目将会得到支持,更多中药炮制科研成果将会不断涌现。

参考文献:

[1] MI J Q, CHEN S J, ZHOU G B, et al. Synergistic targeted therapy for acute promyelocytic leukaemia : a model of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 human cancer[J]. J Intern Med,2015,278(6):627-642.

[2] LIU J X, ZHOU G B, CHEN S J, et al. Arsenic compounds:revived ancient remedies in the fight against human malignancies[J]. Curr Opin Chem Biol,2012,16(1/2):92-98.

[3] SHEN Y, FU Y K, ZHU Y M, et al. Mutations of epigenetic modifier genes as a poor prognostic factor in 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 under treatment with all-trans retinoic acid and arsenic trioxide[J]. Ebiomedicine,2015,32(6):563-571.

[4] 陈磊,夏星,何博赛,等.近5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药炮制学科资助与

结题项目情况分析[J].中国中药杂志,2015,40(9):1639-1643.

[5]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2015 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76.

[6] 桑滨生.《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 年)》解读[J].世界

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6,18(7):1088-1092.

(收稿日期:2017-03-28)

(修回日期:2017-04-20;编辑:梅智胜)

表 5 2002-2016 年 NSFC资助项目中药炮制品在中药复方中的作用机理研究项目

表 4 2002-2016 年 NSFC资助项目中关于炭药止血的项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