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老年人中医体质类型与睡眠质量相关性研究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曾维轲1,张小芳2,胡依娜1,陈杨1,潘晓彦 1 基金项目: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17A160) 通讯作者:潘晓彦,E-mail:[email protected]

1.湖南中医药大学,湖南 长沙 410208;2.甘肃省人民医院,甘肃 兰州 730000

摘要:目的 研究湖南省老年人中医体质与睡眠质量相关性,为改善老年人的睡眠质量与调理偏颇体质提供依据。方法 采用多阶段分层抽样合并便利抽样法,利用中医体质评定量表、匹兹堡睡眠指数量表(PSQI)及自行设计的一般人口学特征、健康与生活方式调查表对居住在湖南省内的老年人进行横断面调查。结果 PSQI 评分与平和质呈负相关,与偏颇体质呈正相关,睡眠障碍与阳虚质和气虚质关系密切。湿热质、痰湿质、血瘀质、阴虚质和气虚质分别在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时间、习惯性睡眠效率、睡眠紊乱、日间功能紊乱 5 个因子中得分最高。结论 湖南省老年人睡眠问题较突出,体质与睡眠质量相互影响。不同体质老年人睡眠障碍的症状不同,需根据体质有针对性地调理睡眠。关键词:睡眠质量;中医体质;老年人群;匹兹堡睡眠指数量表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11.006 中图分类号:R256.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11-0023-04

Correlative Study on TCM Constitution Types and Sleep Quality Among Elderly in Hunan Province

ZENG Wei-ke1, ZHANG Xiao-fang2, HU Yi-na1, CHEN Yang1, PAN Xiao-yan1

1. Hu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Changsha 410208, China;

2. Gansu Provincial Hospital, Lanzhou 730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TCM constitutions and sleep quality in the elderly population in Hunan Province; To provide a basis for improving sleep quality and adjusting the unbalanced constitutions of the elderly. Methods Multi-stage stratified sampling combined with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was used. TCM constitution rating scale,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and self-designed general demographic, health and lifestyle questionnaire were used to conduct cross-sectional survey of elderly people living in Hunan Province.

Results PSQI scores were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the balanced constitution, and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unbalanced constitution, and sleep disturbance was closely related to yang deficiency and qi deficiency. The damp heat, phlegm-dampness, blood stasis, yin deficiency and qi deficiency got the highest scores in the five factors of sleep latency, sleep duration, sleep efficiency, sleep disorders and daytime dysfunction respectively. Conclusion Sleep problems of the elderly in Hunan Province are more prominent, and constitutions and sleep quality affect each other. Different TCM constitutions of sleep disorders in the elderly are different, and should be adjusted according to the constitutions.

Keywords: sleep quality; TCM constitutions; the elderly population;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中医体质学说认为,体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生命现象,是个体生命过程中,在先天遗传和后天获得的基础上,表现出的形态结构、生理机能及心理状态等方面综合的、相对稳定的特质[1]。睡眠障碍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睡眠质与量不能满足个体生理需要,影响患者日常活动的一种综合征[2]。研究表明,长期睡眠障碍可导致老年人罹患慢性疾病风险增加,严重影

响其健康和生活质量[3]。老年人睡眠障碍者较多[4]。

胡甜甜等[5]发现,中老年患者有偏颇体质倾向,中医体质与睡眠的质量相互影响。本文旨在研究老年人中医体质与睡眠质量的相关性,以期为改善老年人的睡眠质量及调理偏颇体质提供依据。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居住在湖南省内的老年人。纳入标准:①年龄≥60岁;②性别不限,对本调查知情。排除标准: ①因疾病等原因影响智力而不能正确进行评分者;

②因精神疾患不能进行自我评价者;③有严重躯体疾病不能进行正常交流者。

1.2 样本量估算

N=400×(1-P)÷P(P 为睡眠障碍的患病率)。根据预调查结果,湖南省老年人睡眠障碍的患病率为

35.0%。由公式得 N=743例,因抽样为按城乡分层,

故样本量为 1486 例。考虑到无效问卷,样本量按比

例增加20%,估算样本量至少为 1783 例。

1.3 抽样方法

本研究采用多阶段分层抽样合并便利抽样法。首先从湖南省每个市州随机抽选2个县区,每个县区随机抽取2个调查点,一是离县城或市区较远的乡镇,二是县城或市区。调查点确定之后,调查员在调查点偶遇抽样,每个调查点调查50 例以上。

1.4 调查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员为课题组成员及经过专门培训的研究生和本科生,居住在被抽取的县、区内,志愿加入调查组。每个调查点 2~4 名调查员,由项目负责人对其进行专业培训并预调查合格后开始正式调查。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匹兹堡睡眠指数量表(PSQI)、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表。

1.4.1 睡眠质量评价

中文版测定睡眠质量[6]。PSQI PSQI

选用 包含主观睡眠质量、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时间、睡眠效率、睡眠紊乱、使用催眠药物及日间功能紊乱7个因子。各因子按 0~3 等级计分,累计各因子得分为总分,

总分 0~21分,分数越高表示睡眠质量越差。具体分

为 2 类:睡眠质量好(PSQI≤7 分),睡眠质量差

(PSQI>7 分) [7]。为做更细致的分析,本研究将老年人睡眠质量分为3 级:PSQI<3 分为睡眠质量好;4~ 7 分为睡眠质量中等;>7 分为睡眠障碍。被调查者完成此表需要5~10 min。

1.4.2 中医体质判定

采用“中医体质评分与判定量表”[8]确定中医体质。该量表由平和质、气虚质、阳虚质、阴虚质、痰湿质、湿热质、瘀血质、气郁质、特禀质9个亚量表构成,每个亚量表含 7~9 个条目。将转化分数最高的一项作为偏颇体质类型。复合体质判定采用雷达图[9]。

1.5 质量控制

1.5.1 设计阶段

在长沙市岳麓区偶遇一定数量调查对象进行预调查,考察调查问卷和方法是否可行,分析不足之处,咨询相关专家,及时调整。

1.5.2 数据收集阶段

员为其读出题目并对理解有困难的条目给予解释,并当场发放问卷,调查对象如遇填写困难,由调查代为填写;填写后收回调查表,逐条检查,确保调查资料填写完整。由课题组成员进行抽查和监督,对体质类型有疑问的咨询专家再录表。如遇填写不完整则及时补充。表格由课题组成员输入 Excel,判定中医体质类型。

1.5.3 数据整理及资料录入阶段

剔除无效或不合格调查表,将回收的有效调查表统一编号录入 Epidata 软件并建立数据库,双人录入,双人核对。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17.0 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 — 表示,组间比较采用 t 检验,多组比较采用方差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卡方检验;相关性采用 Pearson 线性相关分析、对应分析法。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本研究共发放调查表 3346 份,实际有效问卷

3260 份(97.43%)。其中男性 1470 人,女性 1790 人,

年龄 60~95 岁,平均年龄(69.7±7.4)岁。3260 名老年人 PSQI 得分 0~19 分,平均(6.8±3.7)分。

PSQI>7 分共 1172人,睡眠障碍的患病率为 36.95%

(1172/3260),其中男性 35.0%(514/1470),女性

36.8%(658/1790)。被调查的老年人体质类型分布

见表 1。

2.2 中医体质与匹兹堡睡眠指数量表评分相关性 9 种中医体质与 PSQI 得分的相关分析显示,平和质与 PSQI 得分呈负相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r= -0.774,P=0.005);其余体质与 PSQI得分呈正相关,除特禀质外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中医体质类型与匹兹堡睡眠指数量表各因子关系分析

不同体质在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性、习惯性睡眠效率、睡眠紊乱、日间功能紊乱5个因子得分不同,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平和质各因子得分均最低,得分最高的分别为湿热质、痰湿质、血瘀质、阴虚质、气虚质。见表3。

2.4 中医体质类型与睡眠质量等级的对应分析

不同中医体质类型与睡眠质量等级关系见表4。睡眠质量障碍与气虚质、阳虚质关系较为密切,睡眠质量中等与痰湿质、血瘀质及湿热质关系较为密切,睡眠质量好与阴虚质关系较为密切,见图1。

3 讨论

3.1 偏颇体质影响睡眠

PSQI 得分与平和质呈负相关,与偏颇体质呈正相关,表明偏颇体质的老年人比平和体质更易出现睡眠障碍,这与“气血不调、阴阳不和”“昼不精而夜不寐”理论一致。阴阳平和体质之人,不易感受邪气而发病,出现睡眠障碍的可能性相对较小。而偏颇体质是人体气血阴阳发生紊乱之后的体质状态,人体适应自然界昼夜节律性变化的能力减弱,其节律性失调,故而多发“夜不寐”。

3.2 睡眠障碍因体质不同表现存在差异

中医体质类型与 PSQI 各因子相关性分析显示,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时间、习惯性睡眠效率、睡眠紊乱、日间功能紊乱得分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平和质得分均为最低,表明平和质人群的睡眠相对最好,得分高的分别为湿热质、痰湿质、血瘀质、阴虚质、气虚质。湿热质人群更易出现睡眠潜伏期延长,即入睡困难;痰湿质人群易出现睡眠持续时间缩短,即夜间实际睡眠减少;血瘀质人群易出现睡眠效率不高,即睡眠增多但有效睡眠不足;阴虚质人群常出现睡眠

紊乱,即夜间易苏醒难以进入深度睡眠;气虚质人群易出现日间功能紊乱,即日间常感困倦或做事精力不足。因此,可采取针对性的护理措施,如为湿热质人群创造安静舒适的环境以改善入睡困难,阴虚质人群入睡后不要轻易打扰以免重新入睡困难。

本研究显示,睡眠质量障碍与阳虚质、气虚质关系较为密切。《灵枢•口问》言:“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盛,而阳气尽,则寤矣。”年老之人,阳气亏虚,神失温养,则精神不振,睡眠增多但睡眠质量下降,易出现睡眠障碍,出现日间功能紊乱现象。湿热质是以湿热内蕴为主要特征的体质状态,湿性重着黏滞,易困阻中焦,热性炎上,湿与热结,上扰神明,故湿热质易出现睡眠问题。血瘀质血液瘀阻,运行不畅,阻滞神气流通,睡眠的正常周期被打破。阴虚质是由于体内津液精血等阴液亏少,以阴虚内热为主要特征的体质状态,常存在便秘、皮肤干燥、失

眠[10];阴虚之人本就阴亏,过度忧思劳心或积病日久

损伤肾阴,阴不纳阳而易患失眠[11]。但本次研究发现睡眠质量好与阴虚质关系较为密切,这与常规观点矛盾,其原因有待进一步探究。

3.3 偏颇体质与睡眠障碍互相影响

根据王琦教授“体质可调论”,体质在一定时期内具有稳定性,但也会随着后天环境而发生变化。睡眠障碍会导致有效睡眠时间不足,从而形成偏颇体

质,这与张瑞等[12]、范恩芳等[13]的研究结论一致。石

劢等[14]发现,早睡早起与偏颇体质呈负相关;晚睡早起、失眠、睡眠不规律等与偏颇体质的形成有关。中医学认为,有效睡眠时间不足或严重缺乏会破坏人体生命运动的气血运行和新陈代谢规律,导致营卫之气运行不畅,营气衰少,脏腑器官不能及时得到水谷精微的滋养,引发气虚体质;阳气化生以夜间为主,老年人素体本虚,加之夜间有效睡眠时间减少或不足,易形成阳虚质等偏颇体质。

综上所述,当前老年人睡眠问题较突出,主要出现睡眠潜伏期延长、睡眠持续时间缩短、习惯性睡眠效率降低、睡眠紊乱、日间功能紊乱,且不同体质人群睡眠障碍的症状不同。因此,老年人应辨体养生、因体养生,有针对性地调理睡眠,根据体质特点重点 做好某个睡眠阶段的护理。睡眠障碍易致偏颇体质的形成,故应注意规律睡眠,保证充裕的有效睡眠时间,防止偏颇体质的形成。

参考文献:

[1] 王琦.中医体质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2.

[2] ADAMS K F, SCHATZKIN A, HARRIS T B, et al. Overweight, obesity, and mortality in a large prospective cohort of persons 50 to 71 years old[J]. N Engl J Med,2006,355(8):763-778.

[3] STONE K L, EWING S K, ANCOLI-ISRAEL S, et a1. Self-reported sleep and nap habits and risk of mortality in a large cohort of older women[J]. J Am Geriatr Soc,2009,57(4):604-611.

[4] 张绍宽,高经学,吴宝红,等.社区中老年人睡眠质量状况调查分

析[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7(10):91-92.

[5] 胡甜甜,周爽,尤艳利,等.251 例中老年睡眠障碍患者体质分布特

点[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0(4):683-685.

[6]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等.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

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29(2):103-107.

[7] 刘竟芳,陈哲,何新平,等.长沙市社区老年人睡眠质量及影响因

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13):3731-3733.

[8] 朱燕波,王琦,折笠秀树.中医体质量表的信度和效度评价[J].中国行

为医学科学,2007,16(7):651-654.

[9] 朱燕波.中医体质分类判定与兼夹体质的综合评价[J].中华中医药杂

志,2012,27(1):40-42.

[10] 俞若熙,张妍,刘铜华,等.“体-衰相关论”及阴虚质与衰老的相关性

探析[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12):4211-4214.

[11] 杨森,黎凯.从中医体质学说谈失眠的针灸治疗[J].针灸临床杂志,

2008,24(12):41-42.

[12] 张瑞,刘岷,闫国立,等.1627例高校新生中医体质影响因素Logistic

回归分析[J].中医杂志,2015,56(21):1858-1861.

[13] 范恩芳,潘琼,刘木松,等.133 例失眠症患者的中医体质调查分

析[J].中医药信息,2016,33(1):98-100.

[14] 石劢,刘兆兰,许美艳,等.北京城区居家老年人生活习惯与中医体质

类型的相关性[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36(5):564-569.

图 1中医体质类型与睡眠质量等级对应分析各维度因子载荷图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内含全文PDF和增强文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