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咳嗽的中医认识及治疗进展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连心逸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北京 100700摘要:雾霾咳嗽是近年出现的由雾霾导致的呼吸系统疾病,因其影响人群广、发病特征明显、持续时间长、对人身体远期危害大而逐渐引起关注。本文从中医对雾霾的认识、雾霾咳嗽的发病特征、雾霾咳嗽的病因病机、中医治疗、中医调护方面总结近年相关研究进展,为雾霾咳嗽临床治疗提供借鉴。关键词:雾霾;咳嗽;中医;综述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06.034

中图分类号:R259.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6-0133-04

TCM Understanding and Treatment Progress of Haze Cough

LIAN Xin-yi

Dongzhimen Hospital Affiliated to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Beijng 100700, China Abstract: Haze cough is a disease of respiratory system which is caused by haze in recent years. It has gradually caused people’s attention because of its wide population, the obvious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isease, long duration and long-term harm to the human body. This article reviewed research progress in TCM understanding of haz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haze cough, etiology and pathogenesis of haze cough, TCM treatment for haze cough, and TCM nursing of haze cough, aiming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haze cough.

Keywords: haze; cough; TCM; review

雾霾是雾与霾的合称,雾是主要由水汽组成的一种天气现象。水平能见度小于10.0 km的空气普遍混浊现象称为霾或灰霾,其是由大量极细微的干尘粒等

均匀的浮游在空中造成的[1]。由此可理解为霾是主要以干尘粒组成的天气现象。

雾霾咳嗽是一种由雾霾诱发的呼吸系统疾病,具有发病及病情轻重与天气相关、临床症状复杂的特

点。郭锋等[2]通过对比 2012 年与 2013 年 10-11 月同期雾霾天气气象情况及就诊哮喘患者的临床资料情况,发现患者的呼吸功能和气道反应性在雾霾高发的

2013 年均较 2012 年有所恶化。殷永文等[3]通过对上海市霾期间 PM2.5、PM10 污染与呼吸科、儿呼吸科

门诊人数的相关分析认为,在霾发生当日,PM2.5日均浓度每增加34 μg/m3,呼吸科、儿呼吸科日均门诊人数分别增加 3.2%和 1.9%,且 PM2.5 污染对门诊人数影响的滞后累积效应大于当日效应,其累积效应在霾污染暴发第6日时达到最大化,提示霾对呼吸系统疾病具有明显的滞后危害性。

作为近年出现的疾病,中医对雾霾咳嗽的认知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已有从不同角度认识与治疗雾霾咳嗽并取得佳效的案例。本文对中医关于雾霾咳嗽的认知进行综述,为雾霾咳嗽的临床治疗提供借鉴。 1 中医对雾霾的认识“雾”与“霾”二字古即有之。《说文解字》中,雾为“地气发,天不应”,即空气中漂浮的水汽,霾为“风雨土也”,即刮风时带有的水与土的成分。此二者可认为是由自然界本有的六气引起的天气现象,但由于古今环境变化巨大,使古代雾霾的实质内容与现今因环境和空气污染造成的雾霾相较而言存在较大的不同。另外,由于我国国土辽阔,各地地理环境因素存在巨大差异,故中医在临床上对雾霾的定位及属性的认识不一。在邪气来源上,各家都认为雾霾因为属于气象的一种,因此属于外邪,但是对雾霾属性的总体认识却各自有所侧重,归纳大部分学者认知雾霾所属邪气大致有寒、毒、燥、浊、湿5种,可兼夹

金石之气、风邪等因素。高秀清等[4]认为,今世之雾霾除了雾露之气之外,还有各类矿物颗粒、盐类及重金属相夹杂,这些金石之气致使雾霾其具有燥烈与坚硬的特性,加之雾霾本身具有的黏滞之性,因此为易

夹杂湿邪的外邪。张沁园等[5]据证求因,根据雾霾致病具有鼻咽干燥症状明显、传变快、易中脏腑、病情较重,且部分患者兼有消化系统症状(如恶心、便溏等)的发病特点,认为雾霾是燥浊合邪夹毒的产物;

程丑夫[6]则从雾霾包裹周身且致病困遏阳气、阻滞气

血、影响脏腑功能的角度着眼,从湿出发认识雾霾;

周怡驰等[7]认为雾霾是外来邪气,包含毒性、燥性和

湿性,可诱发、加重呼吸系统疾病;而杨欢等[8]发现雾霾咳嗽患者有咳嗽剧烈、痰多色黄、高热不退的临床表现,认为雾霾是兼有金石之气的火热之毒。

从中医角度认知,雾霾自口鼻入,包裹周身。肺与天气相通,开窍于鼻,为华盖之官。肺主皮毛,司呼吸,人体皮肤与口鼻直接与雾霾相接触,且肺脏居于上焦,最易受外邪侵犯,故而可言雾霾致病首先犯肺。肺为娇脏,清润肃静,雾霾之中的毒、浊及金石之气与肺脏相交,加之雾霾黏滞,壅塞于肺,肺脏受伤一方面导致肺失宣降、气机不利,出现胸满、咳喘等疾患,另一方面使肺津失布,津聚为痰,痰贮于肺,

肺气不清,气机不利,又加重喘咳,并陷入恶性循环[4]。因此,雾霾与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生密切相关,其主要症状是咳嗽。将雾霾咳嗽作为一个病症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发病特征雾霾咳嗽与传统单纯由于外感六淫或内伤引起的咳嗽不同,其发病特征具有复杂性,且若失治误治则会造成患者长期痛苦甚至诱发严重疾病。广州气象专家多年研究发现,出现灰霾严重的年份后,相隔 7年就会出现肺癌高发期。把20 世纪 60年代至今的气溶胶消光曲线图和肺癌死亡率的曲线图对照研究显示,气溶胶浓度增加之后约七八年,肺癌死亡率上升

显著[9]。在中医界尚无雾霾咳嗽的诊断标准及明确定义。

宋博等[10]从病因学角度将其与感染性咳嗽进行区分,并特意强调了雾霾咳嗽的发生与雾霾必须具有直接关系,且运用抗生素治疗无效的特点。综合各家临床实践的经验总结,可以认为雾霾咳嗽具有以下发病特征:咳嗽常常由于雾霾引起,症状轻重与天气环境密切相关,临床表现集中体现为口干、咽干、干咳少痰,兼有目痒咽痒、发热、纳差、气短乏力等,若患者感邪峻烈,甚至可能出现急性起病、病情发展迅猛、高

热神昏等重症[11]。3 病因病机雾霾咳嗽的病因可分为内外二因。《素问•刺法论篇》“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便说明了雾霾咳嗽同样可解释为内外二因相兼致病。人体内部正气不足、无法抵御外邪侵袭是导致雾霾咳嗽的根本原因,而毒、湿、燥等邪气侵犯人体则是雾霾咳嗽的直接原因。肺为华盖,当外邪入侵时,肺气宣发肃降失常,加之肺津失布,便会诱发雾霾咳嗽。 内因上,除正气不足外,七情内伤也被认为与雾霾咳嗽存在关联性。从西医学上讲,雾霾导致的阳光照射减少会引起松果体素的分泌增加,甲状腺素、肾上腺

素的分泌减少,因而会导致人情绪低落[12],而从中医角度来看,长期情绪低落为悲,肺在志属悲,悲过极则伤肺。

临床上,各位医家对于雾霾咳嗽的病因病机认识

有所不同,张沁园等[5]认为雾霾咳嗽主要是燥、浊合

邪夹毒引起的,并因此具有缠绵难愈的特点。程丑夫[6]

认为雾霾咳嗽与湿邪密不可分,刘建秋等[13]认为雾霾咳嗽的病因可以归纳为燥、浊、毒、寒四者兼有。张

元兵等[14]认为湿与毒为雾霾咳嗽的致病之邪,刘喜

明[15]则从寒、浊、毒角度出发辨治该病。由此可见,中医对于雾霾的认知为寒、毒、湿、浊、燥邪五种外邪,故而雾霾咳嗽作为由毒、湿、燥等邪气引起的疾病,其临床上具有多种致病特点:燥邪伤津,故可见口干咽干、干咳少痰;热毒侵袭,故见发热、咽喉肿痛、发病急骤、传变迅速;湿遏卫分,气机阻滞,则乏力疲倦,湿邪困脾,则脾失健运,纳差、恶心、腹胀。

不同体质的人接触雾霾后也表现出不同的临床特征。这除了与雾霾的邪气强弱及接触的时间长短有

关,还与患者自身的体质差异有关[10]。笔者认为,结合雾霾咳嗽常常因咽痒而咳,兼有目痒、言语则咳的特点,符合《诸病源候论》中风咳“语因咳,言不得竟是也”的特点,因此也不应忽略虽然雾霾咳嗽由上述病因引起,但因患者个体禀赋不同,病情发展引动内风的情况。

4 中医治疗雾霾咳嗽的治疗可延续其病因分类进行归纳,分为与六淫有关的咳嗽以及与浊毒有关的咳嗽2种。

4.1 六淫所致雾霾咳嗽的治疗

4.1.1 风邪与风邪有关的雾霾咳嗽多有咳嗽伴咽痒、时有呛

咳、遇外界环境变化则咳的特点。刘建秋等[13]对于与风邪有关的风盛挛急证采用苏黄止咳汤加减(炙麻黄、蝉蜕、紫苏叶、紫苏子、前胡、五味子、牛蒡子、枇杷叶、地龙),其意在借助风药搜体内之风,以祛其痒。其中偏风寒加生姜、荆芥,偏风热则后下薄荷,偏痰热用黄芩、鱼腥草、金荞麦,偏阴虚加麦冬、乌梅。

4.1.2 寒邪与寒有关的雾霾咳嗽多表现为咳嗽且痰色白质

稀。治疗与寒邪有关的咳嗽时,张沁园等[5]选用桑菊

饮、杏苏散、化湿醒脾汤之类。药选紫苏叶、金银花、连翘、甘菊花、桑叶、蒲公英、生地黄、玄参、麦冬、苦杏仁、藿香、佩兰、白茅根等,发热较重者加青蒿、

牡丹皮、黄芩,意在疏风散寒、清肺醒脾。刘建秋等[13]采用杏苏散、桑菊汤加减,其复感外邪者可用小青龙

汤。刘喜明[15]针对寒浊阻肺证采用麻杏苡甘汤加桔梗治疗,针对寒饮犯肺证则采用小青龙汤治疗。胡献

国[16]在治疗风寒袭肺的咳嗽时则选用三拗汤加减(麻黄、甘草各 5 g,苦杏仁、荆芥、前胡、桔梗、紫苏子、法半夏、陈皮、桂枝、百部、白前各10 g)。

4.1.3 燥邪与燥邪有关的雾霾咳嗽常表现为痰少、黏稠或干咳无痰,伴尿黄、便秘、口干等燥邪相关症状。针对

此种咳嗽,胡献国[16]采用桑杏汤加减(桑叶、苦杏仁、沙参、浙贝母、淡豆豉、瓜蒌皮、栀子、黄芩、百部、百合、地骨皮、知母各10 g)治疗燥热伤肺的咳嗽。

4.1.4 湿邪与湿邪有关的雾霾咳嗽发作时,患者常有白痰,

且有呕恶、纳呆、便溏等表现。程丑夫[6]认为雾霾咳嗽与湿邪密不可分,故在治疗上轻者采用自拟清霾汤(黄芪、防风、薏苡仁、苍术、豆蔻、羌活、桔梗、野菊花、芦根、荷叶、川芎、甘草),病情发展者根据分型不同,雾霾遏表证选用羌活胜湿汤合不换金气散加减,雾霾困脾证用香砂六君子汤、三仁汤、升阳益胃汤加减,雾霾损肺证用麻杏苡甘汤、二术二陈汤加减,雾霾阻遏心阳用藿连汤(藿香、黄连、厚朴、苍术、茵陈、桂枝、黄芪、川芎、甘草)合苓桂术甘汤加减,雾霾郁神证方选菖蒲郁金汤合越鞠丸加减,雾霾化热证用甘露消毒丹或王氏连朴饮加减。湿浊内

蕴则生痰,因此针对痰湿蕴肺证采用麻杏二三汤[13]、

二陈丸[15]加减,畏冷加细辛、干姜,体虚加党参、白术,痰火犯肺用清气化痰丸加减。

4.2 毒邪在与毒邪有关的咳嗽中,肺燥热毒证表现为高热、咳喘、痰多的咳嗽选用麻杏石甘汤、清金化痰汤,药用清化、滋阴之品,如苦杏仁、石膏、葶苈子、薏

苡仁、竹沥等[5]。若邪犯肺卫,湿重于毒,头昏重、身倦怠兼有胸闷、尿黄,则用新加香薷饮;若湿毒并重,证见咽痛口渴、腹胀纳呆、倦怠乏力,则选用甘露消毒丹合五味消毒饮加减;若毒重于湿,咽痛干燥、龈胀耳鸣、口渴心烦,则采用桑杏汤合银翘马勃散加

减;若肺失宣降,湿毒并重用杏仁汤合宣痹汤加减[14]。

4.3 邪正兼夹

此外,黄耀生[17]采用比较规范的研究方法,选取

145例门诊患者进行随机分组,在使用加味止嗽散(桔硬、紫菀、白前、淡豆豉、甘草、乌梅、当归、茯苓、陈皮、百部、荆芥)治疗的基础上,根据患者临床表现不同,风寒偏重加紫苏叶、炙麻黄,风热偏重加冬桑叶、菊花,湿浊偏重加米仁、苍术,与西药对症治

疗组进行疗效对比获得了更好的治疗效果。段传皓[18]采用滋阴润肺、解毒利咽的抗霾合剂治疗雾霾咳嗽取

得了较好效果。高秀清等[4]从姜良铎的“排毒管道理论”汲取灵感,运用“分消走泄”法,使雾霾邪毒从人体多种排毒途径排出体外,从而达到祛除病邪的目的。当初犯于肺时采用宣肺化痰之法,随着病情迁延,肺被雾霾所伤,子病及母,脾脏受累,临床表现出呕恶、纳呆、腹胀、便溏等症状时,则选用燥湿理气法。

宋博等[10]关注患者体质,结合病情发展顺序,采用养阴清肺汤治疗燥邪伤肺导致的刺激性咳嗽,自拟解毒清肺汤(麦冬、玄参、知母、浙贝母、黄芩、桑白皮、栀子、牡丹皮)治疗咽喉肿痛的火毒炽盛证咳嗽,自拟化湿清肺汤(陈皮、茯苓、厚朴、苦杏仁、麦冬、玄参、蝉蜕、紫菀、款冬花、枳壳)治疗阴虚夹湿的反复难愈之咳嗽。

另外,基于我们对该病的观察提出的外邪引动内风的观点,在治疗本病时常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配伍疏风、散风、祛风、熄风的药物,如金银花、连翘、薄荷、防风、蝉蜕、地龙等常常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

在对上述医家治疗雾霾咳嗽的药物进行统计后发现,药物按照使用频率由高到低依次是:苦杏仁、半夏、甘草、麻黄、连翘、茯苓、陈皮、黄芩、紫苏叶、栀子、白术、桑叶、厚朴、苍术、川芎、藿香、金银花、薏苡仁、薄荷、桂枝、淡豆豉、桔梗、麦冬、玄参、浙贝母、石菖蒲等。以上诸药多归肺经,且其药性偏温,功效多为理肺燥湿或清热解表。由此也可佐证雾霾咳嗽是由湿、寒、毒邪合而为病。

此外,张沁园等[5]、马重阳等[19]为防止久病入络,

于方中加入丹参、桃仁、红花等活血药物;张元兵等[14]则格外强调了祛邪外出在治疗雾霾咳嗽中的作用,根据病位不同采用汗法、宣泄法。

5 中医调护雾霾咳嗽作为与雾霾伴随发生的呼吸系统疾病,具有发作与环境密切相关的特点,故而患者应做好自身防护,提高机体的适应能力及防护能力。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篇》所言:“虚邪贼风,避之有时”,呼吸系统疾病患者在雾霾天更应注意健康,减少外出;除使用防雾霾口罩之外,可采用传统中医疗法顾护正气,做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食疗学是研究食物治病、保健、养生及预防等学问的学科,所使用的材料为食物与药用食物,食疗具有易于被百姓接受、可操作性强、可进行个性化订制的特点[20]。杨欢等[8]针对雾霾损伤推荐了3种食疗方。①润肺消霾汤:雪梨2 只,银耳 10 g,百合干 25 g(鲜品增倍),川贝母3g,陈皮 1块,冰糖或蜂蜜适量。以此缓解雾霾天气所致鼻和咽喉不利,并用于鼻炎、咽炎、气管炎等的调养。②补肺抗霾汤:母鸡块200 g,黄芪、党参、枸杞子各10 g,升麻 6 g,红枣 10 枚,黄酒、清汤各适量,以黄芪、党参补肺益气、升麻祛邪解毒、鸡块益气温中、枸杞子滋阴补血。③宣肺排毒汤:鸭血 500 g,韭菜 250 g,桔梗、苦杏仁(去皮尖)、决明子(炒、研粗末)各 10 g,生姜、橄榄油适量,以此清利五脏,帮助排毒。

小结雾霾咳嗽是由毒、湿、燥邪引起的一种新发疾病,其病程长、病势缠绵,且常与空气质量密切相关,在临床治疗上多采用清热解毒、祛风燥湿、润燥理气、止咳平喘等方法治疗。针对其发病特征提出了风邪致病的观点,笔者主张在治疗雾霾咳嗽的时候还要注意适当配伍一些疏风、散风、祛风、熄风的中药,可取得较好的疗效。关于雾霾咳嗽的诊断及治疗标准中医学界尚无定论,而使用中药治疗雾霾咳嗽的实验研究也尚少,针对该疾病进行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观察的临床研究数据更加少见,因此,今后需在明确病名诊断、病因病机深入认识、治疗标准制定及大样本临床研究等方面开展深入细致的研究,同时也要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开展中医药治疗雾霾咳嗽的深层次研究,探索其作用机制,为临床应用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 王润清.雾霾天气气象学定义及预防措施[J].现代农业科技,2012(7):

44.

[2] 郭锋,郑志刚,田峰.雾霾天气对哮喘病人呼吸功能和气道反应的影

响[J].中国伤残医学,2014,22(7):111-113.

[3] 殷永文,程金平,段玉森,等.上海市霾期间PM2.5、PM10 污染与呼吸科、

儿呼吸科门诊人数的相关分析[J].环境科学,2011,32(7):1894-1898.

[4] 高秀清,王利.中医治疗雾霾性肺损伤管见[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6,40(8):593-595.

[5] 张沁园,刘静,张思超,等.浅论秋冬季雾霾期呼吸系统疾病的辨治[J].

山东中医杂志,2014,33(20):83-85.

[6] 程丑夫.雾霾的中医认识与防治思路[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

34(5):1-4.

[7] 周怡驰,汤朝晖,李炜弘,等.从雾霾与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致病特点

推测温霾发病条件及其特征[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8,25(4):

1-4.

[8] 杨欢,李永美,王东军,等.基于雾霾理论的中医诊疗探讨[J].中华中

医药杂志,2017,32(2):505-507.

[9] 夏婷婷,姜瑞雪.雾霾的致病特征及其与中医传统病因的关系[J].辽

宁中医杂志,2016,43(12):2541-2542.

[10] 宋博,徐庆,张颖,等.浅析雾霾咳嗽的发病特点及辩治思路[J].黑龙

江中医药,2016,45(3):11-12.

[11] 刘敏,吴倩,马玉玲,等.雾霾与肺系疾病相关性的中医理论认识探

微[J].江苏中医药,2014,46(10):16-17.

[12] 许慧慧,张江华.雾霾对健康的影响与预防[J].生命与灾害,2013(2):

6-7.

[13] 刘建秋,陈雪娇,李竹英.雾霾对呼吸系统疾病的影响[J].中国中医

急症,2015,24(6):1015-1017.

[14] 张元兵,胡李慧,刘良徛.雾霾中医辨治之管见[J].中医药通报,

2015,14(2):34-35.

[15] 刘喜明.中医治疗“雾霾咳”[N].上海中医药报,2013-12-20(1).

[16] 胡献国.远离雾霾中医支招[J].科学养生,2014(4):30.

[17] 黄耀生.加味止嗽散治疗“雾霾咳嗽”疗效观察(附145 例对比报告)[J].

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8(6):730-732.

[18] 段传皓.抗霾合剂治疗雾霾咳嗽 60 例疗效观察[J].中医杂志,2016,

57(21):1846-1849.

[19] 马重阳,王庆国,张纾难等.雾霾致病的中医病机与治法[J].环球中

医药,2015,8(9):1097-1098.

[20] 谷英敏,柴可夫,马纲.食材内涵古今辨析[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0,34(3):301-302.

(收稿日期:2017-03-27)

(修回日期:2017-06-05;编辑:向宇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